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审议刑事诉讼法二次修正案

中國警察
Image caption 中國警察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月24日審議刑事訴訟法第二次修正案,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介紹,這次修改總結了司法實踐經驗,完善了刑事訴訟中各司法機關的權力配置,堅持了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並重等原則。

一些中國的司法工作者和律師認為,雖然這一修正案符合中國的法制發展和時代要求,但限於中國的具體國情,仍然存在許多不足之處。

過於籠統

北京律師金曉鵬在接受BBC中文網的採訪時認為,最大的不足是它過於籠統,在具體操作方面不夠細緻,容易在實行過程中被人鑽空子,妨礙立法在實踐中的執行。

金曉鵬律師舉例說,在第二次修正刑事訴法的過程中,曾有立法者考慮,在公安機關偵查訊問階段加上錄音錄像的同時,還可以允許律師在場。但這一條款後來從修正法中被刪掉了。

據一些立法參與者和有關專家的解釋,刪除的理由是因為中國目前律師實際參與刑事辯護的比例只有25%以下,所以不能保證公安機關所有的偵查訊問時都能有律師在場。

但是法律人士指出,如果真要做到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並重的話,就應該把法案修正成在委托人要求律師到場的情況下,公安機關保證律師在場,而不是簡單的刪除此條款。

金曉鵬律師認為,這方面的不足不僅僅是法學家們考慮不周,更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是公安機關不願輕易的把權利給足辯護律師和犯罪嫌疑人,因為這樣做勢必限制和削弱公安機關的權力。

但是作為直接從事具體工作的律師,金曉鵬律師認為,刑事訴訟法案的修改使之與其它法案接軌,對律師的工作具有很重要和具體的意義。

金曉鵬舉例說,在已經修改了的律師法中有一條規定,當律師接受委托會見犯罪嫌疑人時,公安機關不得監聽,包括不得派人在場。但修改前的刑事訴訟法卻規定,公安機關可以派人在場。

司法解釋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刑事訴訟法二次修正案和中國的許多其它法律一樣,在書面條文中很全面周到,但是在實際執行時卻往往不能按法律做,這是公認的中國的一種矛盾現象。

如何解決這個矛盾,使法律條文成為執行法律真正的指導和規範,在金曉鵬律師看來,就必須有配套的司法解釋。

中國法律是成文法,成文法的特點是原則性的法律條文,但對每條法律條款的解釋都不很細緻,這就可能在實際執行中導致各種問題。

金曉鵬律師認為,只有最高人民法院根據刑事訴訟法修正案及它在執行中遇到的問題,及時出台相關的司法解釋,才可能使這個新修正法具有真正的具體實行效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