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早該廢止名不副實的社會撫養費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安徽省蕪湖市小伙子張金(化名)2013年8月他的妻子產下一名女嬰。由於他們夫妻倆當時已經育有一名4歲的男孩,不符合農村「一孩半」生育政策,所以他被征收了4萬元的社會撫養費。

然而,就在張金繳納了社會撫養費1個月後,也就是今年4月,這名女嬰意外溺亡。悲傷之餘,他們全家人想討回已繳納的4萬元社會撫養費但卻無果。「我也覺得這個事情不公平,但是有什麼辦法呢?」縣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局高副局長高副局長說,這個事情要怪只能怪法律不健全,基層工作人員能做的只是向上級部門反映情況,並在法律允許的空間內進行調劑,除此之外,就只能是爭取群眾的理解了。(《中國青年報》4月15日)

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最大的喜悅莫過於結婚生子。小家庭生育了孩子,自然是讓人十分高興的事情,雖然屬於超生繳納了4萬元的社會撫養費,雖然從內心裏不願意,但是,畢竟有了孩子,繳納所謂的社會撫養費也算是「花錢消災」了。然而,不幸的是,孩子遭遇了意外夭折,讓這個小家庭變成了「人財兩空」,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

多生了孩子被征收社會撫養費,孩子沒了,按理來說那撫養費得退還給家庭。然而,因為沒有政策支持,造成了社會撫養費「只進不出」,我們理解官員的難處,然而,誰來理解失子家庭的難處呢?我們理解了國家,為什麼國家就不能理解我們呢?

有專家說,這種現象的發生,說明社會撫養費政策存在漏洞,建議從公平、公正以及保證公民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有關方面應該盡快制定關於社會撫養費返還的相關制度,對返還標凖、程序作出詳細規定,填補現行法律制度的缺失。然而,我要說,名不副實的社會撫養費制度,早該被廢止了!

所謂的社會撫養費,是國家為了抑制生育的一種輔助手段,目的是通過經濟制裁手段,迫使人們少生或不生。而繳納社會撫養費被看做是當事人因超生加重了未來的社會負擔而在最開始做出的一次性經濟補償。

其實,這種說法非常牽強,也讓老百姓很不理解,自己生了孩子自己撫養,上學、生病也是自己花錢,怎麼還要交社會撫養費,社會誰撫養了自己的孩子?

近年來,社會撫養費的去向和用途也屢遭詬病,調查顯示,很多地方征收的社會撫養費去向不明,不少成為腐敗分子的囊中之物。征收多年的所謂的社會撫養費,並沒有撫養超生的孩子,卻撫養了不少腐敗官員,特別是征收環節,更容易滋生腐敗。這說明,社會撫養費的征收和管理是混亂的。

征收社會撫養費是國家為了抑制生育的一種輔助手段,現在,生育形勢發生了逆轉,出現了超低生育率、老齡化、人口紅利加速消失等社會問題,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人們已經不願意去多生孩子,國家有計劃放開二胎生育政策後,生育率也未見明顯提高就是顯證。

實事求是地說,生育孩子的負擔,完全由家庭自己來承擔,也並未讓增加多少所謂的社會成本,因此,社會撫養費政策應該取消。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社會撫養費的征收已經淪為地方政府剝削民眾和趁機斂財的一種工具。生兒育女是人類應該享有的最基本的權利之一,憑什麼要由別人來決定我們生一個還是兩個孩子?國家應該提倡和鼓勵育齡夫婦少生,優生,而不是強制規定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Kevin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