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中國學生集體在線上課,老師因「違規」被屏蔽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北京清華大學的大學生們如今通過網絡在家在線上課。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北京清華大學的大學生們如今通過網絡在家在線上課。

隨著新冠疫情在中國持續蔓延,絶大多數中國大學和中小學已將教室搬到網上,要求學生們在線上課。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很多老師發現自己因發佈「違規圖片」或討論政治議題遭到封禁。

很多教師對於平台和審查人員的過度反應感到困擾,一些學生也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他們的不滿。

21歲的夏上樂在江蘇一所大學就讀護理專業。她對BBC說,不久前她的老師因在上課時發佈了一張外科感染的效果圖而被屏蔽。

「還有一次,老師給我們放了一個做胃鏡的視頻,結果還沒放幾秒鐘就被停止了,」夏上樂說。「老師只能下課,把文件發到群裏讓大家自己看,」夏上樂說。

她的老師的經歷並非罕見。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醫學生上網課有多難#日前成為微博的熱門話題,閲讀量接近1億,很多網友紛紛留言他們哭笑不得的經歷。

在一個例子中,一名婦產科護理學教師通過聊天應用QQ在線授課,但僅過了幾秒鐘就遭到封號。她隨後在微信上說,回想很久後,認為「估計是提到了外生殖器解剖」。

「我一個教婦產科的,你讓我講啥?估計我所有的專業名詞都涉黃,」她說。

圖像來源,Weibo

圖像加註文字,

一名生物老師據稱在課程直播時遭到平台封禁。

但因在線教課,而被處罰的遠非只有醫學教師。在短視頻平台抖音上,一名政治老師因使用「敏感」政治詞匯而被封禁,直接從課堂上「消失」。

中國擁有嚴格的互聯網管理法規,任何被視為是色情、暴力、政治敏感及歪曲歷史的內容,都可能遭到處罰,這種審查通常由官方與互聯網公司的合作來進行。

據《南華早報》報道,在河南中部一所中學教歷史的王老師表示,她的包括試卷在內的教學材料,疑因為包含政治敏感詞,無法通過社交軟件發送給學生們。

「這個學期我們學中國古代政治制度史,必須使用『獨裁』、『君主制』和『官僚主義』等詞語。我想可能因為這個無法發送,」王老師說。「其他班有同樣的情況。」

在微博上,一名山東青島的網友遇到類似的情況。她表示,自己在網課直播平台裏回答歷史老師有關《共產黨宣言》的問題,但她的答案遭到了屏蔽。

圖像來源,CNS

圖像加註文字,

廣州一名老師正在為學生開線上班會課。

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進展,BBC中文詳細報道在這裏:

就連以英語進行的課程,有時也「難逃法網」。社交媒體上的圖片顯示,一名英語老師在聊天群中向學生講解閲讀理解,但被系統提示「該群因涉及違法違規內容,已被永久封停」。

「為了避免出現不合規的情況,現在往往通過關鍵詞處理,就會有一刀切的問題,」中國教育學者、上海交通大學教授熊丙奇對BBC說。「官方的擔心是,之前一個老師面臨的是小眾範圍,現在可能是成百上千個學生。」

時評人「五岳散人」對此提出批評。他反問道,這豈不是意味著網絡平台受眾的分辨能力、自我管理能力連未成年人都不如?

全國網課教育

按照慣例,中國的新年假期原定於1月30日結束。對於學生來說,通常在元宵節(2月8日)前需要返回學校,但持續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中國決定延遲開學。中國媒體報道說,全國90%以上的學校已經開通了網上授課。

夏上樂說,她所在的大學在2月17日通知她們開始上課,但不要前往學校,而是在家通過QQ、騰訊課堂、釘釘等平台進行上課,每天上午下午各一個小時。

「來上課的人其實蠻多的,能有95%,但是注意力總是被轉移,上課也經常遇到哭笑不得的事情,」她說。

「比如總有人忘記關麥克風,結果和家長吵架全班都聽到了。還有老師點我回答問題時,因為系統問題我沒辦法(點擊)舉手,」她說。

圖像來源,CNS

圖像加註文字,

北京清華附中的一名老師正在通過網絡講課。

在專業課程外,體育課也不能少。在清華大學的一場在線體育課上,一名體育老師在家中為學生們上排球課。由於缺乏專業的器械,學生們就地取材,手提大米、礦泉水瓶、啞鈴等進行訓練。

除了大學生,很多中小生同樣要嘗試面對屏幕學習。一名北京的家長對BBC表示,學校雖然沒有要求孩子每天固定時間上直播課程,但要求孩子每周完成40個課時的錄播課程,通過微信等方式交作業。

對於一些農村和偏遠地區的老師和學生來說,在線教育面臨著基礎設施缺乏的難題。

上周,一名河南焦作的小學數學老師家中沒有安裝網線,但因為要給學生上課,她只好來到自家屋頂上,「蹭」鄰居家的網,每天要在戶外工作八個小時。

在上海,地方政府宣佈從3月2日開始開展在線教育,課程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三年級,包括12個年級2019學年第二學期的課程。這些課程除了互聯網,還將通過電視直播,以供接觸網絡不便的學生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