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反思车毁人亡的温州惨剧

溫州動車組追尾事故現場挖掘了數個大坑
Image caption 溫州動車組追尾事故現場挖掘了數個大坑,引起網民質疑.

二十三日晚上,溫州南站附近發生兩列和諧號動車追撞慘劇,近四十死,近二百傷。事發後,武警、消防、鐵路人員抵達現場,但沒有全力搜救生命和尋找屍體,有人更列隊等候領導前來集體演戲。

為了趕快讓鐵路通車,當局在凌晨兩點多即草草宣佈搜救結束,不顧車廂內還有活人和屍體,又悍然把直立車廂截斷推倒,任由它自由墜落。有位記者僥倖死裏逃生,女童伊伊大難不死,還被當局稱為奇跡。

更可惡的是,當局聲稱為了搶險,出動大型機器挖掘十米寬深坑,掩埋動車殘骸,疑似毀滅證據,否則難以合理解釋。任憑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如何鞠躬道歉,也抹不走鐵道部害人慘死、見死不救、謊話連篇的三大事實。二十五日傍晚,遇難者家屬聚集在溫州市世紀廣場,靜坐抗議,要求查明原因,追究責任,但官員只答應傳話而已,引誘家屬接受五十萬賠償了事。如無更廣泛的聲援行動,恐怕事件將會不了了之。 關於事故原因,官方最初說是因為雷擊導致設備故障。這種說法顯然不合情理。即使雷擊導致臨時停電,但前車遭後車追撞之前,已經重新通電且緩慢增速,但卻隨即被後車追撞,足證前車沒有嚴重設備損壞。

況且中國幅員遼闊,每天雷電處處,倘若舉輕以明重,既然動車都如此脆弱,全國高鐵都不正是充滿同類突發隱患嗎?

此外,有人認為後車司機潘一恆可能由於精神不振,以致延誤剎車。但這種說法也不足採信。中國早已在零七年自主研發列車自動控制系統(ATC),如無失效,理應在進入危險緩衝區後,計算機系統自動啟動減速剎車裝置,無待司機手動剎車,否則難以想像該系統自動控制了些什麼。

由此可見,事故的真正原因在於防追尾計算機系統失效。系統失效,至少有兩種可能性。可能是由於系統本身早已存在嚴重缺陷,也有可能是由於當局為了調整動車進站頻率和密度,或可能顛倒列車前後行駛次序,或可能為了應對雷擊干擾,人為地、草率地關閉了肇事路段的防追尾計算機系統,改為人手調度操作,罔顧安全距離,以求疏導車流,讓列車更快進站和離站,最終導致慘劇發生。

二十八日,上海鐵路局表示,溫州南站訊號設備設計有嚴重缺陷,在雷擊發生故障後,為後車提供錯誤訊號,紅燈誤為綠燈,調度員也未發出預警,導致列車相撞。然而,雷擊故障不是應該導致紅燈變成無燈嗎?怎會變成綠燈?儘管真相仍待查明,但從當局立即掩埋肇事車廂,把可能沒有失靈的設備摔至不堪使用,極可能有意將人為過錯推卸到沒有失靈的機器上,值得公民追蹤跟進。

在沒有查明事實的前提下,鐵道部黨組竟然以承擔政治責任為由,把上海市鐵路局長、黨委書記、電務副局長等三人立即免職,旋即把本應為零八年膠濟鐵路三宗列車出軌事故負責的鐵道部總調度長安路生,調返出任上海市鐵路局長,充分體現了鐵路王國封閉、官僚、腐敗、不負責任的特色。

不難想像,高層有意繼今年年初把原鐵道部長劉志軍(江澤民親信)撤職後,趁勢清除異己,換人布樁。事實上,真正要為死傷慘劇負責的,是鐵道部半軍事獨立王國所依靠的專政體制。沒有中共高層放任鐵道部斂財稱霸,跟高官利益均沾,根本不可能發生這類慘劇。

在中國,鐵道部擁有自己的法院,擁有不經銀行體系發債的特權,負債比率超高也無人喝止,獨吞零八年四萬億振興經濟撥款的一萬億,聲稱為了建設全國高鐵,八次提速,大幹快上,財務惡化,質量成疑,與這次車毀人亡不無關係。如果只有官員鞠躬道歉,走馬換官,而不大刀闊斧瓦解鐵路王國,終結專政特權體制,類似慘劇只會不斷重覆,此恨綿綿無絕期矣。

注:本文不代表BBC的觀點和立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