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嚴整網絡信息生態:北京加強審查和控制的時機和反響

中國媒體禁令

3月1日,中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規定》)正式生效,引發普遍關注。

有媒體分析稱,這可能是中國迄今推出的最為全面、最為嚴厲的網絡審查和信息控制舉措之一。

面對「禁網」、「封網」等質疑,中國官媒加力宣傳《規定》出台實施的現實意義。

但是,中國網民仍在不無悲哀地調侃,「今後只有好消息」了。

圖像來源,Reuters

今後還能說什麼?

《規定》2019年底由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公室審議通過後公開發佈,對中國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服務平台、服務使用者應該做什麼、不准做什麼分別作出了具體規定。

在中國網絡上,今後哪些內容會獲綠燈放行呢?

綜合一下,宣傳和中共一致的方針政策、核心價值觀絶對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規定第五條說,「鼓勵」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製作、複製、發佈含有下列內容的信息:

  •   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   宣傳黨的理論路線方針政策和中央重大決策部署
  •   展示經濟社會發展亮點,反映人民群眾偉大奮鬥和火熱生活
  •   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優秀道德文化和時代精神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政府審查、監控網絡本身並不是新聞

今後不能說什麼?

獲《規定》亮紅燈的內容涵蓋面非常廣,很難綜合概述。比如,《規定》第六條說,網絡內容生產者「不得」製作、複製、發佈含有下列內容的違法信息:

  • 反對憲法基本原則
  • 危害國家安全,洩露國家秘密,顛覆國家政權,破壞國家統一
  • 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
  • 歪曲、醜化、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蹟和精神

其他被禁止的內容還包括:宣揚恐怖主義,煽動民族仇恨,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的;散佈謠言,散佈淫穢、色情等等。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第六條最後特別指出:「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的其他內容」也都將整肅。誰來判斷、如何詮釋這個「其他內容」呢?

除此之外,《規定》還開出了另一份清單,詳列內容生產者應當「防範和抵制」的「不良信息」。包括標題黨性質的、炒作緋聞、引發性聯想的內容等等。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李文亮之死觸發中國民眾巨大的悲慟和憤怒情緒

為什麼引起關注?

中國當局對互聯網上的內容加以審查和控制、過去幾年還有升級趨勢,這本身並不是新聞。制定《規定》所依據的法律早已公開,其中許多條款其實早己存在。

不過,觀察人士指出,新生效《規定》更上一層樓:「鼓勵」內容生產者宣傳、推廣意識形態性質的內容。

此外,目前正值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肆虐,中國民眾對信息透明和媒體報道真實性的關注大幅提升。

被譽為武漢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去世前曾因「散佈謠言」遭遇當局的訓誡。李文亮之死觸發中國民眾巨大的悲慟和憤怒情緒,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一時間呈鼎沸之勢。

2月24日,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 發表聲明說,「中國當局大力加強了對社交媒體和網民討論群的管控,在這些媒體或微信群中,某些記者和博主大膽發表了獨立的報道,而很多網民也勇於表達憤怒和要求結束言論審查。」

疫情期間,中國官民網絡博弈打拉鋸戰。此時此刻,新規定的出台自然會引發巨大反響。

截至周一下午,在中國新浪微博上,#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今日生效#累計閲讀396.4萬 討論1986。不過,一些有關貼子的評論功能被關閉。可見評論中,有不少網民哀嘆,「從今以後,好消息肯定會越來越多」。

但是,也有部分網民表示,確實受夠了人肉搜索、標題黨等做法。

圖像來源,Wechat

圖像加註文字,

騰訊《大家》於1月27日刊發一篇文章後,再也沒有更新。2月19日宣佈關閉。

新規定有用嗎?

新規定洋洋灑灑,對怎樣審查、如何處理違規者等細節沒有提及,對負能量內容的界定也比較籠統。

英國媒體援引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的道姆(Jeremy Daum)說,在一個互動性更強的互聯網上,每個人都可能是內容生產者,很難想象(這些標凖)如何推行。

「想象一下,要查清楚一篇博文、一個貼子的標題是不是聳人聽聞,或者,追蹤互聯網上所有含性暗示意思的推文、跟貼......"

按照中國當局的一貫做法,新規定出台後一段時間,可能還會推出實施細則。

至於眼下,中國微博上有評論說,這樣「毫無意義」的規定至少可以給當局「更多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