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中國:江蘇青年看香港宣誓風波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宣誓事件主角梁頌恆(左)、游蕙禎(中)

我生活在江蘇一個傳統三線城市,沒出過國,也沒去過港澳台,時不時會翻翻牆,看看外面的世界。最近幾天才知道香港立法會出了個「宣誓風波」,我今天從一個江蘇青年的角度,談談自己的感受。

關於「支那」一詞。去年我曾向Facebook檢舉歧視,結果FB給我的回復是——那位使用「支那」一詞的網友並未違反FB社區守則。不管學者對「支那」一詞有何爭論,也不管FB如何看待一些香港、台灣人口中的「支那」,雖然中央政府的咄咄逼人是事實,但日本政府尚且不再使用「支那」一詞,今天我們卻從香港立法院聽到「支那」兩個字,作為一名中國人,我覺得受到了侵犯。

關於「香港不是中國」。香港要求真普選、台灣為人權與自由選擇保持現狀,我是支持的,相信大多數大陸人也是支持的;但香港、台灣若跳脫爭取公民一般權利的框架,走向自決、獨立的世外桃源,我是反對的,絕大多數大陸人也是反對的。

就像我身為一名江蘇人,對中國普遍的環境、醫療、食品安全等問題不滿,對「北京大學」變成名副其實的「北京人大學」非常不滿,但這不代表8000萬江蘇人可以走上自決分裂的道路。因為我是江蘇人,但我首先是個中國人;因為江蘇、香港、台灣的政治地位,並不取決於江蘇、香港、台灣人,而是取決於14億中國人的共識,取決於21世紀中國在國際體系中的份量。

我比游蕙禎大幾歲,比梁頌恆小一些,拋開彼此的政治立場不談,我相信梁頌恆、游蕙禎都是正直、善良的香港年輕人。「雨傘行動」本該衝動的那一夜,你們選擇了冷靜;走進立法會本該冷靜、深思熟慮為香港人謀權時,你們又不惜以「支那」誓言,與全體大陸人激烈對抗。

年輕不是公民運動進行政治衍化、甚至流於情緒宣洩的借口,因為年輕人參與政治角力所經歷的對與錯,都需要整個香港去承擔,因為改變人類歷史的機會往往一閃而過,接下來往往又是一輪漫長的等待。

香港自決或獨立,或許代表了20%或者更多香港人的自由意志,也或許爭取到了國際上足夠的話語權,但這終究只是飲鴆止渴,終究只是把香港人爭取一般公民權利所遭受的挫敗感,延燒到否定香港所處的政治地位,延燒到自己能夠看到的一切,而忘記了自己眼下這幾乎本能的非理性反應已經大大限縮了香港人在未來幾乎可以預見的政治動蕩中所能夠迴旋的空間。

香港自決或獨立,不會是其與中央政府談判的籌碼。這既不符合今天兩岸三地間的經濟、軍力實力對比,也不符合當下國際社會走向日益保守與孤立的政治現實。大陸,與香港、台灣鬥爭的主戰場是反分裂;香港、台灣,與大陸的主戰場是一般公民權利。從公民運動的主場,到自決分裂的客場,時間會證明,香港自決或獨立,對香港人爭取公民一般權利的稀釋或排擠效應;時間也會證明,香港自決或獨立,不會是其與中央政府談判的籌碼,因為這兩個戰場從一開始就不可能遙相呼應,因為我知道自己願意在反分裂的戰場上為祖國的領土與主權完整付出多大的代價。

或許,當百年後的人類再次審視我們今天為領土與主權所發動的一場場戰爭,就像今天的我們看自家的吉娃娃在小區裏通過尿液來標記分勢力範圍一樣可笑;但當我們環顧自己今天所處的世界,看一看英國退歐、以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民粹崛起,聽一聽那些喊出讓《紐約時報》亞裔編輯滾回中國的美國人心聲,再重新審視美國與歐洲(不包括德國)在國際難民上的孤立主義,大西洋兩岸的西方世界已經走下人類道德的高地,這就是人類在這個時代的局限,這就是我們今天所生活的真實世界。

文明是在曲折中前行的。一個足夠團結的香港,一個尋找730萬香港人最大公約數的香港,一個回到爭取公民一般權利主戰場的香港,足以撼動中央政府的權力基礎,也才是其與中央政府談判的籌碼。而自決或獨立,究竟是香港未來上行的支點,還是自此走向振蕩下行的開端,梁頌恆、游蕙禎清楚嗎,20%或更多的香港人真的清楚嗎?

