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學者的恐懼、不安和「走或留」的兩難選擇

  • 斯影
  • BBC中文記者
圖像加註文字,

《國安法》通過後,一些餐廳將"連儂牆"改用無字跡的貼紙。

香港《國安法》6月30日生效後,有條件移民海外的香港學者伍鳳嫦糾結了一番後,做出一個決定:留下來,不過是暫時的。

「我不知道該怎樣定位自己。要考慮邊界在哪,感覺好辛苦,」伍鳳嫦說。她認為這種糾結限制了自己作為學者的創造力和想象空間。

伍鳳嫦是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的助理教授,研究移民、性別等人類學領域的話題。為了相關研究,她還創立了一個非政府機構,幫助在港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爭取權益。

這些工作涉及有關人權與平等的政策討論,並且需要與國際非政府機構和難民群體合作。有風險觸碰到《國安法》針對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勢力等罪行。

圖像加註文字,

伍鳳嫦在一間學校組織學生與在港難民兒童的互動遊戲。

學者的困惑

香港《國安法》出台後,法律界對這四項罪行的定義和可能在司法中的執行細節多有爭議。許多人擔心,該法措辭含糊不清、涉及範圍廣、懲罰嚴重,賦予當局過高的權力,無法保障香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下人權和自由等核心價值。

該法第9條規定,香港政府要對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涉及國家安全的事宜,「加強宣傳、指導、監督和管理」; 第10條規定,香港應通過這些地方展開國家安全教育。該法通過後,學界出現寒蟬效應,不少學者開始思考如何在新的框架下自保,一些已經凖備離開香港。

還能否繼續與國外研究機構和非政府組織合作?能否繼續參加其它國家舉辦的有關中國國家政策的研討會?能否繼續批評領導人的施政方針,接受國外媒體的訪問,並發錶針砭時弊的觀點?在課堂上討論時局會不會被激進學生或同行舉報違反《國安法》,從而影響晉升或基金申請?等等一系列問題困擾著他們。

過去十幾年,香港的大學憑借學術自由的氛圍,在亞洲、甚至世界日漸獲得優秀學府的聲譽,吸引許多國家的傑出學者前來就職、講學。《國安法》到來後,許多人擔心大學還能否保持這種優勢。

儘管北京一再強調,《國安法》僅針對「極少數人」。但該法實施後的一系列事件令許多人質疑這種說法。香港公共圖書館以避免違法為由,下架數本親民主人士的著作,基於《國安法》重新評估。香港政府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有港獨含義,帶有將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顛覆國家政權的意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去年以來反政府抗議中常見的口號之一。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傅華伶教授在接受香港《明報》的訪問時說,圖書下架、針對口號的威脅與訂立《國安法》的原意南轅北轍。「如果圖書下架、口號要撤掉,就不是少數人的少數事情,那是很多人的很多事情」,他說。

音頻加註文字,

香港國安法:法例生效首天民眾如常上街抗爭,數百人被捕

恐懼與不安

伍鳳嫦在香港殖民地時期出生、成長,後來到英國攻讀博士學位。一直以來她都認為,自由的言論表達是公民理所當然的權利。中國大陸有「以言入罪」的現象, 由北京主導制訂的港區《國安法》,讓她覺得恐懼與不安。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近日被開除。一份網絡流傳的蓋有清華大學印章的處分書稱,許章潤自2018年7月以來多次發表文章,「嚴重違反《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凖則》有關規定」。該決定據信與許章潤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國領導人施政方針有關。

伍鳳嫦在近日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提到2015年發生在中國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上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被逮捕,有人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她說,社會科學專業難免觸及國家政策和人權問題的討論,遭遇許教授這樣的命運似乎「近在眼前」。

在去年的一場學術研討會上,作為組織者之一的伍鳳嫦邀請了涉及人權事務的國際NGO負責人、聯合國人權顧問、國外人權律師,以及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前召集人。她擔心,有了港區《國安法》,這些人都有可能成為受到關注的對象。

伍鳳嫦說,與她關係密切的五個香港學者已經在申請國外教職。她的一位姐姐是香港退休警察,也擔心她的安危,提醒她注意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表達。

在香港政府公布的《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中,警方被授權在涉及國家安全的「特殊情況下」,不經過法庭許可搜查處所;要求服務商刪除電子平台的信息;申請授權截取通訊及秘密監察的行動等。這引發了公眾對警權擴大及干涉言論表達的憂慮。

「你該走了」,伍鳳嫦姐姐最近勸她說。

自我審查

考慮到各種可能的影響與自我審查,已經有學者提交了辭職信。香港一所大學的周老師就是其中一位。來自台灣的周老師研究中國的邊疆問題和少數民族政策,做學術調研時會接觸到中國政治敏感人物。他稱受到上級壓力,已經決定離開香港。

