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城区内涝不能让水务部门自己扛

武漢降暴雨,交通幾近癱瘓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武漢降暴雨,全城多處交通要道積水嚴重,交通幾近癱瘓。(新華社圖片)

6月武漢城區嚴重漬水影響市民交通一事,沒有隨雨過天晴一抹而去。7月20日,武漢市紀委、組織部對漬水事件相關人員發出追究責任的通報。(7月22日《人民日報》)

在山洪暴雨考驗中,我國許多城市都成為國內版「威尼斯」,人流成「漂流」,汽車成「潛車」,還有許多生命「下去就沒影」。官員解釋說怪天災,專家解釋說怪「水賴」,就是沒說是「人禍」。當輿論直指「人禍」時,官員、專家雖然嘴皮子還挺硬,但臉上早已被詰問的「花容失色」。可惜諸多權力一方面推卸責任,一方面「自我保護」,「城市內澇」以前並沒有出現問責。

武漢市紀委啟動城區漬水問責,無論如何也比其他城市的「包包裹裹」強多了。一攬子水務部門的官員、幹部立刻被問責的「惶恐灘頭說惶恐,伶汀洋裏嘆伶仃」,彷彿這就是結局。筆者以為這仍是治標不治本。因為暴雨成澤國有時讓水務部門也無可奈何。即使所有的排水設備一起上,所有的人員不休息,也難敵暴雨瞬時傾瀉。地下排水管道阻塞,城市防洪湖、塘、河、渠、溝、槽幾乎被建築吞噬,高樓大廈只顧蒸蒸日上,不顧排水問題。城市規劃幾乎把山洪暴雨忘記,到處都成了城市的「蓄水池」,甚至成為城市「水庫」;單純問責水務部門,不是有點冤麼?

一個城市抗擊山洪暴雨是多元的。也就是說城市建設也要「水利至上」。該逢山開道的要逢山開道,該遇水搭橋的要遇水搭橋,該順應自然地理排水的要順應,該擴大地下管道洩洪的要擴大。水務部門只能肩負起常規的城市排洪任務;突來的山洪暴雨主要靠多元化「綜合排水」;單靠水務部門是靠不住的。城市內澇責任不能讓水務部門自己扛;城市管理者、規劃者、設計者、實施者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急功近利的城市規劃,造就了城市內澇下的「內急」。城市「內澇病」必須從城市科學規劃、長遠規劃、保障實施處「治療」。以前的城市規劃基本上都是「權力規劃」,權力執意急功近利揚政績,專家就會跟著權力的感覺走,遲早會走「下水」。

現在城市逢雨必澇,就是錯誤城市規劃、錯誤的執政宗旨結下的錯誤的「癌變性腫瘤」。靠「打針吃藥」、小打小敲根本治不了。必須對整個城市排水規劃動「大手術」,按照城市多元化排水規律規劃、設計、施行方可治理。只抓著水務局的辮子救不了城市「內澇急」。

城市規劃急功近利也是一種禍國殃民,必須建構在科學規劃和尊重自然規律之上。為了防止城市規劃不被權力綁架,保障科學規劃進行到底,有必要給城市管理者、專家戴上問責緊箍咒,把官員、專家的飯碗「押」在科學規劃,保障實施上,城市「內急」才有望「根治」。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