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中國人大常委會決議打擊民主派 四議員即時撤職 民主派集體辭任抗議

(左至右)被撤職的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和郭榮鏗(11/11/2020)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和郭榮鏗(左至右)即時喪失議席。

香港立法會「DQ」之風再次颳起: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佈決議,對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增加規定,四名香港泛民主派議員即時被褫奪議席。

星期三(11月11日)的決議稱,香港立法會議員有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或具有其他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等行為,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議員資格。特區政府隨即公告,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以及梁繼昌即時喪失議員資格。

四人在決議和公告公布後批評此舉違反香港《基本法》,這是香港「黑暗的一天」。其他泛民主派議員也緊接宣佈集體辭職,並批評這是「『一國兩制』正式死亡」的一天。民主派總辭意味著未來至少10個月內,香港立法會將由建制派完全控制。

觀察人士對BBC中文記者指出,北京此時行動,與美國大選後政局有一定關係,中方希望試探民主、共和兩黨在短期內要如何應對香港問題。

中國人大常委會決議怎麼說?

「DQ」乃英語「disqualification」(撤銷資格)之縮寫,常用於體育競賽中撤銷選手資格。2016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對香港《基本法》「釋法」,對規範公職人員宣誓就職的第104條做出解釋,其後合共六名「港獨派」與本土派議員因此被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DQ」從此成為香港政治常見用語。

香港《基本法》第104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人大常委會星期三通過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絶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音頻加註文字,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港府撤銷議員資格,民主派斥北京「放棄『一國兩制』」。

「本決定適用於在原定於2020年9月6日舉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因上述情形被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裁定提名無效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今後參選或者出任立法會議員的,如遇有上述情形,均適用本決定。」

「依據上述規定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宣佈。」

人大常委會決議稱,這項議案「是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請求而提出的」,但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BBC中文記者稱,他認為這次舉措是北京自2019年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對港「牢牢掌握管治權」以來一直部署的行動之一,有關工作尚未完成,因此未來一兩年北京都將繼續高壓統治香港。

「比方說怎麼控制司法機構,使其服從性滿足北京的要求。網絡控制早晚也會出現。這都是餘下的工作。」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教授對BBC中文分析說,由北京制定「標凖」,交香港執行,符合習近平式法治論述。「國際社會將響亮地表達憂慮,但會被無視掉。」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林鄭月娥稱特區政府這次遇上一個「情況特殊」的憲制問題,因此尋求北京協助解決。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人大常委會決定公布後稱,特區政府提請中國中央政府處理議員資格問題,是因為這牽涉到人大常委會8月份宣佈批准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以及全體議員延任的決定。全國人大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替香港特區處理了一個憲制問題。

林鄭月娥說:「從簡單的邏輯來看,一個不符合參選立法會議員法定要求和條件的人,自然都不具備出任立法會議員的法定要求和條件。」

林鄭月娥還指出,特區政府知會立法會,公告四人議席自7月30日起空缺,也就是原定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截止提名,選舉主任裁定12人提名無效當天

被撤職議員:「光榮而無奈地引退」

四名被撤銷議席的議員中,楊岳橋、郭榮鏗與郭家麒均是來自公民黨,梁繼昌則來自政團「專業議政」;楊岳橋與郭家麒是地方直選議員,郭榮鏗與梁繼昌則分別是代表法律界和會計界的間接選舉議員。

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與梁繼昌在7月份報名參加原定9月舉行的換屆選舉競逐連任時,與另外八名新晉「抗爭派」人士被選舉主任DQ,稱他們「遠不能符合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要求」。但隨著中國人大常委會8月份批准特區政府以COVID-19新型冠狀疫情為由押後選舉一年,現屆議員全體延任,楊岳橋等四人繼而隨著大多數民主派議員留任。

特區政府發佈撤銷四人議員資格的公告後,郭榮鏗在議事廳外對記者們說:「只有光榮,絶無後悔。」

「我感謝過去一直支持我們的香港人,也感謝我過去所代表的法律界,一直都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團結、支持。」

