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為習近平權威「封印」,確立中國「新極權主義體制」

一名參觀者在拍攝展覽上的習近平照片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近日公布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決議花了大量篇幅闡述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在十八大以來的成就,突出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而對「六四」等重大歷史事件未作出不同闡述。

政治分析人士認為,文件重點是給這位中國現任領導人的執政作總結,為其繼續執政甚至長期執政做凖備。

這是中共建黨以來通過的第三份此類決議。第一份是毛澤東在1945年作出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二份是鄧小平在1981年作出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重點是現在和未來

新決議全名為《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下稱《決議》)。這份長達3.6萬字的決議中,描述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內容超過1.9萬字,篇幅超過一半。

這部分內容分為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全面從嚴治黨、全面依法治國等13部分,稱「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砥礪前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如期實現,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

《決議》中,習近平的名字出現22次,毛澤東出現18次,鄧小平出現6次,胡錦濤和江澤民的名字則各出現一次。

但《決議》對一些歷史事件的闡述,與以往並未有太大差別。

在描述「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決議》仍然沿用了過去「政治風波」和「動亂」的說法。

「由於國際上反共反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的支持和煽動,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導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國發生嚴重政治風波。黨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幟鮮明反對動亂,捍衛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權,維護了人民根本利益。」決議稱。

《決議》也談到了2019年香港爆發的「反送中」抗議和台海緊張局勢這兩個問題。

香港方面,《決議》稱,受各種內外複雜因素影響,「反中亂港」活動猖獗,香港局勢一度出現嚴峻局面,但通過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等舉措實現了改變。

「這一系列標本兼治的舉措,推動香港局勢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為推進依法治港治澳、促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打下了堅實基礎。」決議稱。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在台灣問題上,《決議》稱,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長期觀察中國政治的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決議》對一些歷史事件的敘述與之前差別不大,因為這份報告的重點不在過去,而在現在和未來。

中國獨立政治學者陳道銀對BBC中文表示,這份文件重點是對習近平過去10年執政的歷史總結,「習自身既在中共百年之中,又在中共百年之外,他是要開創以他為中心的、跟毛澤東比肩的另外一個百年。」

「權力加冕」

陳道銀認為,這次《決議》最後兩段與第一次歷史決議非常像。

《決議》的最後兩段稱,「要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教育人」,「黨中央號召,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全面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而第一次歷史決議的最後兩段指出,「到了今天,全黨已經空前一致地認識了毛澤東同志的路線的正確性,空前自覺地團結在毛澤東的旗幟下了」,「有了北伐戰爭、土地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這樣三次革命鬥爭的豐富經驗的中國共產黨,在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中央的正確領導之下,必將使中國革命達到徹底的勝利」。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從最後兩段就能看出,習是要把他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並列的,他既屬於以毛為中心的中共第一個百年的一部分,同時他又是未來中共第二個百年的中心。」陳道銀說。

陳道銀還指出,這份歷史決議是「黨的最高權威給習權力加冕」。

「儘管習近平的思想寫進了黨章,十九大以來能夠想象到的他的權力、個人崇拜都賦予他了,但很多是一種政治紀律要求,而這次全會通過歷史決議,是給他的權威封印了。」陳道銀說。

為長期執政做凖備

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六中全會還決定,二十大將在2022年下半年召開。

陳道銀認為,在六中全會出台這樣一份在中共歷史上分量極其重的文件,為習近平在二十大後繼續執政、甚至長期執政做一個思想和理論上的凖備。

「有了這樣一個凖備之後,他才可以去進行具體的權力運作,包括組織路線、幹部的人事安排等。」他解釋。

中國獨立政治學者唯辛(化名)則對BBC中文表示,雖然相對前兩次決議來說,具體文字上有調整有變化,但外界更多關注的,比如決議對毛的否定是否會比第二個決議少了一點,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 他說。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唯辛認為:「決議實際上是一個折衷主義的東西,來確定習在黨內歷史的合法性,這種歷史合法性其實對中共領導人來講是最重要的,超過通過民主選舉,超過通過憲法(確定)等等,黨史上的合法性才是中共領導人最重要的、或者說唯一的合法性的來源。」

他指出,合法性實際上就是為了打破之前的集體領導和幹部不能終身制,打破所有在鄧小平時代確立起來的關於領導人接班的這些禁忌、紀律、規矩等,為習近平的連任做凖備。

唯辛還表示,這份歷史決議表明中國的體制已經完成轉型,宣告過去三十年中共威權主義統治結束,確立了新的極權主義體制,如1936年意共總書記葛蘭西所說,「將一個列寧主義政黨變為一個現代君主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