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下的台灣陸配家庭:「感覺像瘟疫一樣被拋棄了」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2月4日早上,35歲的小艾帶著他台灣籍的太太和兩個小孩,告別了居住在湖北宜昌的父母,登上當地台辦凖備的巴士,凖備前往機場前往台灣。大家滿懷期待,以為終於可以回家了。

當地台辦的官員對車上幾十人說,希望大家平安到家,祝大家新年快樂。車內響起掌聲一片。然而車還未開動就接到通知,此次行程取消。

車內異常安靜,大家默默地下車,取回自己的行李箱,凖備返回出發地。巴士開走了,小艾6歲的孩子拎著自己的小箱子,站在路邊問道,「為什麼不要我們了?」

那一刻,小艾覺得心酸,不知怎樣回答。他在接受BBC中文的訪問時說,「當你很期待很期待一件事,而最後願望落空,那種打擊,讓人特別失望,也特別失落。你想用言語或者行動去反抗,但根本就改變不了現實,只能默默承受。」

和小艾一樣的大陸配偶及其台灣人家屬還有約千人,他們在肺炎疫情爆發滯留在湖北。第一批滯留人士已於2月3日返回,經過14天隔離期後回到家中。他們卻毫無凖備地被卷進兩岸政治爭議的漩渦中,在一場疫情面前成為最能感知兩岸政治溫度的普通人。然而回家的路,卻遙遙無期。

圖片版權 HSU CHENG-WEN
Image caption 2月3日晚間,200多名台灣人搭乘中國東方航空包機返台。

「感覺自己像瘟疫一樣被拋棄了」

小艾一家四口趁著農曆新年假期,1月23日晚從台灣來宜昌看望父母。然而受到肺炎疫情的影響,第二天武漢市封城,交通全線停滯。 25日宜昌也宣佈封城,小艾一家被困。

小艾和他台灣籍太太於2012年在越南工作時認識,相戀後結婚。之後兩個小孩出生,都入籍台灣,現在分別6歲和3歲。期間小艾一直持有台灣居留許可,並未想過入籍一事,直到2018年遷到台灣工作,才開始考慮落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台灣,與本地戶籍人士結婚的大陸人被稱為「陸配」。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的統計,截至2019年底,台灣有近35萬陸配,佔所有外籍配偶的約63%。陸委會一直對這些人秉持「生活從寬、身份從嚴」原則,保障他們在台灣的就業、健保、銀行開戶等權利,但對入籍的要求十分嚴格。

陸配想要取得台灣身份,需要在台灣住滿至少六年,並且每年超過186天。在此期間,簽證的種類從探親,過渡到依親,再到長期居留和定居,兩到三年申請一次。最後入籍時還需放棄大陸身份證。

陸配往往最能感知兩岸關係的起伏,也由於「一邊是婆家,一邊是娘家」而渴望兩岸和平相處。

小艾從沒想過,自己的身份會在一場疫情中出現這麼多問題,甚至連累家人。他說,「我老婆每天說,自己是被別人不要的那種人。感覺自己像瘟疫一樣,被人拋棄了。」

台灣網絡上對於是否應該接回陸配一事爭論不斷。有人在BBC中文的臉書評論中留言說,「既然是要兩岸一家親,為何不能在中國團聚呢?反正兩邊不都是你們的家嗎?」還有人擔心台灣本地防疫困難,說「你們要選哪國國籍是你們的事,但請不要隨便把台灣全2300萬人民的生命當隨便。」

對此,小艾說,「我只是想去照顧自己的小孩,為家庭多賺一點薪水,難道有錯嗎?先不說陸配為台灣做了多大貢獻,他們也在各行各業做出自己的努力,為什麼這些人就不能被接納,就會被拋棄掉呢?」

兩岸協商遙遙無期

圖片版權 Getty/SAM YEH

北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否認滯留在湖北的台灣人家屬是海外僑民。因此當各國紛紛撤僑時,複雜的兩岸關係令小艾等人回家的願望處處碰壁。

