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任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 北京國際影響力引關注

中國在三月成為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期間,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圖右)代表安理會回答記者提問。

圖像來源,XINHUA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在三月成為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期間,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圖右)代表安理會回答記者提問。

中國在三月擔任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後,隨即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舉行「反恐和去極端化與人權保障」研討會,邀請多個東南亞、非洲和東歐國家等代表出席。

中國在周二(3月2日)的研討會上播放一部關於中國在新疆「反恐行動」的紀錄片,多個參加會議的代表就西方媒體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凖、國際社會該如何就去極端化合作等議題展開討論。

一些中方組織也配合官方的宣傳攻勢,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舉行圖片展覽。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報導,展覽內容包括超過100張圖片,向遊人展示一個「漂亮、開放、自信」的新疆。

圖像來源,XINHUA

分析認為,中國當上安理會輪值主席後可以迫使各國專注討論某一議題,但在實際決議上安理會主席的權力有限,而且投票過程仍然受美國、英國等其它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限制。雖然如此,中國近年對國際組織不斷增加的影響力仍然不容忽視。

「負責任和有建設性」地工作

聯合國的資料顯示,中國擔任主席期間安理會將會處理三個重要事項,包括討論非洲極端主義情況、就以政治方式解決國際爭端為題舉行公開辯論會、以及討論如何增強聯合國維和任務的效能。

安理會也會討論是否延長一個2006年成立,針對朝鮮執行制裁行動的委員會。

圖像來源,XINHUA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近年在聯合國維和任務的角色不斷增強。

官方《新華社》引述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說,中國十分重視它身為安理會輪值主席的工作,強調在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期間「將本著負責任、建設性態度」展開工作。

張軍又說,中國擔任輪值主席期間將特別著重非洲的和平進程,同時希望各國重視非洲地方組織所扮演的角色。

對國際組織的影響

聯合國安理會共有15個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國,每國輪流擔任主席,為期一個月,中國上次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是2018年11月。

安理會輪值主席的角色包括主持會議、制定會議議程、代表安理會向傳媒和其他聯合國機構溝通等。分析認為,主席可以透過這些權力,迫使各國專注討論某一議題,但表決動議的時候仍然需要按一般程序投票,也同時受美國、英國等其他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限制。

前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黃偉國認為,中國這種宣傳自己在新疆的「反恐工作」,是為了將自己的做法「合理化、美化、正常化」。

圖像來源,CNS

圖像加註文字,

譚德塞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期間,多次讚賞中方的防疫工作。

除了宣傳工作,中國近年在許多國際機構的實際影響力不斷增加。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多次讚賞中國處理疫情的手法,沒有提及北京當局最初隱瞞疫情,引來外界質疑。

黃偉國認為,聯合國作為一個國際組織,做的事情多少會有公信力,中國自然可以利用它針對某些國家進行行動。

但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如果其他國家認為這些國際組織被某些國家操縱,來針對某些國家,也許會造成反彈,令那些國家與國際組織切割。

他說,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國近年先後批評中國干涉它們的國內事務,如果連國際組織都開始受中國影響,它們會不會採取行動將成外界關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