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申請公屋被拒 香港法院裁定政府違憲要求重新審批

香港某公屋屋邨居民戴著口罩走過(23/2/2020)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法庭認為同性伴侶之住房需求不見得比異性夫妻為低。

香港再有一起同志平權案件宣判。高等法院裁定,特區政府房屋委員會拒絶一對已婚同性伴侶申請租住公共房屋,屬違憲行為。

案中當事人及其伴侶均為香港永久居民,兩人到加拿大結婚後向香港房屋委員會申請租住出租公屋(相當於中國大陸之公租房、台灣之國民住宅、澳門之社會房屋),但房委會認定兩人之關係不符「夫婦」之定義,拒絶其申請,當事人繼而向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中國大陸稱司法審查;台灣稱違憲審查;澳門稱行政訴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星期三(3月4日)裁定,房委會之行為違法違憲,房委會須優先重新審理司法覆核申請人之租住公屋申請。同志權益團體與人權倡議團體普遍歡迎裁決,但當事人認為此案凸顯的只是港府眾多歧視同志群體行為之一。

一些香港媒體認為,這是首例關乎香港低收入同性伴侶福祉的司法挑戰。房委會向BBC中文表示將研究判決書,以作出「適當跟進」。

同性婚姻伴侶緣何狀告香港房委會?

這起司法覆核的申請人是27歲的尼克·恩分格(Nick Infinger),他是香港同志團體彩虹行動的成員。彩虹行動在宣判後發表聲明說,因香港社會仍嚴重歧視同性戀者,恩分格不能公開其本人與伴侶之身份。

由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頒發的判決書指出,恩分格與伴侶以「一般家庭」身份申請出租公屋,他們於2018年3月透過律師向房委會遞交申請書,並附上由加拿大卑斯省(或稱英屬哥倫比亞省)人口統計局於同年1月簽發之結婚證書複本。

2018年8月,房委會向恩分格覆函稱,根據申請指引,申請人與申請同住家屬之關係,必須為夫妻、父母與子女、祖父母與孫兒女,「根據《簡編牛津英語辭典》(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丈夫』意指『一名已婚男性,尤其是相對於其妻子而言』;『妻子』意指『一名已婚女性,尤其是相對於其丈夫而言』」,因此申請人及其伴侶不符合申請指引中「夫婦」的定義,也就不能作為「一般家庭」申請公屋。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房委會引用《簡編牛津英語辭典》對「夫」和「妻」的定義來拒絶恩分格的公屋申請。

房委會9月初再次去函恩分格,以相同理由正式拒絶其申請。恩分格於11月向高等法院提請司法覆核,質疑房委會之政策歧視他與伴侶的性傾向,違反香港《基本法》與《人權法》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原則。

恩分格由承辦了多起香港同性伴侶權益訴訟的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與大律師白天賜(Tim Parker)和楊嘉瑋代表。他們此前在法庭聆訊中指出,恩分格與伴侶已婚、兩人均為香港永久居民,年滿18歲,兩人並未擁有任何居住物業,其資產總值與收入總額並未超出當局要求,因此符合申請公屋的所有條件。

周家明法官裁定,房委會把在海外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排除在外,不讓其申請公屋,既不合法,也不合憲法。法官頒令房委會重審恩分格之申請,且一旦重審後批准其租住公屋,其輪候遷入次序——香港稱為上樓次序——必須以2018年3月首次申請為基礎計算。

法官指出,香港《基本法》第145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社會福利制度的基礎上,根據經濟條件和社會需要,自行制定其發展、改進的政策」,但這並不代表法律允許政府制訂歧視政策。香港公屋制度旨在滿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需求,當局認為低收入已婚同性伴侶的住房需求,比沒有子女的低收入異性夫妻為低,並無道理。

法官認同香港公屋供應非常短缺,但公共資源本質上總是有限,關鍵是要用合乎比例的政策來達成目的。然而沒有證據證明不讓同性家庭申請,能給申請公屋的異性家庭帶來任何重要和實質影響,因此有關政策並未符合「合符比例」的要求。