郭家麒說:「也許大家會覺得今天是很黑暗的一天,但我自己看來,這是對我們爭取民主的過程中,值得記住和思考的一天。」

「從去年『送中條例』(《逃犯條例》修訂案)到今年《國安法》的頒布,在議會內外,政權使用的無論是武力、警力,或是在議會內透過制度暴力,對許多民選立法會議員作出種種打壓,利用政治檢控將我們送上法庭,用盡所有方法去打擊香港……今天告訴我們『一國兩制』蕩然無存,但醜陋的相信不是我們四個人,任何人作出這個決定,得向歷史、向香港人交代。」

梁繼昌說:「今天可以說是一個傷感的日子,一個黑暗的日子,對於我來說也是個光榮的日子……我今天光榮也無奈地引退。」

「但是香港並未死亡,因為香港人會前仆後繼,繼續在這塊土地上保護我們的核心價值,保護我們既有的民主、法治、自由觀念。」

身兼公民黨黨魁的楊岳橋發言時首先提到,他是四人中資歷最淺的一人,感謝各界過去多年對其本人與公民黨的包涵和照顧。

楊岳橋說:「我對未來的香港仍然充滿盼望,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有一批又一批有勇氣的香港人、有勇氣的年輕人,願意繼續為香港盡心盡力。」

DQ令醞釀過程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民主派在香港立法會內本已處於弱勢。

這次中國人大有意第二度主動DQ香港民主派議員的消息最先是在星期一(9日)傳出。數家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稱,11月10至11日在北京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將臨時增加議程,討論DQ至少四名議員。報道稱,這四名議員分別是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

同一時間,由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直接控制的《大公報》《文匯報》以頭版報道稱,民主派議員涉嫌違反誓言,「違愛國者治港原則」,又稱社會各界要求「盡快踢走攬炒派(玉石俱焚派)議員」。中國人大常委會唯一一位香港常委譚耀宗從香港機場出發前接受媒體追訪,稱近日留意到民主派議員通過濫用立法會《議事規則》,在每周例行全體大會上要求點算在席議員數目是否符合法定要求,「拖延立法會正常運作」,並稱議員須根據《基本法》104條履行職責。

所謂「愛國者原則」,按照親北京媒體的說法,是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生前提出的三項原則,即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以「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穩定」為愛國者標凖,以及「不要求愛國者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到了2014年,中國國務院發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當中要求:「在『一國兩制』之下,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

被質疑立場親北京的網媒《香港01》報道稱,人大常委會除了研究循《基本法》第104條對付四名議員外,也不排除研究循《香港國安法》,以「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為理由,起訴四人「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旦被法庭裁定有罪,可被判處無期徒刑。

至於為何人大常委會在批准現屆議員延任一年時,沒有即時褫奪被禁止尋求連任的四名議員,《香港01》稱,這是要擺出一種政治姿態:「我已經給你機會改過自新,但你仍然執迷不悟,繼續拉布,DQ是你自找的。」

「拉布」一詞源於英語「filibuster」,原本專指美國國會中議員為了拖延甚或阻止法案通過,而發表冗長演說。近年香港建制派對民主派一切試圖阻止法案通過的手段,均將之形容為「拉布」。

曾銳生教授稍早前曾預測,人大常委會將不會讓四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立法會議員留任。他對BBC中文記者分析說,從北京的角度講,現在趁人大常委會例行會議採取行動,是個合適時機,顯得北京是按照「常規」行事,而最終形成涉事香港議員無法滿足當局要求的事實。

劉銳紹則認為,北京此前不一次過處理掉民主派議員,是為了在不同階段製造出不同效果。此前讓民主派自行決定是否延任,好讓民主派議員內訌,現在處理民主派議員,則可形成「掃垃圾出門」的效果。

自立法會於10月恢復運作後,迄今舉行過四次大會,其中三次因點算時人數不足而流會。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星期一被追問DQ傳聞時說,議員有權根據《基本法》要求點算法定人數,但民主派先後80次要求敲響點名鐘聲,「觀感如何,市民心中有數」。

