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房市大火中的爬與撞

Image caption 現在阿拉上海人打招呼是「你離婚了嗎?

限購的消防水槍在二線城市開淋,蘇州、廈門、南京、武漢、合肥相繼出台限購或限貸政策。但房市的熱火不僅在一線城市烈焰傾城越燒越旺,而且已經蔓延進三線四線城市。

國際大都市上海終於變革了窮人的問候語「你吃了嗎?」,現在阿拉上海人打招呼是「你離婚了嗎?」。暑熱甫退,離婚的大潮又攪得上海灘熱昏了。為了購房時的低首付、低契稅等等,人們排隊離婚,擠爆各區民政局離婚窗口,拿了離婚證就去買房,上海房地產交易中心網簽系統甚至一度癱瘓。

在三線城市無錫,八月份房產銷售同比增長106.32%,環比增長45.78%,其中67.41%是外地客。有傳媒發文《若蘇州重啟限購,無錫樓市將迎重大利好》,期待著無錫房價在八月飛越萬元。

是誰在雀躍歡呼著這熊熊烈火?蘇州人說滬寧杭的投資客都來蘇州了,說去年年底有土豪三億現金包圓某樓盤170套房。無錫人說是蘇州人來炒房了,也有說各樓盤門口停放的蘇州牌照車是開發商200元一天租來的,每天推送房價上漲消息是開發商安排好的。

無錫八月份的數據在那,確證炒房客們已經再戰江湖。當然,也沒有一個開發商樂意自己的房子賣不出去,或者自己房子漲了卻愁眉苦臉要死要活把房價打跌的。上半年,各上市銀行的數據也出來了,18家上市銀行個人住房貸款新增總量在2萬億元左右,其中15家增速高於10%,7家高於20%,增速最高的民生銀行達到70%,工、農、中、建四大行上半年的新增規模已近去年全年的八成。這些上市銀行都表示下半年將繼續發展個人住房貸款。

同時公布的各家銀行業績,增速總體下滑,四大行在1%邊緣掙扎,房貸是銀行的強力救心丹。政府總是很英明的,你看它又祭起限購來為房市撲火了,當地王紛起時也果斷熔斷,網上有篇文章《真相!本輪房價暴漲本質:掩護30萬億地方債轉移!》,當政府的角色是一賣地的,呵呵。

開發商、銀行、炒房客、賣地的都在做房市。所以,老百姓看到的是限購與瘋漲齊飛。限購聲中,7月,深圳、南京、上海新房價格同比分別上漲41.4%、35%和33.1%。此輪上漲,專家們捺警報器的手不停,說房貸收入比增長非常快,中國在2015年底的居民房貸收入比已經高達0.46,已經超過日本的泡沫時期的水平;說房貸銷售比達到了50%左右,和美國次貸危機前的數據相近;說很多「地王」製造者都利用很高的杠桿拿地。

但限購聲中,十年來京滬深的房價已漲了十倍。房價上漲多少,沒炒房的財產就下跌多少。在股市房市中人們爆發出的對金錢與暴漲的狂熱,其實是對自己財產的保全。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開發商、銀行、炒房客、賣地的都在做房市

低息時代,股市房市漲得越高,財產相對貶值就越大,存銀行有通脹通吃,投股市有欲壑難填的大股東,就剩房子是硬通貨,財產隨時被剝奪的恐懼驅趕著人們去博一把,還是要買房啊,不惜離婚也要買房啊。

跑步擠進離婚的行列是要有資格的,要能買得起第二套房。這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甚少承認自己是中產階級的中國中產階級,夫妻攜手去離婚,溫文的面具不要了,所謂誠信灰飛煙滅。中產階級的尊嚴是被誰剝奪的呢?排隊離婚的盛景,恰好提示了這個國家中產階級的窘迫。

在瑞士瑞信研究院發佈的第六份年度《全球財富報告》(2015年度)中指出,中國財富增長重心已傾向於財富水平較高的階層,富裕階層的財富自2007年佔財富總值增加了5%,中產階級所佔的財富自2007年起下跌9%至13%。

上蒼保佑吃飽了飯的人民!十年前,小澡堂的跑堂、搓澡工當天掙的錢就往股市上充,而後喜滋滋的說又漲了多少多少。「爬得上的機會越少,願意撞的人就越多,那些早已爬在上面的人們,就天天替你們製造撞的機會,叫你們化些小本錢,而預約著你們名利雙收的神仙生活。」魯迅在《爬與撞》中,早就為今天作了揭示。

除了擠破頭的離婚,在上海的每一條街,行進著送外賣的電瓶車和白襯衫黑褲子的房產中介。這些來自祖國來自底層家庭在上海灘打拼的年輕人,動輒千萬的房價,他們的夢想的翅膀被粘死在地平線下。

房市的火烈,映照著人們爬與撞的掙揣。那麼,這個國家的夢想與尊嚴,是誰的?

本文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BBC中文網立場。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