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一週年:民主派揚言繼續抗爭,北京稱香港需「二次回歸」

新冠疫情後,香港示威稍微緩和。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疫情後,香港示威稍微緩和。

2019年6月9日,香港大批市民上街遊行,抗議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為歷時一年的「反送中」運動揭開序幕。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香港的民主派團體無法發起大規模的示威去紀念一週年,會再次發起遊行,反對北京推動香港版本的《國家安全法》動議。中國人大常委正以繞過香港立法會的方式進行立法工作,香港《國家安全法》被民主派形容是比《逃犯條例》更可怕的法例,將會打擊香港「一國兩制」和言論集會自由。

曾發起多次大規模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發表聲明,指6月9日是香港人「抵抗惡法的集體回憶」,過去一年的努力,已為香港創造「奇蹟」,擋住了《逃犯條例》、區議會獲勝、「黃色經濟圈打破親中資本霸權」、以及讓香港走到全球「對抗威權的前沿地位」,民陣會稱,在7月1日主權移交紀念日再次發動人們走上街頭,反對中國人大推行的香港版《國安法》,和繼續爭取去年抗議中提出的「五大訴求」。

香港23個工會及學界亦計劃以公投方式決定是否再次舉行罷工罷課,但遭香港政府譴責是鼓吹「港獨」、「自決」,稱這是「分裂國家統一」、挑戰《基本法》,強調公投無法律效力。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過去一年香港經歷很多困難、嚴峻局面,她說包括特區政府和議員每個人都要「汲取教訓」,香港「承受不起亂局」,加上目前疫情令全球經濟大衰退,更需要回復正常生活,相信這是香港社會12個月來的共同願望。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反送中」一週年前夕表示,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指控反對派和外部勢力,企圖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香港需要「二次回歸」,因為香港局勢已到「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不論香港發生什麼,外面怎麼說怎麼做,人大常委會都會順利完成《國安法》立法。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6月9日標誌香港抗議的開始。

「百萬」大遊行

去年6月9日,香港的市民響應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的號召,身穿白衣,沒有戴口罩下,在烈日下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遊行到香港立法會大樓。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遊行,人數打破主權移交以來的紀錄,港島區擠滿來自香港各地區的市民,地鐵站和街道擠得水洩不通。民陣稱有103萬人參與,警方稱最高峰時有24萬人。

然而,這場遊行並沒有成功爭取政府撤回《逃犯條例》,港府堅持繼續讓立法會審議草案,6月12日民眾再度包圍立法會,有示威者扔磚頭和衝擊警方防線,警方決定以催淚彈予以驅散,並一度稱示威者是「暴動」。示威者陣營認為警方使用不合比例的武力,繼而在6月16日,出現再一次打破紀錄的「反送中」遊行,主辦單位稱有200萬人,警方稱按原定路線高峰期有33.8萬人。

港府當時沒有明顯讓步,拒絶撤回條例,民間不滿情緒因為警方執法問題而加深,提出「五大訴求」,包括撤回條例、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撤回「暴動」定義、特赦被捕人士及重啟政改等「五大訴求」,至今除了撤回修例外,港府沒有回應其他訴求。

香港示威者擴大抗議規模,在香港各地區「遍地開花」,曾波及香港立法會、香港國際機場、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等,由較溫和、在各區設立彩色紙組織的「連儂牆」,到越趨暴力的警民衝突,示威者出現汽油彈、弓箭、「裝修」(破壞親中店鋪),以及「私了」(攻擊不同意見人士),但武力升級並沒有分化民主派陣營。

根據香港媒體的數字,自去年6月開始,近9千人因為暴動、襲警、非法集結等不同罪名被捕,1700被檢控,當中約100人被定罪或認罪,約1500人獲無條件釋放,剩下的人則是保釋或其他。

香港警方被指在示威期間使用過份武力和在執法上有偏袒親政府陣營,警方一直否認有做錯,強調自己依法辦事,除了少數警員遭訓示外,沒有人要為示威期間發生的種種爭議負責。截至5月底,警方使用了1.6萬枚催淚彈、逾1萬枚橡膠彈,及19發子彈。在元朗7月21日白衣人襲擊事件後,警方在香港認受性跌至低點,根據香港民意研究計劃,至今香港市民對警方評分,仍然有4成多人給予零分。

音頻加註文字,

視頻回顧2019年6月9 日大遊行

民主派稱疫情後再抗爭

因為疫情關係,警方至今沒有批准一場合法抗議活動,但近期示威有重燃跡象,在個別日子,有幾百甚至數千人在商場或街頭聚集。

而在「六四」31週年之際,每年組織悼念活動的支聯會號召民眾不理會政府的限聚令,到維多利亞公園延續每年的燭光,香港各區都有悼念活動,除了旺角區有示威者和警方發生少許衝突,抗議活動大致和平。

