新疆「再教育營」:新文件揭穆斯林如何因蓄須、蒙面和上網被拘留

Redacted copy of The Karakax List in Chinese 圖片版權 UHRP

BBC新獲得了一批洩露文件,它們似乎對中國如何決定新疆地區被拘押穆斯林的命運,提供了迄今為止最有力的洞察。

該文件包含3000多名來自中國西部邊陲的新疆地區公民的個人信息,詳細羅列了他們日常生活中最私密的細節。

這份137頁的表格面面俱到地記錄了人們禮拜的頻率、著裝、聯繫對象以及家人的表現。

中國當局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稱行動旨在打擊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

這批文件據稱是冒著巨大的個人風險而得以流出。它們與去年洩露的一批來自新疆境內的高度敏感材料屬於同一來源。

國際新疆問題權威學者、華盛頓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博士認為,此批洩密文件是真實的。

「這份重要文件提供了迄今為止我所見過的最有力的證據,表明北京在對傳統的宗教信仰進行積極打壓和懲罰,」他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走進中國的「思想轉化營」

「第四培訓中心」是文件中提及的一個再教育營。鄭國恩認為,它正是中國去年5月組織的一次官方旅行中,BBC訪問過的營地之一。

BBC團隊發現的很多證據似乎都得到了新文件的證實。為了保護文件中人員的隱私,該文本經過編輯以供公布。

文件詳細陳列了311名主要人員的調查細節,包括他們的背景、宗教習慣以及與數百名親戚、鄰居和朋友的關係。

表格最後一欄的「研判意見」決定了那些已經被拘留的人需要繼續「培訓」還是釋放,以及之前一些已被釋放的人是否需要返回。

這一證據似乎與中國聲稱再教育營只是技能培訓學校的說法直接矛盾。

在一篇分析核實該文件的文章中,鄭國恩認為,該文件提供了一種更深入的解讀,幫助人們了解再教育營體系的真正目的。

他說,這可以讓人們一瞥政策制定者的邏輯,揭開再教育營的「意識形態和微觀管理機制」。

例如,第598行記錄了一名姓海麗且姆的38歲婦女的案例,她被送入再教育營的「精凖參訓原因」是:嚴打前蒙面。

這只是這些武斷並溯及以往的懲罰的其中一個例子。

還有一些人僅因為申請護照就遭到拘留,這意味著出國的想法在如今的新疆也被視為激進的標誌。

在第66行,一位姓麥麥提托合提的34歲男子正因為此被拘留,儘管他被分析研判為「無現實危害」。

第239行是28歲的努爾麥麥提,他因「手機點擊網站鏈接,無意登陸境外網站」而接受再教育。

同樣地,在他的情況說明中,沒有描述他有其他問題。

文件列出的311名人員都來自新疆南部和田市附近的墨玉縣,該地區90%以上的人口是維吾爾族。

以穆斯林為主的維吾爾人在外貌、語言和文化上更接近中亞人民,而不是中國的主要民族漢族。

近幾十年來,數以百萬計的漢族定居者湧入新疆,民族緊張局勢加劇,維吾爾人的經濟排斥感日益增強。

這些不滿情緒有時訴諸暴力襲擊,從而加劇北京方面在安全領域日益嚴厲的回應。

正因為此,維族人和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等新疆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成為了拘留行動的目標。

從這份被鄭國恩稱為「墨玉名單」(Karakax List)的文件來看,幾乎任何宗教信仰的表達,都被中國政府視為不忠的信號。

鄭國恩表示,為了根除這些不忠,國家必須找到深入維吾爾人家庭和心理的辦法。

2017年初,當拘留運動正式開始時,一批「駐村工作隊」的忠誠共產黨員,開始拉網式進駐維吾爾社區。

每個成員都被分配了若干家庭。他們拜訪家庭、結交朋友,並詳細記錄家庭裏的「宗教氛圍」;例如,他們有多少《古蘭經》或是否有禮拜、齋戒等宗教活動。

墨玉名單似乎是一份最有力的證據,證明這些詳細收集的信息後來被用於將人們關押進再教育營。

例如,它揭示了中國是如何利用「牽連犯罪」的概念,來指控和拘留新疆一些家族中的多位家庭成員。

對於每個主要對象,表格的第11欄都記錄了他們的家庭關係和社交圈。

同樣被記錄的,還有每一位被列出的親戚或朋友的背景:他們禮拜的頻率、是否被拘留過、是否出過國。

事實上,這份文件的標題清楚地表明,所列主要人員都具有一個共同的特徵——有目前居住在海外的親屬。這一因素長期被視為是潛在不忠的關鍵標凖,它導致了很多人被拘留。

第179、315和345行包含對一名65歲的男子玉蘇普的一系列評估。

他的記錄顯示,其兩個女兒「2014年至2015年蒙面、穿吉裏巴甫服飾」,他的兒子有伊斯蘭教的政治傾向,整個家庭表現出"明顯的排漢情緒"。

中國的秘密營地

對他的處理決定是「繼續培訓」。這個例子表明,一些人被拘留不僅是因為自己的信仰和表現,還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家人。

