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细看中国

阻擋1989年北京長安街上坦克的勇者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阻擋1989年北京長安街上坦克的勇者

6月4日又到了,一年一次,今年是第二十二次。6月4日標誌了1989年民運因為中共的果斷鎮壓而失敗,6月4日也因為鄧小平沒有心理障礙敢於動用保衛國防用的軍隊槍口對內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而成功地保持了又二十多年的中共紅色江山。

6·4的意義

6月4日真正意義不應該僅限於一年一度的紀念,更應該是警醒有志者促進中國靠近民主自由。每一個日日夜夜月月年年年不間歇地費盡移山心力。中國歷史上一位梟雄人物曹操曾笑滿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哭死董卓嗎」。中國的6月4日悲劇被一年一度地懷念至今二十二年,情況是否與曹操笑談滿朝公卿有相似之處?

1989年的武力鎮壓使得中共躲過了王朝傾覆的政治危機,「殺他二十萬,太平二十年」,到如今已經贏得了二十二年的寶貴時光。在這二十多年裏,中共權貴階層和分得一杯羹的新利益集團形成了一個1949年以前中國共產革命目標所指的權貴買辦剝削階級。二十一世紀中國的新的階級矛盾和階級對立已然形成。文明和王朝總是滅亡於那些使它興起的原則,中國民眾聽到自由民主也許一臉茫然,

談到殺富濟貧則是心領神會,無師自通。革命不是哪一個人可以製造的,革命是不以人的意志自然到來的。中共還剩多少年?我看是可數的。中共起於共產,也將亡於共產。

當今的中共

一看,發生於2011年5月26日撫州市連環爆炸案,位於江西省撫州市市內的三處政府辦公地遭到炸彈爆炸襲擊。三起爆炸事件的攻擊目標分別為撫州市檢察院、臨川區政府大樓和及臨川區藥監局大樓。爆炸案肇事者錢明奇表示不想學錢雲會被人弄死。他的行為也表現了不學習多年前連環爆炸居民樓的瘋子,而是學習上海閘北公安局揮刀斬殺警察多人的北京刀客楊佳,更前進一步向政府機構發起神風敢死隊式的進攻,以自己的生命向中共政權挑戰,拼個魚死網破。

二看,發生在最近的爆炸事件:5月20日四川成都富士康廠房爆炸,3死15傷;5月25日黑龍江哈爾濱公交車爆炸,一人受傷;5月27日陝西寶雞氮肥廠爆炸,爆炸聲濃煙驚動全市;5月28日成都公交集團公交車場爆炸,1死2傷。說明了中國民眾在中共惡政下產生內心憤懣正在選擇宣洩的普遍性。

三看,內蒙古發生近30年來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牧民莫日根為保護環境遭碾斃引發全蒙古的抗議潮,持續超過一周。這是繼2008年3月西藏拉薩藏人抗暴和2009年7月新疆烏魯木齊大規模流血騷亂事件以後再一次發生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大規模群體事件。

其他更為深層的矛盾和衝突在中國已經是比比皆是,埋藏在民間的對政府的無奈和怨恨更是無計其數。中共面臨民間的政治對立和反抗正在不斷升級,胡錦濤用政治高壓維持的「和諧社會」越來越走向了反面。尤其是江西撫州爆炸案,更可追根尋源比較中國曆代王朝末年的政治亂相。錢明奇的三連環爆炸案,其想像力和創造力,對當今中國上下腐敗的官場和黑暗政治,威懾力也許可以直追秦末的陳勝吳廣,唐末的王仙芝黃巢,元末韓山童劉通福。中共集團繼續執迷不悟,不盡早改弦更張,「莫道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的疾風暴雨不久就要來臨。

發生在中國的「茉莉花革命」,虛擬的大於現實的,雖然未具規模,但已經令中共當局極度恐慌,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在中共的嚴密控制下的中國,決定了「茉莉花革命」的特性,就是「無組織啟動和網絡的串連」。

