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中國:從「秦嶺違建」案看其絶對權力的強化

奶奶 圖片版權 Mark Schiefelbein-Pool/Getty Images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原中共陝西省委書記、現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趙正永被查。趙之落馬原因顯然包括「秦嶺違建」案。中共最近製作了一部名為《一抓到底正風紀》的專題片在全國播放,該片講述的正是「秦嶺違建」的整治情況。在中國,違規建築很多,以「秦嶺違建」為題材專門拍部專題片警示全黨,可見在習近平眼中,此非小事。熟悉中國政治的人都清楚,以專題片形式來教育黨員幹部,表明片中所指的問題已經非常嚴重,需要黨員幹部防微杜漸。而片中被點名的原陝西省委主要領導,就是趙正永。

秦嶺別墅違建事件指的是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多年來違規建設的一批別墅。秦嶺素有國家公園之稱,是重要的生態保障區,早在2003年陝西省就對秦嶺北麓的生態環境進行專項整治,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此從事房地產開發建設、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別墅,並在2008年專門出台《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但自2003年來,有開發商陸續在秦嶺北麓建造別墅。雖然期間媒體也曾有報道,地方政府也一直在整治,但未能根治。針對秦嶺北麓違建問題,習近平在2014年5月進行了第一次批示,可直到2018年7月第六次批示後,專項整治行動才大規模展開,截止2019年1月10日,共清查出1194棟違建別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棟、依法沒收9棟;依法收回國有土地4557畝、退還集體土地3257畝。與這些別墅相關的腐敗案例也被挖出,多個陝西地方官員被問責。

表面看起來,秦嶺別墅違建案時間之長數量之多在同類案件中罕見,但比起習近平每天要面對和處理的軍國大事來,這其實算不了什麼,此類事情批示一次就了不起,批示兩次表示非常重視了,但在前後4年中,竟勞駕習批示了六次。那麼問題來了,習為何要糾纏此事不放?原因在於,它觸動了習近平絶對權力的神經,這是「秦嶺違建」案的本質所在。

習近平上台以來尤其是被封為核心後,中國當局一直在強調政治規矩政治紀律,強調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然而,從該專題片披露的情況看,陝西地方政府對習的批示和指示敷衍了事,以「批示」貫徹「批示」,陽奉陰違,落實不力,簡直不把習的權威放在眼裏。可見,違建之事是小,習近平說話是否管用才是大問題。在習近平看來,如何對待自己的指令,在黨的高級幹部中說話是否管用,關乎自己的絶對權力和黨國絶對主義統治能否建立以及持續的問題,這就絶不是小事。而陝西當局和趙正永正是在此事上犯了大忌,用專題片的話說,是政治站位不對。

然而,完全「指責」陝西地方當局和趙正永對習的指示批示不重視,貫徹不力,即使是站在中央的立場上,也似乎不盡然,更凖確的說法應該是,趙正永和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等用自己的「批示」來落實習的「批示」而不親歷親為,是迷信了書記「批示」的效用,同時與他們政治敏感性不強,沒有預見習的絶對權力的發展有關。

習近平對「秦嶺違建」案的首次批示是在2014年5月,此時習上台也就一年半,雖然他上台伊始即表現出很大的權力,但畢竟尚未成為權力核心,估計陝西省市兩級黨政領導當時也就把習看作比胡錦濤強勢一點的總書記,沒有想到習會有後來的絶對權力。若他們預見到了這個趨勢,或者習近平首次批示時就表現得像現在這樣全權在手,相信他們絶對會親歷親為,親自掛帥去落實習的批示的。專題片重點講述的就是陝西當局對習第一次批示落實不力的情況。到趙正永2016年4月因年齡到點轉任人大時,十八屆六中全會尚未召開,習的核心地位還未確立。因此,看待「秦嶺違」事件應注意這個時間背景。

Image caption 分別擁有205名正式成員和171名候補成員的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在5年任期內有近10%落馬。

在習沒有成為核心的情況下,特別是在2014年或者2015年,趙正永們用老眼光對待習的權力是很有可能的,故對習的批示,也用批示來貫徹,從中共黨內實際的政治生態看,不能講不重視。這裏還有一個上面所指的中共各級領導對自己的權力和批示過於自信的問題,如果習近平認為他的批示能夠解決問題,趙正永們為什麼就不可以同樣認為,在他們的一畝三分地裏,自己的批示也管用?中國素來有文件治國的說法,就實際所起作用言,領導人的指示批示講話比政府文件管用,政府文件比法律管用,部門法律比全國法律管用,最不管用的就是憲法。所以,在這種政治規矩下,地方領導對自己的指示批示肯定也是信心滿滿的,認為一個批示下去,下面的官員就會去貫徹落實,不會欺騙自己,就好像他們貫徹落實習的指示批示一樣。特別是就縣鄉基層政府而言,市委書記的批示無疑比省委書記和中央的批示好使,後者高高在上,離他們太遠,而市委書記直接決定他們的烏紗帽,所以,雖然趙正永沒有召開省委常委會專門研究怎樣落實習的批示,也未將此事向幹部傳達,西安成立的調查組領頭人的級別也不是市委常委,但他們的做法,在黨國政治體制下也很正常,換了其他領導人,在當時情況下可能也是這麼處理。

當然,在習近平看來,趙正永、魏民洲們用批示去落實,則是不可以的。雖然2014年的習近平不是2018年的習近平,但其絶對權力的心態是一樣的。從絶對權力的角度看,對於最高領袖的指示批示,下屬官員,不能僅僅也」批示「了事,必須親歷親為,過問到底,直到事情獲得圓滿解決,否則,尤其是當事情出了差錯後,會變成一個政治站位的問題。只是習近平在成為」核心「前,對趙正永們可能不便處理。現在掌握絶對權力後,不能容忍此種冒犯最高領袖權威的現象再出現,因此習近平在最後一次批示時,把它上綱上線,要求」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絶的問題「。 而我們在專題片看到,涉及此事的相關官員,都誠惶誠恐,自責沒有領會好總書記的批示精神,政治站隊意識不強。連與此事沒多大牽連的現任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也只能表態稱,「確實深感自責、內疚、慚愧。確確實實感受到:講政治、遵守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是非常具體的、是實實在在的。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痛下決心,知錯改錯、知恥後勇。」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習近平 VS. 鄧小平

經過六年對官場的嚴厲整肅,習如今是號令天下,但他一直不能忘記秦嶺別墅違建案,將趙正永們對此事件的處理看作是對自己絶對權威的挑戰。對於習而言,此案讓他意識到,雖然官員們見到自己唯唯諾諾,然而只要脫離視線,總有官員不會認真去貫徹落實指示,這樣的官員在全國可能還不是少數。這如何讓他放心?因為這樣的精神狀態和政治生態是不能夠決戰全面小康,實現中國夢的,也不能夠去應對「驚濤駭浪」的出現。他要通過這個事情,殺一儆百,進一步強化其絶對權力。製作「秦嶺違建」專題片,現在再查處趙正永,目的就是要告誡全黨,所謂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政治站隊,說一千道一萬,領導幹部親歷親為,不折不扣地貫徹落實習近平的指示批示最重要,以此強化黨國絶對主義的統治和治理。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