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蘭州生物藥廠洩漏事件導致三千多人得「懶漢病」 官方定性「偶發事件」遭質疑

中牧股份官網蘭州生物藥廠的照片和介紹
圖像加註文字,

9月15日晚,中國甘肅省蘭州市官方確認蘭州生物藥廠發生洩漏致居民感染布魯氏菌事故造成布菌抗體陽性感染者3245例(圖為中牧股份官網的蘭州生物藥廠照片和介紹)。

改變世界的新冠大流行遠未結束,一場因中國甘肅省蘭州市當地官方被指「瞞報」耽誤最佳防控時機的傳染病仍讓人心有餘悸。

2019年底幾乎與新冠病毒一起被披露的另一場傳染病的追責和後續卻變得鮮有人知。而後者也許是一起被人為低估的公共衛生事件。

9月15日晚,中國甘肅省蘭州市官方確認蘭州生物藥廠發生洩漏致居民感染布魯氏菌事故造成布菌抗體陽性感染者3245例。官方承諾督促藥廠開展補償賠償工作,補償賠償工作於10月份分批次開展。

這是當地政府時隔八個多月後才再次就中國上市公司中牧股份旗下的蘭州生物藥廠洩漏事故發聲。

「過期消毒劑」引發的傳染病?

八個多月前的2019年12月底,甘肅官方通報稱:「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菌疫苗生產過程中使用過期消毒劑,致使生產發酵罐廢氣排放滅菌不徹底,攜帶含菌發酵液的廢氣形成含菌氣溶膠,生產時段該區域主風向為東南風,導致位於下風向的中國農科院蘭州獸研所人體吸入或黏膜接觸產生抗體陽性,一共203抗體陽性人員及1名出現臨牀症狀的抗體陽性人員。」

聲明確認該病毒通過空氣傳播。

八個月後,布病陽性確診者達到3000多人,是去年的十多倍。

而受影響的人,遠不止3000多人。甘肅官方實際對兩萬多人進行檢測,初步陽性者有4646人。

圖像加註文字,

蘭州當地居民在醫院複診接診大廳前排隊等候檢查是否感染布病

甘肅官方將其定性為「一次意外的偶發事件」、「短時間內出現的一次暴露」。

家住藥廠附近,確診有陽性抗體的當地居民陳天(化名)告訴BBC記者:「定性為消毒劑過期引起的事件,是不能成立的。空氣往外排之前,應該是有化驗的,如果有毒株,不能直接排到空氣中。」

他說,該藥廠的工作人員告訴他,「這就是純粹糊弄你的。有毒源的空氣長時間的洩漏,不是偶發事件,而是嚴重的生產事故。過期消毒劑和排出的有毒空氣之間沒有必然聯繫。這些帶毒株的氣體會儲存在氣罐,排出之前要經過檢測的。空氣顯示合格才能外排,所以這個定性是錯誤的。「

布病的症狀有哪些?

據中國媒體報道,布魯氏桿菌病簡稱布病,是一種人畜共患的慢性傳染性疾病,有較大危害。該病毒可以通過動物傳人,現在尚不清楚是否存在人傳人的風險。

在中國,該疾病的主要傳染源為牛、羊和豬等三種牲畜,人類因接觸到動物組織或食用乳製品而感染。

布病主要損害人、畜的生殖系統和關節。治療若不及時,轉為慢性,患者會出現精神不振,全身無力,關節肌肉疼痛,也可能長期處於發燒狀態,不能再從事勞動工作,嚴重者會喪失勞動能力,甚至導致殘疾,俗稱」懶漢病「。

陳天的四口之家裏,他和兩個孩子在今年年初確診為陽性。孩子目前沒有明顯症狀。

但陳天的症狀是:「肌肉出現莫名其妙的酸痛,有時凌晨4、5點就會痛醒。 還有嗜睡,早上九點多就開始瞌睡,開車就感覺要在車上睡著。性格變得急躁,容易發火,隨時都想發火,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覺。」

陳天所在的微信群中,有別的確診者出現瞳孔放大,視力模糊,反復出現口腔潰瘍等症狀。他說,還有一些孕婦不知該病是否影響下一代,是否繼續懷孕;在哺乳期得知確診的媽媽,不知是否該母乳餵養嬰兒。

中國的互聯網上稱此病嚴重損害人的生殖系統,嚴重者會導致不孕不育。微博用戶「幸運屬於老子」稱:「我家親戚有得這個病的,真的不孕不育不能幹重活,免疫力下降」。

BBC記者查閲到的當地醫院解釋為:「專家認為,布魯氏菌重症患者如果得不到及時治療,少數可能會引起生殖系統炎症。如果及時就醫,規範治療,預後良好。「

但目前當地感染者並未被規範治療,許多被感染者在互聯網上發文稱他們未接受到有效的治療方法,而且病情反覆。

對涉事企業和相關負責人的處罰力度

半年前的2020年2月,中牧股份在官網發佈致歉信並公布內部懲處情況,對八名責任人做出處理。但多是行政處分,最嚴重者撤銷職務,未見有人承擔法律責任。

中國媒體《財新》報道,蘭州生物藥廠布病疫苗生產車間已於2019年12月7日關停,布病疫苗生產許可已於2020年1月13日被撤銷,該廠「細菌活疫苗、細菌滅活疫苗、細胞毒活疫苗」生產許可被撤銷,其豬丹毒活疫苗(G4T10株)等7個獸藥產品批准文號也被註銷。

顯然,企業內部的行政處罰結果難以服眾,追責的聲音依舊強烈。

值得注意的是,當地洩漏事件發生在2019年的夏季,直到4個月後的2019年年尾,官方才發聲。官方聲明後,並無公開通報機制向社會公布後續情況。

微博用戶「MOE軒」評論到,「現在發現隱瞞真相,不及時公布啥時候成家常便飯了?」

追責的呼籲

而在當地官方今年9月的聲明看出,洩漏事件持續一個月之久。官方將其描述為」短時間「,當地官方的解釋是:「此次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發事件,是短時間內出現的一次暴露「。目前為止,官方無人承擔監管責任。

陳天認為,應該定性為公共衛生事件,和企業嚴重的生產事故。「必須有人擔刑事責任。造成3000多人感染,後續感染會擴大到什麼程度,現在不確定。企業法人和監管部門負責人應該承擔刑事責任。」

除此之外,相隔八月後當地陽性布病確診者的人數呈10倍增長。對確診者的賠償事宜一直杳無音訊。陳天告訴記者,截至發稿前他沒有收到任何賠償通知。

除此之外,作為目前官方數據中的3000分之一確診者,陳天認為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是否是陽性。「更多的人應該被檢測。具體的數字肯定會比這個數字多。」

對於確診者的治療,陳天認為應該組織全國專家會診,不能(一刀切)只給兩種藥。要根據不同情況給出不同的治療方案。

陳天說他現在每天鍛煉身體提高免疫力,調理身體為主。被問及如果賠償或者追責無果怎麼辦時,他說;「再也沒有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