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醉驾未必入刑契合宽严相济的法制精神

交警檢查司機體內酒精含量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交警檢查司機體內酒精含量是否超標

10日,最高法黨組副書記張軍表示刑法修正案中「醉駕入刑」的相關條款不應僅從文意理解,認為只要達到醉酒標凖駕駛機動車的就一律構成刑事犯罪,而是要與修改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銜接,按照事件情節惡劣程度判斷,危害不大的可以不認為是犯罪。(5月11日《京華時報》)

對「醉駕入刑」,有兩種解讀:一是凡是醉駕,一律入刑;二是醉駕入刑不入刑,還得看實際情況。從「五一」開始實施的《刑法修正案(八)》來看,其本身所闡述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第二種情況,遺憾的是,無論是網友解釋,還是部分媒體的解讀,大多趨向第一種,這雖然契合某種民意期待,但畢竟是一種誤讀,在此情況下,最高法有人站出來解釋,自然是普及常識的行為,有利於法律法規在「廟堂」與「民間」之間的良性互動。

遺憾的是,這樣的解讀似乎並不能讓網友滿意,甚至有人坦誠自己被騙了,也有人認為最高法在玩文字遊戲。這些質疑,從他們自身對「醉駕入刑」理解的角度出發,還是有一定道理的。而這最高法的解釋一齣,也有法律專業人員表示:一方面,對醉駕未必入刑,可能會加大部分駕駛者的僥倖心理,有縱容犯罪之嫌;另一方面,則是與民眾期待相距甚遠,這樣的法規本身有值得商榷之處,接下來可繼續徵求民意加以改正。

理由冠冕堂皇,卻未必站得住腳。對於加大駕駛者僥倖心理而言,這是「有罪推定」,明顯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更何況,這要是合理,那「醉駕一律入刑」我們也可這樣「有罪推定」,那就是「醉駕入刑」成釀造交通事故的「通行證」,反正會入刑的,為何不製造點事情出來呢?而這,也並非不可能,就如同那違規駕駛罰款包年、包月一樣,導致違規駕駛毫無阻力,而「一律入刑」,也很可能扮演這樣的「丑角」。

至於民眾期待,這個是必然要考慮的,但這必須基於理性思考的基礎之上。當前情況下,公眾對醉駕之所以深惡痛疾,源於醉駕引發了不少的交通事故,不少人的生命與健康受到威脅。因為帶有強烈的憤怒,難免在情緒上有所反應,在衝動時不能做決定是一個常識。因而,民眾當前對「醉駕入刑」的意見,既是出於情緒衝動,難免有失偏頗。

更何況,在我國正在推行「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中,而且各地都在反覆強調與推行。而「醉駕一律入刑」的解讀,顯然不符合這種主流意識。再說了,就犯罪而言,也有犯罪未遂和犯罪既遂之分,而對二者的處罰也是大不相同的。同理,就「醉駕入刑」而言,也有造成交通事故或未造成事故之分,二者也應區別對待,這正是最高法當前的解釋緣由所在。

當「醉駕入刑」時,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對那些初次醉駕未造成嚴重後果的,對其進行的主要是道德教育,而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次,則可能因累積醉駕而入刑,而一旦造成嚴重後果,則必然入刑。畢竟,刑法的最終目的不是拘留人,也不是罰款,而是為了監督,以便更好地維繫社會安全。只要充分尊重公平與合理的原則,相信抱著僥倖醉駕的人會越來越少,因為「醉駕未必入刑」,但不代表就不入刑,這本身就是一種震懾。

注:《大家談中國》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大家投稿,請把文章發送到:按鍵 tougao@bbc.co.uk

讀者反饋

醉駕未必入刑契合寬嚴相濟的法制精神,這個論述我完全同意。但是為什麼仍有那麼多國內的人對此有所疑慮?有所異議?問題並不出在法例的本身,嚴謹周全的法例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出在【行使法例】的人,即是【執法者】和【司法人員】。實際經驗告訴國內的人民,國內的執法與司法機構是【為權貴張目】的,同一類型的案件,同一罪責的犯案者,【有背景有關係有勢力】與【沒背景沒關係沒勢力】,命運【回異】。遠的不消說,藝人【孫興】吸毒藏毒【證據確鑿】,被捕後【未逾月已被釋放】;香港名嘴兼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之子】多月前亦以同樣罪名被拘禁,發展至今如泥牛入海。僅此一例,足見中共治下的執法與司法制度,還值得人民【信賴】嗎?孟光, Hong Kong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