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让潲水油“改恶从良”路在何方?

警方查獲潲水油窩點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重慶警方查獲一生產、銷售潲水油的窩點(新華圖片)

「堵疏結合」框架下,成都試點能否成行?備受關注的餐廚垃圾將如何處置?商家與城管能否結束「游擊戰」?

昨日上午,成都市城管局黨組書記、局長郭曉鳴率隊做客《成都面對面 政風行風熱線》,與市民溝通城市管理與城鄉環境綜合治理的熱點難點。而在昨日的「溝通」中,我們欣喜地看到,市民參與城市管理的熱情越發濃郁,建議與倡議也越來越多。(10月19日《成都日報》)

資料顯示,潲水油不但含有多種毒素,能給人體帶來各種疾病,還有一定的致癌性;因而民眾談「潲」色變。而潲水油檢測雖然不是世界難題,但目前畢竟還沒有檢測儀器服務市場,執法談「潲」頭疼,在短時間內肯定還要持續。面對法律懲處空白,面對檢測儀器仍在「胎中」,政府對潲水油正面「阻擊」,顯然難以保障公眾健康安全。

筆者以為,政府短時間內打不響「阻擊戰」,卻可以從回收利用上「收編」潲水油;這無疑是減少潲水油坑人的妙招之一。關於潲水油回收利用並不是天方夜譚,國外早有回收利用成功經驗。荷蘭皇家航空公司利用地溝油提煉出航空燃油,技術也不是太尖端,不過是對植物油進行脫氧處理,然後進行一系列有機化合過程,就可以變廢為寶;我國新型燃料開發不妨從此放大。

眾知,我國航空燃油高度緊張,國際油源不僅價高,而且沒有供應保障;以潲水油提煉航空燃油,則能大大緩解油源緊張,並多了一條保障之道。我國有這個技術儲備和研製能力,何不對潲水油「一網打盡」,進而轉化為航空燃油,擋住潲水油的地溝之路、餐桌之路呢?

其次,我國國內也有潲水油製作生物柴油先例;而且在福建已經有了生產企業,大規模生產已經成行,利潤也是豐潤客觀。只是原料供應七長八短,非法收購地溝油企業也在激烈競爭潲水油,致使該企業可持續生產陷入困境;何況潲水油轉化為「餐桌油」利潤更高、效率更快,直接讓潲水油轉化生物柴油企業因原料短缺停產。

因而,潲水油「改惡從良」必須具備三個條件。一是政府加大對違規潲水油收購企業的打擊;二是政府扶持潲水油「改惡從良」企業;三是政府設立潲水油回收網絡體系,保證潲水油「改惡從良」企業生產原料。三者政府都要不差政策、不差錢、不差扶持;潲水油變廢為寶才能浮出水面。

擊退「潲水油」不妨從政府回收利用開始,潲水油並不是萬惡之極,而是政府對潲水油「改惡從良」缺乏智慧。破解潲水油「作惡」的一劑藥方已經找到,就看各級政府如何對症下藥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