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助人自殺的法理衝突須制度排解

「生前遺囑」在民間已是漸趨推廣,「尊嚴死」、「安樂死」也早已成為公共議題,
Image caption 「生前遺囑」在民間已是漸趨推廣,「尊嚴死」、「安樂死」也早已成為公共議題,

妻子患癌晚期,體徵指標有手術禁忌,疼痛難忍求「速死」;殘疾丈夫用助動車馱妻到江邊沉江溺亡。近日,武漢市漢南區法院認定這名「助妻」死亡的老人故意殺人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4年。(8月12日《武漢晨報》)

老人「助妻」死亡的行為,顯然符合觸犯故意殺人罪的考量範疇: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他人死亡的結果,並且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即為故意。所以,基於現存法律的角度,判處老人有期徒刑4年,無可厚非。

但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不關注老人所承受的一切悲慟,不能不關注背後的法理衝突:之前無法分擔妻子的痛苦自己已是深感愧疚;而將妻子推向死神的那一刻,自己的內心更是備受煎熬;而今,居然還犯了故意殺人罪。一時之間,不僅僅須承受妻子離去的悲痛,接受道德的審視,更須承擔法律責任,凡此種種,對於常人來說都是難以承受之重,更何況一位七旬老人?而應妻子之意,助其死亡擺脫病魔的折磨,情理上也是說得過去的。

實際上,類似的悲劇和法理衝突早已存在。臥牀4年多,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顧的十堰竹山縣雙台鄉男子劉德山,說服了他姐幫助他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他姐則因此走進了看守所;在江西省贛州市龍南縣有名老漢竟然願意花錢請人活埋了自己,而收了200元辛苦費的老漢生前好友最終涉嫌故意殺人罪……儘管到目前為止,我們仍缺乏一個完美的方法來化解此番法理衝突,但確鑿無疑的是:一者,亟需緩解乃至化解的辦法。因為「病不起」的語境下,加上滾滾襲來的銀髮浪潮,此類法理衝突或將更加頻繁。二者,若是法律發揮的功效怎麼看都有使好人受罪的意味,無疑也折損法律公信,背離法律初衷。

儘管當前而言,「生前遺囑」在民間已是漸趨推廣,「尊嚴死」、「安樂死」也早已成為公共議題,此般法理衝突也是愈發受到人們的關注,但仍舊遠遠不夠。故而,筆者建議,一方面,還應加強醫療保障體系的建設,提高醫療保障的水平,起碼讓不幸身患絕症的病人有活下去的動力。另一方面,更應加強有關「尊嚴死」、「安樂死」的法律構建,讓「助人自殺」不再是「單方面行動」,而應遵循法律路徑。

唯有建立起一整套制度化的排解機制,助人自殺的悲劇才能夠規避,背後的法律衝突也才能夠化解。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千古艱難為一死』,世上沒有任何東西重大於生命。堅決反對任何剝奪別人生命的法令與理據,基於個人有絕對的權利與自由對自己的生命去留作出取捨,捨生取義也好、保家衛國也好、安樂死也好,當一個人走到了視死如歸的境界,選擇死亡又何懼何難、何錯之有?這是個人理想與尊嚴的抉擇,毋容非議。孟光, Hong Kong

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個領導確實有問題!ttk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