「一部分是個人決定,但《國安法》加速了這個決定,開始付諸實踐。」周老師說。他擔心曝光身份會因《國安法》而遇到麻煩,要求匿名。

半年前,周老師系裏的主管私下找到他,客氣地說,「以後有關學術活動的資料不能放上學校網站」。並解釋,「可能會造成學校的困擾」。

翻看周老師在該大學網頁上的介紹,只有簡單的學歷背景,沒有任何參加過的學術會議、發表的文章和著作,甚至不包括研究興趣和方向。周老師形容「非常荒謬」。他說自己的研究都是「正常的學術活動,沒有任何違法或傷害學校的事。即便有(法律)模糊的地方,也應該有討論空間。」

他認為系主任的話帶有自我審查的意味。「困擾不是外部給的,是自己想出來的。」

「現在都對我不友善,有了《國安法》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荒謬的事,比如找我『喝茶』什麼的,何必要等到那個時候再走?」周老師說。「喝茶」在中國大陸是指被公安機關請去勸誡。

周老師還認為,《國安法》通過後,繼續留在香港可能對他的研究造成困擾。

「因為香港不再是香港之後其它地方的人會覺得, 為什麼實施《國安法》後,你還能在這個地方混得下去。人家可能質疑你做學問的客觀和正當性。」周老師說。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政府認為該標語有港獨含意。

信息自由與政治正確

周老師六、七年前來到香港教書,還參加過香港中聯辦和其他官方機構組織的參訪大陸學校的活動。他說當時主辦單位都知道他的研究方向,但絶不會主動干涉,讓他覺得「完全沒有壓力」。

他當初來香港,是因為這裏不僅是經濟和貿易的自由港,還是信息交換的自由港。「不會有太多政治正確的考慮,而且言責自負,不會擔心冒犯到別人。」

「但現在,那個空間好像不見了。」周老師說。

他提到香港電台的《頭條新聞》事件。這個老牌的政治諷刺節目被香港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內容煽動公眾對警方的仇恨,播出30年後於今年6月暫時停播。周老師認為《國安法》生效後,「本地媒體的審查會越來越嚴」。這影響到他今後在媒體上發表評論文章,是否遭到抽稿或刪節。

根據《國安法》第54條,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會同香港政府「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對外國新聞機構的管理。

圖像加註文字,

《國安法》第43條附則授權警察免法庭許可搜索住所,引發警權擴大的憂慮。

中美角力下的學術空間

香港大學理學院院長艾宏思(Matthew Evans)日前以個人身份告訴美國《科學》雜誌,他預計在包括社會科學、法律在內的許多領域,學者的研究與教學在可能觸碰到《國安法》的地方都會自我審查。即使在科學領域,日後也很難說服非華裔學者來香港就職。

另外,艾宏思還認為,因應美國在《國安法》通過後對香港作出的制裁,可能影響實驗設備的進口,讓相關研究大打折扣。

7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終止對香港的多項特殊待遇。其中包括,暫停美國地質調查局與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太空與地球信息科學研究所之間的合作。

該研究所是中國國家遙感中心在香港的基地,用來監測泥石流、地震、洪水等地質災害。在美國公布措施之後,該研究所做了簡短回應,稱與美國的合作協議已於去年11月結束。

中大工程學院副院長黃錦輝對香港媒體表示,對美國的措施持審慎態度。他相信兩地正在進行的其它科研合作還會繼續,但今後的項目也許受到更多審查,經歷更長的審批時間。

圖像加註文字,

《國安法》生效後,有示威者因不知哪種口號不違法而舉白紙抗議。

「捍衛學術氣節」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在一場大學組織的研討會上說,「不是說任何要求改變中國內地政治制度的言行都構成顛覆。」 他認為,批評中國的政策和法律,或者要求中國實行政治體制改革的言行,若非《國安法》條文中所說的「以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則不會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他也強調,構成犯罪要看背後的意圖。

這種解釋無法讓伍鳳嫦安心,她認為「沒有給出指標」,即沒有明確指出哪種教學言論或行為不會違法。她說,作為學者,當然希望發表的言論產生影響,並引發公眾討論,但這樣就意味著會給政府帶來壓力。「那政府能接受到什麼程度?我不知道。」她說。

儘管心裏不安,伍鳳嫦也不想陷入恐懼的漩渦。因而當許多學者在去與留的掙扎中選擇沉默、甚至默默地開始自我審查時,伍鳳嫦卻認為,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發聲。

「處身於一個既荒唐又動蕩的時代,我們作為知識分子更應該捍衛學術的氣節,向『恐懼』這符號暴力說不,才能在自由被侵蝕的學術環境中生存和突圍而出。」她在一篇評論中寫道。

不過,她也有自己的底線。「如果有人警告我,不能再講話了,那我就會走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