勝訴方怎麼說?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並無法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

恩分格透過代表律師發表書面評論說:「香港LGBTI群體(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群體)每天要面對諸多具歧視成分且違憲的政府政策,這次判決只是凸顯了其中一例。還要多少次不利於政府的判決才能讓政府停止依賴歧視政策,在香港引入(防止)歧視LGBTI立法?」

彩虹行動歡迎香港高院的判決,並稱「對同志社群而言是重大喜訊」,但另一名組織成員岑子杰說:「香港社會對性小眾的歧視情況嚴重,希望香港人繼續為推動同志平權而努力。」

岑子杰同時也是香港「反送中」示威其中一個關鍵團體,民間人權陣線之召集人。彩虹行動指出,岑子杰本人目前也正就香港特區政府拒絶承認海外同性婚姻,向法院提請司法覆核。

香港立法會首位公開其同性戀者身份的議員,民主派激進政團人民力量的陳志全認為,高等法院的觀點「清楚」、「堅實」,要是房委會上訴,只會浪費公帑、浪費時間,勞民傷財。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也形容這是個「好消息」,並稱「沒有人該為喜愛何人而要面對歧視」。

敗訴方怎麼說?

香港房委會BBC中文以電郵答覆BBC中文記者查詢稱:「房委會會詳細研究判詞,並徵詢法律意見,以作出適當跟進。」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房委會代表律師在法庭上稱,讓同性戀者申請公屋,將影響異性伴侶生兒育女的意欲。

房委會重申,按照其既定政策,在租住公屋申請中,「申請者與家庭成員的關係,及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必須為夫婦、父母、子女、祖父母、孫。基於『husband and wife』的定義,房委會不接受申請人及其同性配偶的公屋申請」。

判決書提到,代表房委會的陳樂信資深大律師曾在法庭上指出,特區政府的房屋政策肩負著「家庭使命」,為了維護傳統一男一女結合的家庭結構,得讓傳統已婚夫婦早日入住。房委會一方認為,讓同性已婚伴侶有資格申請公屋,會導致異性伴侶輪候公屋時間大增,減低異性伴侶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的意欲。

香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梁美芬警告,這項判決有可能讓社會「誤會」香港已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她更稱,絶大多數香港人都會支持特區政府上訴至終審法院。

梁美芬說:「婚姻制度在香港持之已久(行之已久),不是一個隨便由司法機構,甚至由某一批人去決定……我們立法會跟政府都還沒有機會提出(立法)草案,立法會也沒有任何討論機會,我絶不贊成由法院自己根據它的一些看法來判斷個案。」

另一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兼律師周浩鼎批評法庭變相承認同性婚姻在香港合法,茲事體大,港府必須盡快上訴,以免動搖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

香港公屋現狀如何?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 NurPhoto

圖像加註文字,

港府稱今後五年將合共興建10.04萬個公屋單元。

房委會強調,出租公屋稀少短缺。據房委會網站最新公布,截至2019年12月底:

  • 一般公屋申請(普通家庭與單身長者類別)——約15.19萬案
  • 非長者單身人士公屋申請——10.85萬案

房委會稱,一般公屋申請之平均輪候入住時間為4.5年,其中單身長者為3年;恩分格一方在法庭上指出,按照目前制度,同志伴侶兩人只能分別申請非長者單身人士公屋單元,輪候時間17年。

特區政府2月底發表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時,提出今後五年將合共興建10.04萬個公屋單元。這被民間壓力團體批評為「杯水車薪」。

這起訴訟的爭議點之一,是同性伴侶申請公屋對異性夫妻等的輪候入住時間構成不良影響。那麼,香港目前有多少同性伴侶申請租住公屋?

房委會在發給BBC中文的電郵答覆中說:「根據我們的記錄,房委會目前只曾接獲此宗案件的同性配偶的公屋申請,並未有接獲其他同類申請。」

「至於判決對公屋需求的影響,由於房委會需詳細研究判詞並就法庭的判決作出適當的跟進行動,現階段難以估計判決對公屋需求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