村民小組收集的信息也被錄入新疆的大數據系統,它被稱為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平台。

該平台包含了這一地區的監控和治安記錄,它們來源於當地龐大的攝像頭網絡和每個公民都被迫安裝的間諜性手機應用。

鄭國恩認為,該平台可以使用它的人工智能大腦來交叉分析這些數據,並向村莊小組發出「推送」,來調查特定的個人。

這名被發現「無意中登陸外國網站」的男子,很可能是由於這個聯合平台而被拘留的。

但在很多情況下,似乎並不需要先進技術。文件中多次出現了「不放心」這一寬泛而模糊的籠統術語。

有88人僅因這條理由而遭到拘留。

鄭國恩認為,這一概念證明了該系統不是為犯罪分子設計的,而是為所有被認為有潛在犯罪嫌疑的人設計的。

Image caption 鄭國恩認為,這份文件提供了有關新疆再教育營運營邏輯的有力證據。

中國說,新疆的政策「尊重和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當局還堅稱,它所謂的「新疆職業培訓項目」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並表示,只有那些被判犯有涉及恐怖主義或宗教極端主義罪行的人才會在這些中心接受「教育」。

然而,墨玉名單上的很多案例給出了多種可以被拘留的理由:宗教信仰、護照、家庭、海外聯繫或僅僅是「不放心」等各種組合。

最常見的一條是違反中國嚴格的計劃生育法律。

在中國當局看來,生太多孩子似乎是一個明顯的跡象,表明維吾爾人將對文化和傳統的忠誠置於對世俗國家的服從之上。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為在新疆的行動辯護,認為這是對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威脅的緊急應對措施的一部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視頻:"中國,我的孩子在哪裏?"

墨玉名單中確實提到了這類罪行,其中至少有六項是關於凖備、實施或煽動恐怖主義的,還有兩項是關於觀看非法視頻的。

但編撰這份文件的人更關注的似乎是信仰本身,有100多個條目描述了家庭的「宗教氛圍」。

墨玉名單沒有官方印章或其他的標記,因此從表面上看,很難驗證其真實性。

它被認為是在去年6月下旬的某個時候,連同其他一些敏感文件從新疆傳至海外。這些文件輾轉到達一位匿名的維吾爾流亡人士手中,除了這份文件外,其他文件都被轉交他人。

在去年第一批文件公布後,墨玉名單才被轉交給另一位中間人——現居阿姆斯特丹的維吾爾人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布(Asiye Abdulaheb)。

她對BBC說,她確信這是真的。

「無論文件上是否有官方印章,這些信息都是真實且在世的人的信息,」她說。「這些私人信息理應不被公開。所以,中國政府沒有辦法稱這是假的。」

與所有生活在海外的維吾爾人一樣,阿卜杜拉赫布在拘留行動開始時與她在新疆的家人失去聯繫。此後,她一直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繫。

但她說,她別無選擇,只能公布這份文件,並將其轉交給包括BBC在內的一些國際媒體機構。

「我當然擔心我親戚朋友的安全,」她說。「但如果每個人都保持沉默,只因他們想保護自己和家人,那麼我們永遠都不能阻止這些罪行的發生。」

去年年底,中國宣佈「職業培訓中心」的所有人都已「畢業」。然而,當局建議一些學校可以基於「自願」的原則而對新生開放。

Image caption 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布現在居住在阿姆斯特丹。

在墨玉名單上的311名主要人員中,幾乎90%的人已被釋放,或在再教育營待滿一年後將被釋放。

但鄭國恩表示,再教育營只是一個更大的拘留系統的一部分,其大部分外界仍無從知曉。

表格中有超過24人被標注「建議」進入「園區就業」。他們可能別無選擇,只能服從這些職業上的「建議」。有充分的證據表明,中國目前正在建立強制勞動制度,這是其計劃的下一階段,目的是將維吾爾人的生活與中國對現代社會的願景結合起來。

在兩個案例中,再教育的結果是被拘留者被「嚴打收押」。這提醒人們,正規的監獄體系似乎被濫用了。

文件列出的許多家庭關係表明,一些主要人員的父母或兄弟姐妹被判長期徒刑,有時只是因參與常見的宗教儀式。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疆「再教育營」:中國如何洗腦一百萬人

一名男子的父親因「蓄留雙色大鬍子、組織地下教經班」而被判5年徒刑。

一名鄰居因「在網絡上(與)去境外人員聯繫」被判15年有期徒刑,另一名男子的弟弟因「手機裏存儲反動照片」被判10年有期徒刑。

無論中國是否已關閉了在新疆的再教育營,鄭國恩說,墨玉名單向我們揭示了一個普遍存在體系的一些重要邏輯。

「這揭示了一種獵巫心態,這種心態已經並將繼續主導這裏的社會生活,」他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