從2月17日網絡啟動,2月20日正式出場,發展到今天,中共嚴密防範,比較有效的遏制住了這場「革命」從虛擬轉變成現實。可以看出,中共政權的恐慌空虛和色厲內荏,採取了一貫的手段,力爭將「茉莉花革命」掐死在襁褓之中,消滅在萌芽狀態。中共自己很清楚,「茉莉花革命」一旦在全中國蔓延開來,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就會如同熊熊烈火或者滔天大水。

互聯網時代的「茉莉花革命」

今天形勢相對於1989年的那場學生運動有很大的不同。89學運以學生為主體,學生無意要求中共下台,並不直接造成對中共政權的威脅。但是鄧小平卻實在地感受到那場運動可以成為衝破中共政權最後一道堤壩的滔滔洪水,因而下令武力鎮壓;當時國際環境也有所不同,東西方冷戰還沒有結束,美國為首的西方一無勇氣二無見識,只對中共進行口惠而實不至的道義的譴責和短暫的經濟的制裁。

今天的「茉莉花革命」通過互聯網發生的時候,中國積壓下來的民怨已經不可能使得中國民眾像八九年時候一樣冷漠旁觀,而會尋求一種歷史機會徹底地改變中共的政治統治;在國際上,由於東西方冷戰不再,中共同意識形態互為依托的政體也不再,雖然西方普遍地對中共綏靖,助長中共的實力,但是一旦中國發生重大政治變化,也會乘勢推波助瀾。

當今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即使有決心和意志但卻不再有能力命令野戰軍用武力進行鎮壓,而且美國為首的西方也會由於反恐戰爭已經擒賊擒王擊斃了本拉登,全球戰略進行微調轉而對殘餘專制政權不利。

中共動用武力解決的機率在降低,現中共領導人的武力鎮壓的決心和意志也在降低,軍人服從命令鎮壓「茉莉花革命」民眾的可能性更在降低,整個形勢不可於20年前同日而語。而且可以預見,「茉莉花革命」如果得到進一步激發而啟動,中國的政治變化很有可能是通過民變到兵變再到政變。也就是茉莉花行動引起「民變」,中共高層冒死一博發佈命令進行鎮壓而引起軍隊掉轉槍口產生「兵變」,進一步導致中共的倒台而形成「政變」。

蓄勢待發的各種力量形成合力,匯聚形成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衝刷中國綿延千年的專制政治,讓中共成為中國最後一個專制王朝,成為歷史翻過的一頁,才是紀念「六四」的真正意義所在,根本之根本。

讀者反饋

如柴玲女士所回憶的,在一些善良的「佛教徒」的幫助下,躲藏在船板下4天5夜,逃到了香港,然後輾轉歐洲最後到了美國。請問王丹先生為什麼你們這些所謂的「民運領袖」們大多最後都可以流亡海外,而且至今都可以衣食無憂?為什麼那些你們的同學或者老師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牽連以至於影響了一生!我同情那位失去獨子的母親,這位母親對於兒子的不幸刻骨銘心,但是她似乎從未想過是誰把她的兒子推上了這條不歸路;是誰在20多年裏用在那天逝去的年輕生命的鮮血不斷的染紅自己頭上的「民主自由鬥士」的光環!請你們用自己的鮮血去實現你們的理想,同時也請你們不要把你們的理想建立在別人的施捨之上,希望你們能夠成為這個時代的唐吉可德。Jerry, Belgium

「中國的政治變化很有可能是通過民變到兵變再到政變」這樣的想法未免過於簡單了,殊不見當今的警察、國保是怎樣的行徑?他們也許能成為諸如《讓子彈飛》裏的武舉人,但是發生了兵變中國的新疆西藏勢必暴亂......那時又將是怎樣一番場景?暫時沒有想到好的辦法,個人拙見,歡迎拍磚。民主自由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