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梁振英时代前夕的三种幼稚病

當選翌日,梁振英更主動拜會中聯辦達個半小時,引發公眾廣泛憂慮。
Image caption 當選翌日,梁振英更主動拜會中聯辦達個半小時,引發公眾廣泛憂慮。

三月二十五日,在中共中央與中聯辦於最後一周內緊急操盤下,阿爺最後吹雞,奴材選委跪低。「推定地下黨員」梁振英最後以低得票(689)、低民望(35%)、低凝聚力(割裂建制派)的「三低」姿態當選。票站內,新特首聲言謙卑呼籲團結,票站外,警察竟用胡椒噴霧伺候示威人士。當選翌日,梁振英更主動拜會中聯辦達個半小時,引發公眾廣泛憂慮。四月一日,香港市民,坐言起行,反英抗暴,趕狼下台,聲討共產黨,團結爭普選。

時至今日,筆者發現不少港人患上三種幼稚病。特此點評,以正視聽。

幼稚病一:「既然沒有證據證明梁振英是地下黨員,他就不是地下黨員。」其實,證言鐵證如山,切勿掩耳盜鈴。一、學運領袖王丹指出,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多年前在洛杉機親口向他承認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二、1988年,33歲的梁振英接替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毛鈞年(已自稱共產黨員),出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按照中共規定,秘書長必由黨員擔任。三、六四後,在聲討中共的領導金堯如失勢前,梁曾緊跟登報聲討,但等到金老落馬勢成,梁就成功轉靠新碼頭,! 忽然繼續協助中共起草包括新增第二十三條的基本法,跟溫影帝當年「棄暗投明」的抉擇殊途同工。四、1997年,中共悉心部署,地下黨員葉國華出任董建華的首席顧問,同為地下黨員的梁振英出任行政會議成員,兩年後更成為行政會議召集人,成為中共操控與監督董建華的兩大棋子。梁振英此人,本非超級富商,亦非政府高員,如非地下黨員,這些權勢和地位簡直不可想像。

幼稚病二:「即使梁是地下黨員,他也會跟董、曾一樣對中共唯命是從,相去不遠。」此言差矣。董建華是紅色商人,跟中共關係千絲萬縷,但絕非黨員,而是中共統戰和監控的對象。曾蔭權是本土公務員,也絕非黨員。儘管他們兩人各受中共施壓,但最後決定權始終在他們手中,大不了辭職走人,有機會時可以陽奉陰違,巧妙閃躲(例如遞補機制立法風向的變化)。

然而,地下黨員不然,絕不可犯「組織錯誤」,必須服從其領導指示(目前可能在中聯辦或港澳辦內),必須如期圓滿執行領導交辦的任務,不容獨立思考或陽奉陰違的迴旋空間。一旦接到黨領導指令,梁就要通過行政會議、問責高官、立法會等機制,協同其它地下黨員,把紅色指令「漂白」成獨立、公正、集體負責! 的政治決策。這就是今後「西環治港」的真諦。

幼稚病三:「即使梁是完全馴服中共紀律的地下黨員,他畢竟有意衝擊香港目前的金融地產霸權,引入中小企業勢力壓制大財團,可望縮窄貧富懸殊,打破跨行業壟斷。」在沒有定期選舉制度和健康公民社會制衡下,引入狼群,喪咬土豬,港人坐山觀虎,拍手鼓舞,心裏想著:掃除土豬壟斷,引進狼豬競爭,好得很。然而,說時遲那時快,形勢畢竟比人強。當倚仗中共的狼群把土豬制伏之後,狼群成了新壟斷勢力。這些新壟斷者絕非無產階級,而是那些支持狼、苦等十五年才可上位的權貴資本家。縮窄貧富懸殊只不過是縮窄豬狼差距,打破跨行業壟斷只不過是為了洗牌執位。到時候,請神容易送神難,港人回天乏力,欲哭無淚,猶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剿滅李自成後,自己也被清兵所殲。要怪的,正是現在還幼稚地挺梁的人不辨世途險惡。

需知道,上述轉變不會在一夕間發生。上任首年,狼可能道貌岸然,謙虛謹慎,但在他發現權力鞏固後的數年時間內,事情即將起變化。1949年至1953年毛澤東嘴臉的轉變,不是很值得警惕嗎?如果港人不再以史為鑒,奮發抗爭,歷史悲劇即將重演,四大任務(五年後偽普選、二十三條立法、啟動國民教育、整頓香港電台)逐步實現,大搞三權合作,踐踏言論新聞自由,出動防暴隊催淚彈,中聯部與特區對口單位無縫銜接,各位唯有自求多福。

大家談中國》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大家投稿,請把文章發送到:按鍵 tougao@bbc.co.uk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