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乌坎人民,我为你自豪!

廣東陸豐烏坎村村民抗議政府奪走土地
Image caption 廣東陸豐烏坎村村民抗議政府奪走土地,要求歸還

我爸爸是陸豐人,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我,我也是陸豐人,不過我並沒有在陸豐生活過。陸豐是我爸爸及爺爺奶奶上兩代人生長過的土地。但是,我去過陸豐市,也去過市郊的烏坎。在我童年的記憶中,那裏有海,有山,有水田,是個魚米之鄉。

然而,就是在這麼一片美麗富饒的土地上,自從來共產黨,竟然處於飢荒和半飢荒狀態,據統計,在上世紀60至70年代之間,那時候,烏坎村人民不得不用腳進行投票,有一半的人冒死偷渡到香港和海外,為了生存,為了自由。

80年代中共進行經濟改革後,開始時人民生活還有所改善。但是,好景不長,到90年代,隨著中共的房地產熱的開始,黨的各級領導,開始打這裏的農民的土地主意了,一片又一片的土地開始被賣掉,官商勾結的買賣,而且買地的錢幾乎都落到各級領導的腰包。

時間轉到2011年9月21日,五千多村民組織起來,成立「村民自治會」和「婦女聯合會」,逼走了共產黨任命的官員和警察,包括烏坎村書記,接著全體村民民主選擇出自己的管理人員。

這一次,烏坎村人民,不再用腳投票了,不再背鄉離井,不再漂洋過海;他們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把被共產黨剝奪的一切權利:對土地的權利,集會結社的權利,成立社團組織的權利,……把這一切天賦的人權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裏。在幾十天的日子裏,烏坎村農民成功建立並運作了一個鄉村民主政權,用事實證明:中共及其御用學者編造的「中國人素質差不適合實行民主」的理論,是百分之百的謬論謊言。

目前,在中共幾千警察海陸兩路的圍困之下,烏坎村的民主政權已經堅持了約三個月。雖然中共當局可能進行暴力甚至血腥鎮壓,就像它89年春天北京屠城一樣,就像它半年前用裝甲車鎮壓廣東增城民工的抗議一樣。

但是,無論結果如何,這個新生的民主政權出現,都將是中國歷史破天荒的重大事件。尤其重要的是,烏坎村人民的抗爭和對民主制度的實施,這標誌著佔中國人口絕對多數的農民已經完全覺醒,並且站在爭取人權和民主的第一線。隨著八億農民的覺醒,專制獨裁統治的末日就要到了。對此,不管中共信不信,反正我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國人也信,除了少數還處於被洗腦狀態的人以外。

烏坎是秦朝末年的大澤鄉,烏坎是兩百多年前北美的列剋星敦,烏坎是一百多年前的武昌,……烏坎人民,作為你的鄉親,我為你自豪!

讀者反饋

烏坎民眾維權的暫時勝利。是一次中國大陸人民維權的鬥爭勝利,也會是一次歷史代表性的事件。另外,汪洋這個地方大員的表現,也值得審視和謹慎歡迎。同時也宣告了胡錦濤強硬打壓政策的不得人心。一味的強權打壓,就是胡式的那種斯大林主義路線,是不是能給中國帶來真正的穩定和團結呢?汪洋處理烏坎事件,顯然是中共政權對內難得的放低身段,但顯然目前問題解決的基本讓多方滿意。這也讓人想起晚清的維權,要知道,國進民退導致的滿清民間維權(保路事件)也正是導致滿清垮台的革命導火索。多把權利讓給人民一些,天不會塌下來,汪洋希望能更進一步。汪洋值得鼓勵

將介石曾說過(大概):不是共產黨的罪惡沒有被揭露,而是在共黨統治下的民眾沒有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是不會覺醒的•••Kk, HK