兩岸政府最終達成一致,以春節加班機的名義,將第一批247名台灣人的配偶及其子女從湖北送回台灣。對於送人的班機,則由總部設在上海的中國東方航空承運,而非台灣的中華航空。

第一批班機返台後,立刻在台灣引發輿論。其中一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被質疑是中方在班機上的防疫不到位,擔心接下來再次返台的人會令疫情擴散,對台灣醫療造成負擔。

主要爭議點:

  • 台灣檢疫人員及醫護人員能否同行;
  • 使用中國大陸還是台灣的航空公司;
  • 是否優先安排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台灣公民大陸配偶;
  • 是否優先安排老弱,長期用藥迫切,或是短期出差旅遊的人。

對於優先返台的名單,也存在爭議。有人認為名單不符合預期,即以慢性病患、長期用藥迫切、短期出差、孩童及老弱人士為主,希望中方在滯留人士登機前先與台方確認名單。

另外,第一批返台人士中,有數十名非台灣籍的大陸配偶。這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陸委會11日宣佈,若陸配持有專案長期居留證或長期探親證,基於家庭團聚及人道考量,其子女准許入境。然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第二天就撤回陸委會規定。

指揮官陳時中說,陸配子女若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不准入境,除非符合「未成年、在中國大陸親人無能力照顧,及父母皆在台灣」的條件。他強調,當初陸配替子女選擇國籍時,既然沒有選擇台灣,就要自己安排。此話一出,台灣網絡上頓時出現大片讚賞之聲。

小艾對此不能理解,「明明是一個家庭,為什麼要活生生地拆散?小孩已經在疫情中受過傷害了,難道還要再傷害他一次嗎?台灣不是講人權嗎?愛情不是自由的嗎?」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也在臉書上呼籲,「不要讓民粹碾壓人權,歧視凌駕人道。」但蔡英文在回應時強調,「這沒有歧視的問題,只有疫情處理、疫情掌控、保護我們國人的健康,是最重要的原則。」

接下來,對於再回台灣多少人、哪些人優先返回、指派哪種航班、機上的防疫如何安排等一系列問題,兩岸仍在商討。台方堅持121人先返、華航接運、醫護隨行三個條件;而中方則要求東航繼續承運,近千名滯留人士同時返台等。雙方相互指責對方「拖延、不合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求助無門」

那些滯留在湖北的台灣人也只能通過網絡看看政府最新的動態,自己對一家人的去留毫無自主權,也無從得知是否在121人的優先名單上。

台灣各行業陸續復工,學校也即將開學。部分滯留人士開始焦躁不安。同樣滯留在宜昌的陸配楚小姐對BBC中文說,因自己無法回台灣工作,家庭的房貸、車貸、健保等費用都迫在眉睫,感到面臨「家破人亡的困境」。她和12歲的孩子都已入籍台灣,趁假期回大陸探親,現在住在機場附近的民宿裏,等待不知何時能來的包機。

台灣陸委會表示,已同教育部、移民署聯絡,提供遠程教學資源。不過,楚小姐引述其他滯留人士稱,大陸的網絡根本無法下載台灣線上學習的資料,連基本的學習視頻軟件都無法下載。楚小姐自己也說,由於宜昌封城,交通不便,連給孩子寫字的筆記本都無法拿到。

「現在非常非常焦慮,做母親的也只能在孩子睡著時低聲哭泣,」楚小姐說。她稱自己「求助無門」,已經聯絡居住在美國的親人,寫信寄往美國在台協會及美國駐中國辦事處。

對於小艾,他說自己的台灣太太已經不再說「自己被拋棄了」之類的話,也不再反覆地問,什麼時候能回去,今天有什麼消息。

小艾說,「她現在很少講話了,大部分時間只是坐在那,沉默不語。」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小艾為化名)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