民陣在「反送中」一週年發表聲明,指去年6月9日,香港走出了2014年佔領運動後的社運低潮,不少市民盡力守護香港和捍衛自己基本人權,但之後大家受到的「精神的創傷、肉身的摧殘」依然沉重。

「6 月 9 日是香港人抵抗惡法的集體回憶,但它同時是我們共負一軛的開端。過去一年,我們面對警暴、黑幫、惡法、白色恐怖,仍然負隅頑抗;無論是前線手足,抑或後勤專業,皆前仆後繼,延續反送中運動的生命力和意志,」聲明說,「人大港版國安法即將壓境,我們相信,香港人和全球各地支持民主自由的朋友,對香港的命運相當憂慮,甚至感到挫折。但我們過去一年的努力,已為香港創造不少奇蹟:和勇不分擋住惡法、創造黃色經濟圈打破親中資本霸權、新工會運動遍地開花、區議會選舉的勝利、以及香港在全球公民社會對抗威權的前沿地位。」

民陣計劃7月1日舉辦七一遊行,但目前未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警民衝突不斷,令香港更加撕裂。

而由其他示威者組成的「民間集會團隊」原定6月12日舉行反修例一週年紀念集會,但因為政府延長疫情所設下的「限聚令」而宣佈延至6月19日,若「限聚令」再延長,集會將再改期至有關措施結束後首日舉行,團隊呼籲市民6月12日當天穿黑色衣服表態。

香港民主派同時正聚焦9月的立法會選舉,計劃下月舉行公民投票,決定民主派立法會的參選名單,務求爭取到「35+」,實現立法會過半數議席,但早前有親北京人士認為,如果有人反對《國安法》,就應該被取消議員資格,令外界擔心將重演DQ(取消參選資格)的事件。

音頻加註文字,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國家安全從不是港區自治範圍的事

「二次回歸」?

中國官方把香港的示威者定性為「暴力分子」、「黑暴」,行徑「近乎恐怖主義」,認為「港獨分子」正在勾結外國勢力,威脅中國國家安全。北京近期宣佈以繞過香港立法會的方式,為香港引入《國安法》,令香港再次成為全球焦點。

在中國宣佈要就港版《國安法》立法後,美、英等國表達關注,美國稱香港不再有「高度自治」,香港將失去特殊待遇,亦會制裁相關中港官員。英國放寬了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持有人的逗留期限,首相約翰遜月初表示,英方不會袖手旁觀。中方多次表示抗議,認為外國無權干預中國和香港內政。

北京負責港澳事務的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6月8 日《基本法》頒布30年網上研討會上發表主題演講,稱香港的主要問題不是經濟、住房和年輕人向上流等經濟民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說,「反對派」和背後的外部勢力,企圖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變成外部勢力反共反華的橋頭堡,牽制中國發展的棋子,這個就是影響「一國兩制」全面凖確實施,以及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主要矛盾。

他說,香港需要「二次回歸」,提出一系列香港的問題,包括香港社會高度政治化、國安不設防、國民教育難以推行、充斥媒體對國家的各種負面報道、荒誕的試題、大灣區建設受到抵制等,認為「反對派」是要在香港奪權變天。

張曉明說,香港局勢的發展變化已經到了前領導人鄧小平所講,「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 一定程度上認同一些朋友所講,中央出手是反對派和激進分離勢力迫出來,不論香港發生甚麼、外面怎麼說和怎麼做,全國人大常委會都會按照法定程序順利完成立法,「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就裝上了「殺毒軟件」,必定會運行得更安全、順暢和持久。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林鄭月娥表示各方都要汲取教訓。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周二(6月9日)行政會議前表示,去年香港經歷很多困難、嚴峻局面,因此引申今日政府要處理的工作,她說每個人都要汲取教訓,包括特區政府和議員,因為香港承受不起亂局,香港人希望有安定環境、安居樂業,疫情引起全球經濟大衰退,大家更需要回復正常生活,相信這是香港社會12個月來的共同願望。

她稱,政府推出的一系列關於保就業、創就業的措施,需要有穩定的社會環境,若每日有暴力事件影響市民安全,甚至出現挑戰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及領土完整等的事情發生,將會令有關工作成效大打折扣,呼籲市民支持人大就國家安全在本港的立法工作,政府會全面配合,並已著手建立健全有效的執行機制。

她批評,有少部分人肆意抹黑今次《國安法》立法工作,煽動市民罷工罷課,感到極度遺憾及作出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