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企业在非洲侵犯人权

穆加貝訪問北京
Image caption 中國計劃在5年內對津巴布韋投資100億美元

《衛報》報道說,中國在非洲把津巴布韋收入囊中,當地工人批評中國企業虐待勞工。報道說,中國公司在津巴布韋建造國防學院,在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北部的工地上,有工人抱怨他們受到中國監工的毆打。

工地上有工人估計那裏有600多津巴布韋工人,300多中國工人。其中50名中國工人是管理者。據說一些中國人在工地裏面有舒適的住宅,但津巴布韋工人住在外面的棚戶裏面。

還有木匠抱怨他們工作時間太長,有的從早晨4點開始工作,有的每天從上午7點工作到晚上9點。但是一名在當地的中國工人說,中國人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8天,但是當中國人要求當地人也這麼幹,他們就不高興。

報道說,津巴布韋為建造國防學院,從中國得到9,800萬美元的貸款。為此津巴布韋在今後28年中從Marange鑽石礦的收入中償還貸款。

津巴布韋人權聯合會的負責人說,津巴布韋議會在沒有徵求人民意見的情況下就通過了向中國借貸。他還說為什麼津巴布韋要建軍隊情報學院,而不是建造大學或者醫院?

中國和津巴布韋貿易額去年達到5.5億美元,津巴布韋政府宣佈中國今後5年將在津巴布韋投資100億美元,投資額超過了其他任何非洲國家。吸引中國投資的是津巴布韋的鑽石和其他礦藏。

《衛報》的報道羅列了今年來中國在非洲的一系列「侵權」行為。2000年在蘇丹鑽取石油涉及蘇丹政府強行徵地。2006年中國監工被指在贊比亞勞資糾紛中向工人開槍;2007年在剛果簽訂缺乏透明的商業協議。

2008年在尼日爾法國公司壟斷的鈾礦被轉讓給中國,當地人抗議;2009年中國同鎮壓民主的幾內亞軍政權簽署石油和礦產協議。

2011年人權觀察組織說中國在贊比亞的銅礦違反了安全和工會法律;同年中國公司被指在津巴布韋軍隊支持下在鑽石礦侵犯人權。

讀者反饋

霍霍,十月底還在飛機上同一個法國金屬交易商討論企業社會責任。他舉的就是中國公司在非洲的惡行,我則想更深層次的討論蒙牛雙匯三鹿同他們各自外國投資人的社會責任表現,以及戰略投資者同個人投資者之間責任的不同之處。沒想到觸動了對方猶太人的複雜情節,變成種族討論,很無趣。生活本坑

不像你說的那樣吧,哪個國家地區都有個例發生吧,只是個人行為,不要政治化看問題吧。比起個別白人來,階級特分明。還是來這裏看一下,在說吧。Jam, zimbabwe

讀者【BILL ZHU】回應說津巴布韋的人民【愛】自己的【國家】,但是【不愛】津巴布韋【政府】。中國的人民聽進耳裏,可有【相憐】的【感慨】?中國在津巴布韋【投資100億美元】絕對不感奇怪,政治上在非洲插旗,經濟上開發資源當然是原因,但【不要忘記】這一點:總要【道相同】,才能【與之為謀】啊!孟光, Hong Kong

我只說事實。我曾經在津巴布韋的鄰居博茨瓦納工作過2年,那是讓我難忘的回憶。大批津巴布韋人民逃難到博茨瓦納工作,為的是逃避暴政。我問過幾乎我所有認識的津巴布韋人,他們的薪水從900人民幣/月-5000人民幣/月不等,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說他們愛津巴布韋,但是不愛津巴布韋政府。如果這篇報道是真的,中國在津巴布韋投資100億美元,那麼我對中國政府就徹底失望了。但我對我們的民族仍然有信心。我想我在這裏看到這樣的報道也是中國政府封殺Facebook和twitter的原因。每個人活在這個世上都想被尊重,如果利用踐踏別人的尊嚴來維持自己的統治,那麼,希望何在?獨裁政府又何去何從?中國的公司從來不把黑人工人當人看,動輒大罵,這是事實。我很後悔我也曾經幹過這樣的事,我當時也算是一個高級管理人員,對不起。BILL ZHU發自facebook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