驅逐馬列,恢復中華,重建民國,平均地權。加油烏坎, 旅美中華民國大陸地區人

文章並沒寫出好情況。僅就為什麼WK支持中央做評述。這樣做無疑可以讓中央進入進退兩難的局面,和,則各地皆效,最終其威懾不在強壓,則天人公憤,民心背離,中央也終將落幕。所以支持中央,是本次事件最為成功,也最為巧妙之處,是故此事方懸而不決,地方ZF不敢妄為,其他地區皆可效仿,二中華人民的集體意願才終將會實現。luo, 中國

民主的曙光。未署名

明顯太樂觀了。leon, 中國

不知道這只是一個獨立的事件還是能成為一系列事件的源頭。今天詢問身在廣東的同事,居然對此事一無所知,真的要敬佩黨在網絡時代還是如此嚴格的限制消息的能力。BOB, Germany

烏坎的民眾確實令人欽佩。亮點之一就是目標明確,就是要反腐,而沒有針對共產黨執政提出批評,甚至還為毛大唱讚歌,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二是善用媒體,但又不過於依賴媒體。既利用了政府怕外壓的心理,又從事實上撇清了與外來勢力勾結的屎盆子,讓那些無理指責不攻自破。三是行動統一,進退有度。這可能跟當地宗族傳統有關係。但願北方地區也能出現這麼抱團的民眾群體。未署名

一個民權事件, "成敗"不在於是否敢鬧, 而是看訴求是否有節制, 結果是否積極, 對社會有利. 6.4的教訓就是沒有節制, 非得把共產黨搞下台為止, 結果讓改革派下台, 社會倒退幾年. 這次烏坎的民權運動如果有節有制, 把目標局限在非法徵地上, 取得經濟勝利, 那些當事的貪官自然會倒霉(後者似乎不成問題, 但民眾是否得到長期好處, 則要看民眾領袖的智慧了). 國內小規模的抗議並不少, 如果目標明確定義了, 成功率也不低. 中國民主的最大敵人是民眾自身. 動輒要求改天換地, 結果只會害己害國. 如果能把目標定的小一點, 成功率會高, 也會逐步培養社會的承受度.身在外, Woodbury, MN, USA

共產黨從來就是這樣…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水深火熱。未署名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烏坎村的起義可以載入史冊!未署名

烏坎好樣的,烏坎加油!未署名

作者寫的文章,如果放在年60多年前民國時期,再把共產黨換成國民黨,通用...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但是麻煩您能不能換個角度去批評,這種俗的不能在俗的文章,頓時我內牛滿面... 加蓬

跡象表明 :血腥鎮壓烏坎村的行動將於聖誕節開始。湊數

除非我們自己深受其害,否則我們自己沒有理由發自內心地怨恨他人。就像您不能聽別人說有海嘯就真的相信有一樣。也許我們應該更為冷靜,就像很多民主國家的國民一樣。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不值得信任,並不是所有的政府官員都一心想著賺錢。除非作者您,有自己的經歷和遭遇,否則我將無法說我能理解您的言詞。雖然政府給您,包括我在內留下的印象並不好,非常不負責任,但這並不能完全成為我們認為政府將來一直也會這樣的原因。因為總有更多的新鮮的血液進入政府部門,隨著不合時宜的老一輩的一些思想的慢慢消失,我們其實是有理由相信未來的。雖然這會比較漫長。但如果您對這個國家還有愛,那麼請您也試著相信他。太陽永遠比寒冬更有力量。未署名

國內民眾,知之甚少。Heika, NK,ROC

你的文太偏激,有太多的私人感情。請問你怎麼知道過去那個地方就很富饒?聽你的祖輩說的?他們說的就一定可信而沒有過分誇大?其次,世上沒有完美的國家和政府/政黨。哪些政府無錯了?美國還在全球四處殺人放火干擾他國內政挑起暴亂殺害平民,你怎麼不去指責或評說?還有,不要事事都抓著過去不放,89年的領導和現在的不是同一人。按照你的想法,如果你的父親做過壞事,你是否也會去做事?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不要混為一談。中共垮台的危險比繼續執政還危險,因為那會引狼入室(比如利比亞),而且那時候又是民不聊生天下大亂,更多百姓受苦。而且如果有新政權,他們也未必會實現你心中的民主。不管怎樣,我很高興你沒有寫讓北約打中國。未署名

