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学生脱衣抗议领导讲话冗长之我见

大學課堂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如果大學培養的學生都是一個模式,那真是教育的悲哀

5月25日中午始,一條「學生半裸身抗議領導講話太長」的帖子在網上熱傳。其稱,在2011廣州美術學院畢業生作品展開幕式上,校領導在台上講話,突然來了一群學生,拉起上衣躺在地上,「抗議講話時間太長」。該校宣傳部證實,確有此事發生,但不願透露具體情況。(《新快報》5月26日)

抗議領導講話冗長,而且還是半裸身抗議,產生認識上的爭議注定難免。支持者認為領導講話冗長,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具體體現,學生不僅抗議有理,而且敢於抗議的精神值得大書特書;反對者認為,校領導講話冗長雖然討人煩,但在學生面前,校領導畢竟是「長輩」,最基本的倫理道德還是要遵循,更何況「半裸身抗議」本身就有不雅之嫌。

大學的教育是培養,而不是培訓。培養就要因材施教,創造性培養人才,從而體驗到「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樂趣。而培訓,則是模式化的訓練,把不同規格的原材料打造成同一個流水線上的產品,談不上什麼創造性,當然也就無樂趣可言。

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問題就在於我國的教育,從小學到大學,其實都是在培訓,而不是培養。中小學為了考試和升學把學生培訓成做題的機器;大學為了學生就業,完全忘記了大學生不僅要適應社會更要改造社會的責任,總是想辦法把大學生由學生變成世俗的社會人。在這個意義上,雖然我國的大學動則數千畝,大樓林立,但實際上一點都不大,非常非常小。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大學之大,也不例外。我想,如果廣州美術學院也像廣西的某所高校一樣,將就業指導課上成官場禮儀課,估計不僅不會看到抗議領導講話的情景,還會時不時得到迎合的掌聲。問題是,掌聲之後,我們可能是多了一批社會庸人,要出個藝術家估計比登天還難。在這個意義上,我為廣州美術學院感到驕傲,校領導講話的時候,有學生抗議,這不僅不是一件醜聞,反而說明廣州美院開放的校風,說明了大學之大。

梁文道在他的《常識》一書中,他介紹他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學。現任校長沈祖堯在首次接受學生質詢時,就有部分學生發表具挑戰性或尖銳性的言論及問題,前任校長劉遵義被學生在畢業典禮上公然喝罵,再前任校長李國章被學生睡在路上阻擋差點進不了會場,再前一任校長「光纖之父」高錕在畢業典禮上接到的抗議信是用避孕套造成的。儘管這些新聞總是登上了香港報紙的頭版,並引起一陣社會喧囂,但香港中文大學名譽依然很好,在各種排行榜上,穩居亞洲最佳大學的前五位。

學生抗議領導的事情,在國外可能根本就不算什麼,就連總統都被抗議過。作為英國乃至全球最富盛名的學院之一的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在畢業典禮上,歷屆學生代表上台致詞時總是從出席畢業典禮的英國首相開始罵起。2001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布什回到母校耶魯大學,預備接受榮譽博士學位,結果不僅學生舉著標語高叫口號反對,一些教授也憤然離場以示抗議。2005年,在韓國最著名的高等學府高麗大學授予三星老總李健煕名譽博士學位的時候,學生喊著「反對向鎮壓勞動運動的三星會長授予學位」的口號衝擊儀式,讓此事不了了之。

如果我們大學培養的學生都是一個模式的乖乖,那真是我們教育的悲哀。「學生半裸身抗議領導講話太長」讓我們看到了大學有了那麼一點大。這是好事,只要繼續下去,「錢學森之問」就會迎刃而解,拿諾貝爾獎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注:《大家談中國》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大家投稿,請把文章發送到: tougao@bbc.co.uk

讀者反饋

有異於中學,小學,世界上【可曾見】一間學生是【必須】要【穿校服】的【大學】?可有想過為什麼?憑這點現象,足證大學是任【思想飛】,任【學術飛】之【地】,唯如是,培養出來的學生才不致是【同質】或是【相近】的【模式】,思想學術才會【精進】,才會【創新】,起【帶領時代】,【改革社會】的作用。進入大學之門的青年人對前景是充滿【憧憬】的,對生活是充滿【熱情】的,行為上是【積極】中帶點兒【浪漫】的,應好好【放手】讓他們在三五七年的大學生活中體驗學習,只要不涉【傷害】他人的身體性命,只要不涉財物【刑毀】,就任由他們【飛翔】吧。【輕狂】過後的【沉殿】,難保不是【社會和國家】之【福】。孟光, Hong Kong

我也曾多次脫衣示抗議!黨文化泛濫彌漫塗污整個社會。夜遊神, 中國 廣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