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防範與爭議中改頭換面的中國文化機構

2010年6月,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澳大利亞在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為澳大利亞的第一所中醫孔子學院揭牌。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2010年6月,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澳大利亞在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為澳大利亞的第一所中醫孔子學院揭牌。

在國際間引發爭議,被不少外國大學關閉的孔子學院,近期有了一次重大的「改革」。

原本由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統轄的孔子學院,現在改由「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負責。

按照中國官方的說法,這一中文教育基金會是由多家高校和企業發起成立的「民間公益組織」,將「全面負責運行全球孔子學院品牌」。

如此一來,原本隸屬中國教育部的「孔子學院」,被改變成為民間公益組織運營,在中國民政部註冊,屬民間公益教育機構,從而淡化了其受到外界質疑的官方背景色彩。

與此同時,中國教育部設立了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該中心因此成為中國官方替代「漢辦」負責國際中文教育的機構。

國際爭議

孔子學院脫離中國政府的架構,應該與最近幾年孔子學院在國際間所引發的諸多爭議不無關係。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9年關於中國的報告中說:「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延伸,它以政治理由審查課程材料中的某些主題和觀點,並在招聘中考慮政治忠誠。」

孔子學院被指向主辦大學施壓,要求它們對北京認為有爭議的話題保持沉默或審查談話內容。例如,2014年在葡萄牙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國家漢辦主任許琳在會議宣傳冊被分發給與會者之前,要求工作人員撕掉了有關蔣經國基金會的專頁。

2018年,美國薩凡納州立大學(Savannah State University)的一位主講人在該校孔子學院聯席主任的要求下,刪除了她簡歷中有關台灣的內容。

但是中國一直表示,孔子學院是「加強中國與世界友誼的橋樑」,但是批評者認為,這是一個由中國政府經營,旨在擴大中國軟實力,同時也被利用為中國宣傳工具的機構,有干涉校園言論自由甚至監視學生的嫌疑。

圖像來源,CNS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希望透過文化活動,讓外國年輕人更了解中國文化。

中共黨報《環球時報》報道引述分析人士的話稱,這一改變旨在「打消西方對這一機構被用作中國意識形態宣傳工具的誤解」。

不過,《環球時報》同時也提及某些觀察人士的看法認為,孔子學院的這一「改革」 可能對那些反華情緒高漲的國家作用有限。

此前,中文網絡上曾流傳一張「教育部關於孔子學院總部更名為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的通知」截圖。 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中都沒有提及教育部的這一通知,分析認為,這應該也是淡化孔子學院官方背景努力的一部分。

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秘書長趙靈山向中國官方媒體表示:各海外孔院獲得的資源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中國軟實力

中國首個孔子學院於2004年在韓國開放。根據官方數據,中國目前在全球162個國家和地區共有540所孔子學院,以及在中小學運作的1154個孔子課堂。

孔子學院向公眾開放,在推廣中文的同時開設文化課程,從書法、烹飪到太極拳。他們贊助教育交流,並舉辦公共活動和講座。

中國此次推出管理孔子學院的基金會,也是效仿很多外國機構的做法,如俄羅斯世界基金會、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希臘文化基金會、法國文化協會(法語聯盟)、英國文化協會、以及推廣西班牙語言和文化的塞萬提斯學院和德國歌德學院,等等。

孔子學院在海外影響力之大,已經引起了美國政界的高度重視。在美國與中國不斷升級的對抗中,孔子學院也成為美國與中國在貿易、外交、科技、媒體等領域之外的文化抗衡新戰線。

美國參議院6月10日一致通過了《對各國資助美國大學校園機構的關切法案》。此法案被簡稱為「孔子法案」。

該法案由參議院約翰·肯尼迪(John Kennedy)在2019年8月提出,目前提交到美國眾議院審議。

該法案要求美國接受聯邦資助的高等教育機構,與孔子學院簽署合同或者協議時,必須確保合同和協議中清楚規定對學術自由的保護、禁止在校園內使用外國法,同時對教學計劃、教學活動、研究撥款和聘請決定有完全的管理權。

另外一個《孔子學院透明法案》(Transparency For Confucius Institutes) 在今年3月提出後,目前也在美國參議院的審議當中。這一法案要求,任何美國高等學府與孔子學院合作,則孔子學院教學內容必須與該高等學府本身的中文教育、中國歷史課程、中國文化課程等分開進行;另外對孔子學院的員工和教授要展開背景調查,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