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不是末日,反而是梦醒之时

香港民主派人士今年6月30日舉行遊行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民主派人士今年6月30日舉行遊行,爭取香港全面普選。

泛民大敗,建制派大勝,不少人認為這是香港民主的末日。

其實末日與否還言之尚早。面對建制派來勢洶洶,你怎知道這不是置諸死地而後生,或是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再受重挫?然而,現在不宜預測未來,而是急需痛定思痛、檢討錯失。或許八九六四與零三七一的美夢讓不少民主派中人陶醉經年,目下的敗局正好是夢醒之時。

去年的「五區公投」功敗垂成,加上「起錨」分裂泛民,今年公民黨又在外佣居港權案及港珠澳環評案上遭猛烈攻擊。如今多位民主派大佬墮馬、人民力量造反失敗、社民連更幾乎被連根拔起。民主前路茫茫,有人歸咎泛民不懂同仇敵愾、只顧内鬥,政黨本身的策略也有誤。這或許是正確的。

也有泛民中人辯說,這次區選是中共開盡動員機器的結果,表明香港已經日漸赤化,這或許也是事實。選舉結果反映的是港人講現實多於民主自由,這就更加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民主派最不敢面對的是政治覺悟性不高的市民,他們對公投、票債票償、投白票等確實所知甚少。對大部分街坊而言,爭取雙普選、抵抗地產霸權,重要性可能比不上蛇宴齋宴的所謂「地區工作」。如果民主派視區議會為展現政治理念的場所,很抱歉,其實那裏已淪為街坊福利聯誼會了。

不切實際的高估與低估

港人的所謂「公民質素」,就是收誰兩件月餅或是誰爭取人大釋法禁止菲佣居港,就會向誰投下神聖一票的選民。你可以責怪他們愚昧無知,但他們本質就是如此。筆者甚至膽敢假設香港有特首普選,也是梁振英或範婦人之流獲勝 (說不定像李光耀及普京的民選獨裁者才是港人的至愛哩!)。公民黨聲稱港人相信法治是成功基石,偏偏這種港人只是少數。大部分人不會因為你捍衛過什麼而感激你,只會因為你造成一點點損害而離棄你。這很令人傷感,卻是事實。

既然港人以選票表現自己不需要普選、不反對霸權、不稀罕法治、不抗拒中共,有些憤世嫉俗的人便說:就讓建制派與中共港共連手,將所有港人都趕入窮巷吧,到時這些無知的人就會後悔云云。可是,持有這種想法的人也是無視現實的。香港的堅尼係數高逾0.5,社會早就不是正常的狀態了,但你看到大批赤貧人士上街示威嗎?如果籠屋、」劏刀」房已不人道,為何還會有棺材房?佔領中環反資本主義的,難道是深水步與天水圍的居民?如果說公民黨太高估港人的智慧水平,這些民主憤青則 太低估香港人的承受能力了。

非蛇齋餅粽 便勇武抗爭

既然人心不古,敗局已成,若然香港的民主運動還要走下去的話,泛民更需要建立嶄新的思維與共識,以圖適應時局,重奪主導優勢。

關於路線,筆者有三個觀點。首先,泛民要放棄曲高和寡的潔癖政治。公民黨的大狀專家們「優雅地」抗爭,認為市民眼睛雪亮會明辨是非,外佣案一役便證明這種姿態正好是致命傷。畢竟政治就是權力鬥爭,政黨就是黨同伐異,理念重要,手段更重要,要取得當中的平衡。道德正確但不利於爭取大眾支持的,放棄也是迫不得已。政黨可以在宗旨上捍衛自由民主,但方法上不必嫌低級市儈,否則你不如做壓力團體。如果你不介意用蛇齋餅粽籠絡街坊順道推廣民主法治,你便成功了一半。

其次,潔癖的泛民仍視「民粹」如病毒,害怕製造社會恐慌,挑起排外情緒。但他們似乎未看清民粹的背面(正面),其實是「本土意識」。捍衛香港人的利益不一定就是排外,更應看重本土意識有團結內部的號召能力。假如香港有一個像台灣民進黨的本土政黨,打著「我系香港人」的旗號來抵制中港融合及大陸孕婦闖關,筆者將無條件支持。評論家陳雲鼓吹的「香港城邦論」在坊間引起不少迴響,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新論述。

