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塵肺病工人的拷問與中國人權的生存權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

2015年3月,安徽淮北的兩名煤礦工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工人常在缺乏安全保護措施的環境下工作,塵肺病成為很多工人的「職業病」。(圖為2015年3月,安徽淮北的兩名煤礦工人。)

11月6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了第三輪國別人權審議。中國代表團強調了中國人權事業的成就,也遭到了很多質問與激烈的批評。宗教與言論自由、新疆與西藏少數民族等問題一直是中國人權問題的焦點。中國政府一直以中國特殊的文化歷史和基本國情為自己辯護。但是,如果我們把目光轉向中國政府認可的、甚至大力宣傳的人權領域,問題依然存在。

在中國政府的人權工作報告中,生存、發展和減少貧困是中國最大的人權。生存權、發展權是中國政府最強調的人權理念。2016年底,中國國務院發佈了《發展權:中國的理念、實踐與貢獻》白皮書,提出生存權和發展權是首要的基本人權。所以中國保障發展權的首要工作,是貧困人口的生存權得到有效保障,勞動者的工作權利充分實現。中國國務院同年發佈的《中國的減貧行動與人權進步》白皮書中,也特別強調中國政府堅持社會公平,保障貧困人口的生存權,尤其是醫療保障的權利,解決因病返貧、因病返貧的問題。

生存、發展和免於貧困的權利是中國最基本、最底線的人權承諾。問題在於,什麼是生存權、發展權和免於貧困的權利?筆者認為,是中國勞動者通過勞動可以獲得合理的報酬和勞動保障的權利,是工傷和勞動損害可以得到公共救濟的權利,是貧困和失去勞動能力的工人們能夠得到社會保障的權利。但是,在這些最基本的人權問題上,中國政府真的做到了他們的承諾嗎?

就在中國外交部在聯合國高調宣傳中國的人權事業成就,尤其是促進公民的發展權和中國的減貧工作的第二天,11月7日,300多名塵肺病工人與工亡工人家屬在深圳聚集,要求政府履行對他們的基本勞動保障的承諾,解決他們的醫療費用和生活保障問題。

圖片版權 SACOM
Image caption 11月7日,300多名塵肺病工人與工亡工人家屬在深圳聚集,要求政府履行對他們的基本勞動保障的承諾。

這些塵肺病工人來自湖南耒陽、桑植、汨羅等地,他們在改革開放以後陸續到深圳打工,在高度粉塵的惡劣環境下工作。因為極度缺乏勞動保護,大批的工人換上了塵肺病。根據中國官方的數據,中國有超過70萬塵肺病患者。塵肺病幾乎不可能是自發性的,是一種典型的職業病。但是,這些工人們沒有醫療和工傷保險,甚至很多工人因為沒有勞動合同,連勞動關係都得不到承認。而在勞動法不完善的背景下,沒有勞動合同是非常常見的情況。

當300多名塵肺病工人和工亡工人家屬聚集在深圳市社保局時,他們要求的是救命的治療費用,以維持每時每刻都在被塵肺病急劇消耗的生命;他們要求的是合理的工傷補貼,在他們失去勞動能力以後還可以維持生活;他們要求的是基本的社會保障,在很多農村家庭失去唯一的男性主要勞動力以後,老人還能被贍養、孩子還能繼續求學。

11月7日的工人維權活動並不順利,事實上與前一天中國外交部在聯合國大會上所描述的情形截然相反。300多名工人和家屬聚集在深圳市社保局的辦公大廳,希望能夠和深圳市政府協商談判。官方原本答應派出市委秘書長和工人談判,但接近傍晚時,卻出動警察強制驅散靜坐的工人,出現了暴力毆打工人和使用辣椒噴霧等手段,有多名工人或家屬因為被毆打或辣椒噴霧受傷。

讓很多工人格外憤怒的是,官方明知很多塵肺病工人的身體狀況,還是使用了辣椒噴霧這樣刺激性的武器。這可能是對很多塵肺病工人健康的再次加害。任何見過塵肺病三期的人都會對他們沉重的呼吸聲印象深刻。每一口呼吸,他們都要用盡全力。但是在當局驅離工人時,難道連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權也得不到政府的關心了嗎?

這已經不是這些工人們第一次來到深圳維權。事實上,這已經是這些工人們第七次到深圳要求解決他們的醫療和生活保障問題。一位在場的工亡工人的女性家屬提到,「從年初穿棉襖的時候我們就下來維權了,現在要穿上棉襖了,問題還沒有解決。那些話,我聽得耳朵都起繭了。」這也不是唯一的一批塵肺病工人。即使是官方認定的數據,已經有超過70萬人。很多塵肺工人還在維權的路上,而很多工人已經因病去世,再也看不到他們不知道何時才能等到的賠償了。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根據中國官方的數據,中國有超過70萬塵肺病患者。(圖為湖南的一名塵肺病患者,他曾是一名建築工人)

中國國務院的人權白皮書特別強調減少和消滅貧困。今天,塵肺病工人和工亡工人家屬就是站在深圳市政府面前的貧困者。中國減貧工作的人權白皮書也特別關心貧困中的婦女、老人、兒童。因塵肺病去世的工人,留下的就是農村的單親母親和可能失學的兒童。有些村莊裏兄弟幾個都相繼因為打工得了塵肺病,留下的是無人照顧的老人。

中國政府總是強調,各國必須走適合自己特點的人權發展道路,在不同的階段有優先發展方向和重點。那今天中國處在什麼階段?改革開放40年,2.8億農民工在為國家的發展做貢獻,但是他們自己的發展權、健康權、醫療保障權、工作權利有沒有得到保障?適合中國特點的人權發展道路到底是什麼?社會主義國家為勞動者承諾的、也在聯合國大會上給世界承諾的貧困人口的生存權能不能得到保障?

11月8日,湖南的塵肺病工人們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塵肺病工人們是不是連最基本的生存權、醫療保障權都得不到回應?這個問題在拷問當局,中國工人的人權底線到底在哪裏?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