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中國禁食野生動物後仍然面臨的挑戰

  • 納文·辛格·卡德加 (Navin Singh Khadka)
  • BBC記者
Tiger skin rug alongside a government permit offered at Xiafeng Animal Taxidermy in An Hui of China

圖像來源,EIA

有自然保護組織表示,中國全面禁止野生動物肉類交易的舉措存在不足,因為相關法規仍允許野生動物產品被用於中藥、服飾及裝飾。

保護組織人士說,這些漏洞將導致野生動物肉類交易持續。黑市上可能會出現售賣。

此項禁令於2月頒布,彼時人們懷疑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上出售的野味是新冠病毒源頭。

對傳統藥品的信賴

即使有此禁令,穿山甲和豹子等受保護動物的身體部位仍可被交易。

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北京觀鳥」(Birding Beijing)的創始人特裏·湯申德(Terry Townshend)說:「儘管許多野生動物的藥用價值尚未得到科學證實,但人們對傳統中藥的信念仍然很強烈。」

由於對傳統藥物的需求,穿山甲在中國幾乎瀕臨滅絶,同時成為世界上走私販運量最大的動物。

圖像來源,Hope/Jenny Tang

研究發現穿山甲可攜帶與新冠病毒密切相近的病毒。該研究發表在《自然》雜誌上,但文章也清楚表明,穿山甲在本次大流行中的作用還未被證實。

野生動物皮毛市場

反對養殖野生動物用於毛皮產業的組織「亞洲行動」(ActAsia)首席執行官蘇佩夫(Pei F Su)說:「 2018年,中國有5000萬隻動物因毛皮而被繁殖和殺害。浣熊、貂和狐狸毛需求大,因此被養殖,它們的肉也被販賣。」

中國學者也承認存在這樣的漏洞。

清華大學助理教授蔣勁松博士說:「由於皮毛生產射擊四分之三的中國野生動物交易,如果皮毛產品交易不被禁止,那麼我們連野生動物商業鏈的冰山一角都沒有觸及。我們為保護野生動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EIA在2012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合法養殖老虎的商人在非法出售虎骨用於製藥和泡酒。

圖像來源,ActAsia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北方一處合法的狐狸養殖場

新禁令還豁免以裝飾為目的的野生動物交易。買賣穿山甲肉屬違法,但穿山甲的指甲作為裝飾品可以進行交易,其鱗片可入藥,也被允許(買賣)。

除了大規模養殖老虎、熊和蟒蛇外,中國還養殖成千上萬的鱷魚、火蜥蜴和其他野生動物。

熊膽

自然保護主義者說,中國的養殖場養了近3萬隻熊。

它們被關在小籠子裏,並通過一根金屬管從膽囊抽膽汁。這會引起嚴重疼痛和感染。

專家說,取膽汁的金屬管會反覆穿過同一處傷口。熊會因感染或其他併發症而死。

根據禁令,雖然允許將熊膽用作傳統中藥,但呼籲保護野生動物的活動人士報告說,非法商人還售賣熊其他身體部位供食用。

在中國某些地區,燉熊掌被視為美味佳餚。

根據中國工程院的研究,估計野生動物產業已經為1400萬人創造就業機會,產業價值超過560億英鎊。

但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改變一些中國人食用野生動物肉類的習慣。

吃野味

中國最近的一項調查表明,現在大多數中國市民可能反對吃野味。

在10.1萬多名受訪者中,有97%的人表示反對吃野味,而且大多數人支持政府禁止販賣野生動物的政策。

反對禁令的受訪者表示,主要原因是這會影響野生動物養殖業。

圖像來源,Weibo

由北京大學和其他七個組織進行的該項調查可能並不代表全部中國人的態度。

該調查在網絡和社交媒體上進行,因此參加者中年輕人比例很高,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年齡在19至30歲之間。

湯申德先生說:「受訪者偏重于城市居民,其中許多人處于城市環境,因此可能比其他群體更支持禁令。」

年輕人怎麼看

接受BBC採訪的中國年輕人對調查結果表示支持。

北京的一名大四學生說:「我們絶對支持消除市場上的非法野生動物產品。」

這位21歲的年輕人補充說:「我們在日常飲食中不吃野味。全國不同地區的一些朋友的家裏確實吃魚翅、蛇或龜等,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動物營養價值很高。」

她說,她在中學時曾經吃過人工飼養的牛蛙,但發現它們可能有寄生蟲後就不吃了。

「這次新冠病毒爆發後,中國將有更多的年輕人拋棄這種吃野味的古老做法。」

這項禁令真的有效嗎

非典過後,中國政府曾在2003年禁止販賣野生動物,但幾個月後放鬆限制。

倡議保護野生動物的人說,這一次,有些舉動看起來更有希望。

牛津大學野生動物研究員李雨晗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研究了中國政府在野生動物保護方面的政策,她說:「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已調查600多個野生動物犯罪案件,希望嚴格執法可以成為新常態。」

但保護組織說,因藥用、皮毛和飾品需求而設置的特例將助長非法交易。

受政府支持的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基金會會長(China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周晉峰說:「這些漏洞存在嚴重問題。我們現在正研究它們。除了禁止吃野生動物,所有其他野生動物用途也應被禁止。」

EIA的懷特表示:「現在所有的關注點都集中在即將修訂的《中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上。如果該修正案沒有解決這些漏洞,那將真正錯失良機。」

國際自然保護組織「國際自然保護聯盟」(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亞洲地區主管阿班·馬克·卡布拉吉(Aban Marker Kabraji)表示:「為了防止非法販賣野生動物繼續在黑市進行,中國必須確保修訂後的法律能加強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