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青山之上,心弦之下

祭掃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同是青山之上的祭奠,卻有心弦之下的異同

在春光明媚,桃紅柳綠的三四月間,中國傳統習俗中最重視的節日恐怕要數清明節了。作為已經有二千五百多年的歷史的節日,「上墳」也是我們中原地區的傳統必修課。

在我們中原山區,把清明掃墓叫「上墳」,時間往往提前在清明節的前幾天。今年「上墳」前,父親特意囑咐我帶著妻子一起回去,因為是妻子與我第一年,在老家說新媳婦「上墳」能圖個吉利。我老家在河南西部偏遠的山區,而妻子是城裏人,第一次跑那麼遠「上墳」讓她略帶興奮。

一向勤儉節約的父親,除了凖備一些祭奠用的冥幣紙錢,還為今年「上墳」出人意料的凖備了一顆高大的「搖錢樹」和「汽車」,金光閃閃。這個行為讓母親也很驚訝,說父親多此一舉,沒必要買這些。父親卻說生活變好了,也該讓地下的老人感受一下,表表心意。我吃驚父親的變化,但沒有做聲。

一路跋山涉水後,終於到了爺爺奶奶的墳上。放眼望去,綠油油的麥苗孕育著希望的生機,再一看麥田裏的諸多墳頭上都掛滿了白紙條,已有很多人上過墳了。

春風和煦,父親給墳頭上填了新土,就放了一掛鞭炮,然後點起了冥幣紙錢,還把「搖錢樹」與「汽車」點了,因為是塑料做的,所以點燃後濃煙滾滾,隨著微風在麥田上飄過後,很快消失在大自然的懷抱裏。

妻子也說,在城裏,她們往往是送上一束鮮花。可是遠在故鄉的父親不會懂得這些,在他傳統的觀念裏,祭奠時燒掉的東西越貴重,越說明他的孝順的心意。妻子也不懂父親的舉動。

同是青山之上的祭奠,卻有心弦之下的異同,這正是城市與鄉村在進步中對文明的不同態度,這種截然相反的態度,會導致兩種所謂文明的延伸走向兩個方向。

馮驥才說:「文化的粗鄙化帶來更深、更長遠的危害,不僅僅在文化本身,還將敗壞我們的國民精神,即精神走向淺嚐輒止、粗糙浮泛、不求精神和甘居落後」。祭祀文化是嚴肅的,應避免庸俗化,同時應倡導綠色祭祀。但是老家的父親不懂得這些。

所以,祭奠方式改變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還有我的孩子的身上。我希望以後帶領孩子們為故去的親人掃墓,一家人一起回憶祖輩的往事,讓他們知道每年清明我們懷念的人,不是那一塊塊冰冷的墓碑可以代表的,他們都是我們的親人,是曾經真實可愛地在這世上生活過的人。在濃濃的親情中讓孩子感受到人生命的結束是怎麼回事,在潛移默化中讓其學會感念祖先,感恩父母,從小懂得珍惜,懂得珍愛生命、善待生命的道理。

而我所用的方式,將會是一束鮮花,亦或是一支鮮花。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清明上墳,精神在於【慎終追遠】,以拜祭之名行【感恩追思】之禮。無神論的共產黨,雖不尚敬天拜地之禮,時屆清明,也少不免向其革命先烈行追思致敬之儀。中共組黨伊此,歷盡風雨,走過不少艱辛的日子,要追思感恩,追源起來有【兩大恩人】,一個是蘇俄,另一個是日本。平情而論,沒有馬(克斯)、恩(格斯)、史(太林)、列(寧) 引進的社會主義與扶植,哪有中共當年的【元老先輩】?沒有日本侵華削弱了國民黨的實力,哪有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振臂高呼【中華人民共和國今天成立了】的壯語?於清明節日,雖不能一一到馬恩史列墓前獻花,雖不方便親赴靖國神社致意,也該在中南海內率眾設堂感恩一番吧!噫!【勾結外國勢力】既可【建國興邦】,何妨盡情勾結?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