梁君彥稱這四次會議所處理的議案並無爭議,質疑民主派拉布的理由。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則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態要修改選舉法律,讓身處中國大陸的香港居民能在大陸投票,因此民主派決定留任,盡力利用議會程序阻止該「惡法」闖關議會。

從前大會一旦流會,只能延至下周大會恢復辯論。但自2017年12月立法會修訂《議事規則》後,如今立法會主席可隨時宣佈恢復會議。立場親近民主派的香港《蘋果日報》引述議會紀錄稱,不少建制派議員缺席。

林鄭月娥否認是因為四人參與拉布而對他們採取行動,但強調議員不能讓議會無法運作。

北京這樣做能怎樣測試拜登?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民主黨參與了近期多份涉港法案,但拜登本人的對華對港政策仍未清晰。

《蘋果日報》形容北京DQ傳聞是「北京突然『覺今是而昨非』」,並引述劉銳紹稱,此舉旨在試探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在香港問題上的立場。劉銳紹對BBC中文記者解釋說,這其實不單純是要測試拜登,而是整個美國。

「特朗普會否在現在仍然掌權之際加強對華政策,以致拜登上台之後,也不能一下子就改變局勢?另外拜登過去始終不在執政,因此在對華政策上表現溫和,例如反對對台售武。但隨著美中兩個摩擦增加,拜登不能獨自決定對華政策。無論他是否掌握實權,還是單純擺個姿態,現在都是測試他的時候。」

劉銳紹說,北京至今未祝賀拜登當選,是要告訴拜登,現在的氛圍已不再是他從前作為副總統訪華時那麼友善。

曾銳生教授不同意北京此舉是針對美國。他對BBC中文說:「無論誰是美國總統,其他人有何話說,中共都認為自己有一切權利在香港為所欲為。」

曾教授稍早前也曾向BBC中文指出:「關鍵因素是習近平想修理香港,這包括不讓反對陣營在原本的選舉中顯露光芒。」

泛民主派威脅「總辭」有何利弊?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民主派議員在消息傳出之後表態要集體辭職。

選舉被推遲前,香港立法會尚有22名非建制派議員,其中三人選擇不接受延任而離職,餘下的19人星期一就DQ傳聞集體會見記者,強調要求點算人數符合《基本法》與《議事規則》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民主派議員採取行動,他們將「義無反顧地總辭,強烈抗議DQ這個荒謬的決定」。

四名議員星期三被撤職後,泛民主派議員正式宣佈將在星期四(12日)集體辭職。身兼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的胡志偉說,林鄭月娥主動要求北京處理議員資格問題,破壞「三權分立」的制衡能力,等同宣佈「一國兩制」在這一天正式死亡。

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星期二(10日)對總辭一說回應稱,不想見到立法會出現重大轉變。

不過,被香港媒體歸類為「激進民主派」的熱血公民黨直選議員鄭松泰,以及被歸類為中立的無黨派醫學界間選議員陳沛然,均表態將留任議員。鄭松泰說,以總辭作為政治表態如今已錯失了最佳時機。

2012年6月,香港立法會通過「替補機制」法案,要是泛民主派議員總辭,他們在緊接的六個月內將被禁止參選。但特區政府在人大常委會批准推遲換屆選舉至2021年9月時已表明,未來一年內即使有議席出缺,也不會舉行補選。理論上所有議員屆時均可重新遞交參選文件。

但這同樣意味著,在明年換屆選舉重新舉辦前,議會內將只剩下親政府議員。即使在1997年北京不滿英屬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之政改方案,「另起爐灶」成立臨時立法會,從7月1日主權移交前開始運作至1998年6月底,當時60名議員中尚有四人屬於民主派。

曾銳生教授不同意泛民主派總辭。他對BBC中文記者說:「總辭這手段必須慎重使用,且要用在能達到的明確目標上。除非有一個可實現的明確目標,否則不應採用此手段。」

劉銳紹則擔憂,只剩建制派的立法會在未來這一年時間內,可能修改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選舉的「遊戲規則」。然而即便如此,「沒有效果都得做,難道還留下來做花瓶嗎?」民主派各議員只能按照自身能力考慮去留,並自行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