第三,既然社民連與人民力量的激進路線不獲普遍支持,那麼就請不要對選民或議會再存寄望,敗選的激進政黨更不須為討好選民而搞地區工作,甚至不須自稱代表選民,僅僅代表自己便足夠。全港的民主戰士就從四方八面集結,重奪街頭,勇武抗爭,走回到未有議會前由少數精英組織的民運之路,愛跟隨的人就跟著來吧。

可是,正如筆者說不要高估香港人的民主質素,你或會問:即使民運成功,雙普選到來,但依然由親共建制派把持議會,民主派仍處劣勢,甚至迎來民選獨裁者,怎辦?這不是更恐怖的陷阱嗎?

前路是康莊大道還是萬丈深淵,已不由我們去猜測,因現今需要迫切面對的是眼前的困局。面對權利與自由被收緊(遞補機制、網絡廿三條)、親建制的人大增,如現在還不猛然醒覺、負隅頑抗,恐怕日後連發聲的機會都沒有。

假使一天香港還未有如歐美國家的普及民主政制,或是中共港共就如對付艾未未與趙連海般,最終把民主派打壓至殘廢,香港的民主運動還是不會罷休的。尼採所過:「一些人統治是由於他們願意統治,另一些人統治是因為他們不願意被人統治。」我就是後者,不代表誰,只代表我自己。

注:《大家談中國》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大家投稿,請把文章發送到:按鍵 tougao@bbc.co.uk

讀者反饋

作者太滑稽了:「我就是後者----不願意被統治者」。你是港人吧?那你過去被英國人統治,現在被行政長官統治;美國人被總統統治;你以為你是誰啊?只有你當了行政長官,才不被人統治。可惜你不配!不具名

朗思先生,根據你的觀點,所有香港居民都很愚蠢,他們不懂什麼叫民主。只有你真正懂得民主的含義,因為你所支持的政黨在選舉中落選了。(Hi Mr.朗思,According to your opinions, all residents in Hong Kong are stupid. They don't understand what is "Democratic". Only you truly know what is true democratic because the group you supports failed at the elections.)Tony Chow, US

很悲壯。未署名

港人渴求無拘無束的生活、安居樂業、有機會容有志者向上奮搏.港人崇尚自由,但「民主」是乜冬冬(啥東西),看來不是那麼多人明白,包括那些翻過某某主義三幾讀物、把街頭暴力帶進議事堂的所謂「民主鬥士」,更莫說那些所謂「泛民」擁躉.一人一票是尋求公平選舉方法其一,有其優劣,卻總不是民主的最終目標.「民粹」是鄉愚,盲目「反民粹」又是甚麼?即使並非為求邀功嘩眾而兵行險著,即使只是書生冬烘,但不食人間煙火「優雅地」為環保為人權抗爭之前,可曾想過「民主」裏的「民」是何所指?異鄉人, 澳大利亞

擅於搞組織,精於文宣工作,強而有力的指揮調配,加上充裕的財力與物力支持下,中共旗下的組織在【區選】中【大獲全勝】是【當然】也是【必然】的結果。就算沒有所謂激進派的參與,泛民派也【改變不了】【大敗】的命運。缺乏財力物力與人力支持下的泛民派,單靠在區內努力耕耘,效果只會是【事倍功半】。港人對【政治】日趨【冷漠】下,【民主抗共】的【力量】,不論是激進也好,溫和理性也好,妥協也好,前途必然是【坎坷】的,只能【聊備一格】。展望未來,香港的【司法制度】若然【失陷】,港人一貫捍衛自由人權法治的精神與勇氣,將被冷漠愚昧無知的烏雲完全掩蔽。香港,將會淪為國境之南一個人性盡被扭曲的城市,【黑與白】,【是與非】,將【失去了】【界線】。單靠小部份人的【呼喚】與【努力】,是挽救不了【瀕臨滅頂】的命運的。當下港人【普遍失落】了一樣東西,就是對【自由人權法治】的【嚮往】與【堅持】。孟光, Hong Kong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