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支聯會通過解散,《國安法》下又一「陣亡」的民主派團體

維園燭光悼念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每到六四週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都舉行規模浩大的燭光悼念晚會。(資料圖片)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9月25日舉行會員大會,以41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解散,成為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再一個親民主派的民間團體步向終結。

支聯會在1989年5月成立,當時組織舉辦大遊行,聲援北京追求民主的運動。自1990年開始,每年在6月4日晚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讓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逝去的示威者。

但支聯會也是北京的眼中釘。中聯辦發言人此前曾批評,支聯會從成立第一天起就將「顛覆國家政權」作為政治綱領,過去30年從未停止煽動對中國和執政黨的仇恨,解散「大勢使然」的「政治事實」,「反中亂港」組織不會再有作亂空間。

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表示,任何組織都有權自利解散,但若有違法行為,並不會因為解散而不需要負上法律責任,又稱當局是基於事實和證據檢控支聯會相關人士,相信法庭審訊可以披露真相。

圖像來源,HONG KONG ALLIANCE

圖像加註文字,

支聯會9月25日召開會員大會高票通過解散。

支聯會「理念在港人心中」

支聯會9月25日召開會員大會,130多個成員團體中,有45個團體代表或授權人出席大會,以41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解散。

支聯會公司秘書蔡耀昌表示,常委會將即時停止工作,不會再有組織名義的立場和活動進行。他表示對組織解散感可惜,但相信理念會植根港人之中,目前不能夠控制未來政府會對支聯會採取什麼行動。

他表示,難以預測日後沒有支聯會,六四集會可以如何進行,但按照過去兩年的六四集會,已經不能如過往般順利舉行。

正在獄中服刑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9月25日在獄中向外發出信息稱,「任何政權都不能奪去人民的記憶和良知,支聯會的理念已傳承在每個香港人心中,火種在,希望在。爭取平反六四、建設民主的奮鬥,就由千萬人接棒。歷史任務未竟,功成當中有你和我!」

支聯會會員、社民連成員曾健成對解散感到痛心,批評政府用盡所有公權力和法律逼使公民團體解散,相信歷史會還支聯會一個公道。

支聯會如何走向終結?

支聯會五大工作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主要活動是傳承對「六四」的記憶,經常聲援中國維權人士。

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也是透過「六四」晚會獲得政治啟蒙,不過支聯會以爭取「中國民主」為主軸,但香港年輕人希望與中國保持距離,又認為燭光晚會「行禮如儀」,爭取民主步伐停滯不前,而令支聯會失去年輕人支持,「佔中」前後曾出現大學生杯葛參與「六四」晚會的風波。

但《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民主派受盡打壓,遊行示威絶跡,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綱領,被親建制追究是違反《國安法》。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曾批評稱,「那些叫囂結束一黨專政、否定黨對一國兩制事業領導的人,那些企圖把香港作為地緣政治的棋子、遏制中國的工具、滲透內地橋頭堡的人,是在毀壞一國兩制制度根基,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真正大敵。」

圖像來源,SOPA Images / Getty Images

香港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出席人數. .  香港警方在個別年份沒有公布出席人數,警方計算方法為「最高峰時期」的人數.

港警亦以疫情為由,連續兩年禁止「六四」晚會。

去年6月4日,大批民眾到維園悼念,結果民主派人士被追究未經批准集結,黃之鋒、何俊仁、李卓人等16名被告先後認罪被判監,但黎智英、鄒幸彤、李卓人等不擬認罪。

而今年6月4日當天,副主席鄒幸彤早上涉嫌宣傳或公告未經批准集結被捕,引發外界關注,警方把維園完全圍封,令維園首次沒有在6月4日晚出現燭光,不過仍有大批市民在維園外的街頭舉光悼念。

上個月,香港警方國安處去信支聯會常委,指控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要求對方提交資料,支聯會否認自己是「外國代理人」,拒絶提交資料,多名成員在9月8日被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捕,鄒幸彤申請保釋被拒。

全球61個人權組織曾在9月16日發表聲明,要求港府撤銷針對支聯會領袖的指控。

音頻加註文字,

國安破門搜查近兩周獲解封 六四紀念館內一片頹垣敗瓦

支聯會高層內部對解散與否存在分歧

支聯會常委收到警方的信件後,開始爭論應否解散組織,上月底,常委會內部以一票之差、過半數通過把解散議案提交會員大會作出決定。

正在獄中服刑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和前副主席何俊仁早前曾發出公開信,稱在當前社會環境,支聯會最好的處理方案是主動解散。

不過,因涉違反《國安法》被捕而不獲保釋的副主席鄒幸彤透過臉書反駁稱,看不到主動解散支聯會對繼續他們的理念有何幫助,而自行決定中止運動,與被當局取消,存在很大差別。

她指,雖然解散組織可以讓眾被告有減刑理由,但作為香港碩果僅存、規模較大的民間組織,恐慌性解散會打擊民氣,不希望自身行為助長恐懼蔓延。

她說:「雖然我正承受著四條關於支聯會及六四的控罪和漫長牢獄生涯的脅迫,但我更重視的,是這場政治審判的運動能量,以及港人抗爭歷史的組織維度,會否被政權弱化為零星的個人反抗。這不僅對留下來堅持的人們,亦對香港公民社會的未來,影響深遠。」

音頻加註文字,

支聯會鄒幸彤:不能用「紅線」替代「底線」

各界反應

當年「六四」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對支聯會解散感到很悲憤,他說「如果一個以支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為宗旨的組織,也為國安法所不容。那麼恰恰證明所謂的國家安全,是反民主甚至反真正愛國。」

「六四」死難者母親組成的團體「天安門母親」的骨幹成員張先玲和尤維潔對支聯會解散感到遺憾,感謝支聯會多年來的支持,強調「組織可以解敬,人心是解不掉的」。

張天玲接受訪問時稱:「解散了也不代表他們是放棄。他們在六四以後組織了30幾次的維園晚會,譴責政府當年的血腥屠殺的罪行。他們做了這麼多年,已經很不容易、很艱難了。我覺得是彪炳史冊、留名千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