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继祖--谁是两岸经济合作的赢家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部份台灣民眾與媒體,將目前緩慢爬升的經濟成長率冠上「無感復蘇」的標簽。

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自去年6月在中國重慶簽約以來,即將屆滿一年;雙方在經濟的依存度上,雖還稱不上水乳交融的地步,但在兩方主政者有心撮合下,其密不可分的程度,由雙方貿易總額,截至去年(2010)底,已達1453.7億美元的水平,即可看出端倪。

這其中,中國大陸對台灣出口總值為296.8億美元;而台灣對大陸的出口則為1156.9億美元。故如單從數據上來解讀,此不對等的經貿互動,台灣方面像是佔盡了便宜;但正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肯」,中國政府背後所打的政治算盤,怕也是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

事實上,在兩岸政治博奕上,因雙方差距懸殊的市場規模及在中國巨大經濟利益之誘使下,此勝負結局,似該早已底定;但因著中台特殊的政治氣候,雙方卻是各有其利基因素及羈絆點。

台灣方面因有反對黨的監督與開放的媒體環境,故在兩岸政治棋盤上,往往在應為劣勢的局面上,卻吊詭地具有更多叫陣與轉寰的空間;但在眾多台商覬覦中國廣大市場的經濟面向上,此些亦挾有選票力量的台商,卻常會對台灣政府的兩岸政策,下出有利自身利益的指導棋。

相比之下,中國政府在基於「統一」為最高指導原則的底線壓力下,故在經貿談判上,反而有其制約點。

綜括來看,雙方目前貿易不平衡的現象,當然並非單純的由市場商業競爭規則決定;事實上,在多方利益的糾葛下,其中自然蘊含了更多政治性因素考量。

商人無祖國

但大致說來,目前兩岸政府的基調及交流模式,或正如同大陸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在兩岸經貿文化論壇閉幕式上所言:按照「先易後難、先經後政」的思路,循序漸進地推進。

而此種「先經後政」的理念,在多方層面上,亦早已由諸多頻繁穿梭於海峽兩岸的民間商人提前實踐;據大陸有關部門統計,光於2010年大陸赴台灣投資企業,即新增47家,金額更達至1.37億美元。而目前在中國大陸進行各式經貿活動的台商,據信亦已超過三百萬之譜。

針對此種企業跑在政府政策前方的情形,在台灣亞太電信公司蔡福原行銷長的眼中看來,卻是(企業)一種不得不為的商務策略。

Image caption 亞太電信蔡福原行銷長:一個更完善的環境及與時具進的法令依規,是民間業者對政府的期望。

蔡因公務關係,常穿梭於兩岸各地,他在分析目前雙方頻繁的商業活動上,明白指出,中國大陸目前積極由世界製造工廠的角色希望轉型為世界的消費市場;而兩岸雖為同文同種,且在年輕一代消費者的需求與習性,均有一定的相似性,但雙方在消費市場的特性與行銷手腕的運作上,卻未盡相同。目前中國大陸消費市場的特性即是「先求有、再求好」,這應也是目前兩岸消費習慣最大的不同;本身亦於台灣東吳大學國際貿易系任教的蔡福原,就兩岸市場交流,提出了自己在學術與市場上的雙面實務經驗觀察。

台灣賺銀子?中國贏裏子?

事實上,企業家在商言商,故無論其本身的政治意識形態為何,對目前熱絡的兩岸關係,當然樂見其成。而在目前兩地間相互的商業活動,亦並非僅止於大型財團;諸多中小型企業與個人性質的活動交流之熱絡,亦不遑多讓。

甚至在ECFA協議中的早收清單上,目前以農漁產業為其主要選項,相信都是呼應了賈慶林所強調的「要力爭使其成果,惠及最廣大的兩岸「基層」民眾,所做出的「專業」考量 。

而此兩岸間重要的經濟協議,雖離正式實施尚未滿一年,但其所帶來的加持效果,卻在本月稍早公布的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的「2011年世界競爭力排名報告」中, 台灣由去年的第8升至全球第6位,即可明顯看出。

洛桑管理學院副主任羅斯洛特更明白指出,ECFA提升了企業界的信心與樂觀態度,也為台灣經濟注入了一股活水。

不可諱言的,在全球經濟及以往強勢掌握話語權的歐洲及美國均走在危險鋼索上的此刻,中國經濟巨人,已儼然在全球都被冀予救世主的角色。而身處世界經濟鏈一環,又與中國不論是在地理位置或在歷史人文上均多有牽連的台灣,又豈可能自絕於外。

即便在台灣社會中,有部分政治人物,或因理想、或因眼下的選舉利益,而認為與中國合作如同飲鴆止渴;但在由不得你的現實經濟景況下,向擁有廣大市場的中國靠攏,似已是木已成舟,走不了回頭路了。

天作之合或變調怨偶?

在中產階級佔大多數的台灣社會,當然清楚了解其在受惠於中國經濟力量加持的同時,必然也會遭到中國在政治面向上要求回饋的挾持;而一個持續成長的經濟,當然也會受到人民的普遍歡迎;可要在一個已視民主自由為生活必需品的社會中,說服全部人為了錢,而走政治回頭路,只怕也非易事。

到底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就兩岸關係所發表的「輕舟已過萬重山」的看法,是反應現況還是過於樂觀的言論?或許時間會給出更正確的答案。

但無論如何,任何一種形式的合作交流 ,結局總是難料,即便有雙方主政者的努力撮合,但也不必然一定會朝向其所希冀的正面方向發展。

真正直接感受其磨合的尋常百姓,才是最後檢驗其成效的裁奪者。雙方到底是天作之合?亦或只是政府的一廂情願?有時更為熟悉的彼此,反而可能因更暸解,而成為怨偶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