起來吧,不願世代做努力的人們,總有一天,我們的民主會到來的,但是前提是要團結一致!!!未署名

讓我們來看看一段中國制式的歷史論述: 1927年春夏之交,正值北伐戰爭向前發展的緊要關頭,國民黨反動派背叛革命,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這時,英勇的海、陸豐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舉行了武裝起義。這一年的4月,中國共產黨召開「五大」,彭湃當選為中央委員。8月,他參加了著名的「八·一」南昌起義。其後,他隨同南昌起義的部隊回師廣東,南征潮汕,衝破國民黨反動派的重重封鎖,轉移到海、陸豐,組織農民自衛軍,再次舉行武裝起義,解放了海豐、陸豐縣城。兩縣在11月間先後召開工農兵代表大會,產生了工農民主政權——海、陸豐蘇維埃,提出「實行土地革命」的口號。背負了幾千年封建重擔的海陸豐農民,第一次當家做了主人。Liu YC, Taiwan

如果大陸人民都起來爭取自己的權益,那麼中共的的獨裁統治必然會崩潰. 未署名

完全民主不會一役得來。充滿激情時,更要懂得理性的妥協, 那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村民主自治下,中央和省市鎮的政治權力應該如何構建呢? 如何才能讓中共承認通過真正民主選舉選出村代表的政治地位呢?未署名

呵呵,各位反共都反的不認識字了~人家烏坎村民每一條標語上都寫著要支持中央處理,也就是說支持並信任中央,各位「支持烏坎村民」的也支持烏坎人民支持中央?!z aus

民主之趨勢不可擋。民主

向烏坎人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Wang, hz

烏坎村民的抗爭是為爭取作為人的最基本的尊嚴.我為烏坎人民感到驕傲!中國的各級共產黨當權者一步步侵吞了人民的生存權.自從1949年以來,從互助組,人民公社,農民變成了次等人,到了如今,愈演愈烈!農民只有團結起來,用民主的方法,與共產黨當權者講理.奪回自己的土地!奪回自己的權利!奪回自己的尊嚴!xiaoxaio, dk

作者是不是被洗腦了???宋威, 中國

驅逐共匪,恢復中華!怒民, 天朝

有【切膚之痛】,【起來抗爭】,這是【很自然】的反應,舉世皆然,不這樣【才怪】。中共建政以來對人民【用狠使狠】的事例,可謂俯拾皆是。烏坎人民奮起抗爭只是紜紜衝突事件的【冰山一角】而已。現時中國國境之內,【政商勾結】,【巧取豪奪】,已達到【極致】的階段。中共對【人權宗教】的【踐踏迫害】,更做到【快狠凖】的境界。【苟如此】方能造就一個【大國強國】,你【可願意】做這個國家的人民?只要受迫害的人民不失【反抗到底】的決心,互相【支持呼應】,中共在人民【憤怒】的【洪流】中【沒頂】是【指日可待】的事。此際,【沒理由】為烏坎人民的抗爭感覺【自豪】,為什麼值得【自豪】?這只是反映自己【怯懦】、【服膺強權】和【袖手旁觀】的心態而已。孟光, Hong Kong

烏坎人民為自己奮鬥出奪回自己的權利,確實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情,也讓一些腐敗勢力收到了懲罰。 但是筆者的態度是不是太過偏激?放到讓事情的整個評論帶有很明顯的不客觀性。 任何的黨派執政,腐敗都必然存在,德美日韓,頻頻出現的重大事件一次次衝擊著大家對所謂民主強國的單純憧憬。 共產黨執多年來至當下,中國社會整體的進步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人民生活也算是安定,您這樣激烈的語氣若是引起不良社會恐慌,不是害的人民失去安定生活嗎?退一萬步而言,若是如您所願,那麼又將是民不聊生。未署名

偉大的人民.(great people.)jim yang, NJ, USA

民主會來到的,從烏坎開始.民主萬歲, 中國

長大息以掩涕息兮,哀民生之多艱。未署名

加油,烏坎.Chang, 洛陽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