730萬香港人,是時候借「梁遊誓言」冷靜思考一下了,你們真正要的是什麼,並該以怎樣和平或非和平的方式達到。在這個問題上你們若沒有一個共識,香港再多的公民運動,與中央政府再激烈的政治對抗,都是徒然。

本文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BBC中文網立場。歡迎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留言

1. 大陸人的觀點,我同意

2.把台灣當作一個正常國家是可以嘗試的,都分開也自主這麼多年了;如果老說這決定是由13億人決定,那到底把台灣的2300萬人放在哪 ??

統一不是唯一解 (當然台灣人自己內部都沒搞定....)

3. 香港部分,只能說這兩位後生仔太年輕,不適合從政,連自己環境都不清

Ying, Taiwan

中國的大一統的觀點,讓共產黨利用的淋漓盡致,為專制暴政背書。只要各地人民可以自由民主的管理好自己,不需要一個統一的強權暴政。各地都有差異,只要是人民的意願,不但香港可以獨立,廣東,四川,福建,東北都可以獨立。

德先生

香港人沒搞清楚,如果你們要爭取民主自由,雙普選之類,那麼你們面對的其實只是共產黨,8000萬人而已,也說不准,裏面估計也有不少人會理解你們的訴求!如果你們想要的是港獨,那就抱歉了,你們面對的是13億人民,這種事美國人都不會去幹。 別一廂情願的說什麼中國政府專制,民意被操縱之類,共產黨比你們更了解中國的民意,它知道放任港獨台獨的後果是什麼。即使不是共產黨政府,任何一個政黨都不會允許分裂這回事,看看俄羅斯怎麼對付車臣就知道了。 另外,千萬不要對一個孩童撒尿之類的事瞎bb了,那樣你們可不只是面對13億人了,你們面對的是全球60億人民,那不是一個正常人類的反映。當然如果你們想去火星,沒人攔!

佚名, 中國

你確定那是14億人的共識???掌握了當前就掌握了過去與未來

愛中共

江蘇井底之蛙,坐井觀天能吹!

還有—大班跟屁的叫好!腦子進水的不少!

名劍英雄

看了一下上面的評論,只有一句最有道理:君不正臣逃外國,父不正子奔他鄉。

梁遊以及一切追求港獨的童鞋們,都可以選擇離開香港,離開中國。我想沒有人會反對或者挽留的。

玄天邪帝

非常同意這個江蘇哥們的觀點。我比較理解香港人想要普選的迫切要求,也理解相當的香港人對於香港精英買辦階層的失望。普選也好,法制也好,都要讓中央放心才有可能,如果立法23條通過了,普選估計也就水到渠成了。至於香港人的擔心,你們那麼多法律專家可以充分討論,拿出一個中央、香港精英和香港平民都滿意的法律文本來不就得了,一味的不妥協,想讓中央把「蟑螂」生吞,那只能換來中央的不妥協。中央政府畢竟代表的14億中國人的集體意志,其合法性必須確保。

小水微瀾

我來自中國沿海的廣東。作為一個民族主義者,我擁護北京政府,作為一個有自己獨立想法的人,我不認同共產黨。我承認北京政府在對內政策上仍要做許多改進,我們的網絡世界需要更多的與外界接觸而不是自我封閉,如此等等等。。。。。但我百分之一百反對港獨,藏獨,疆獨,台獨等等一切的分離勢力。內政做不好可以自我內部調整,但在國際問題上,這沒有調和的餘地,國家領土必須保持完整和有效管轄,國家的尊嚴應該也必須由本國政府和公民守護,梁遊二人的行為已經一下子把自己所有的迴旋空間壓縮殆盡,試問哪個政府可以容忍本國一個管轄區域的議員侮辱國家,宣傳分裂?!

Yunxi Ho, Macau

我只想問問BBC,如果一個英國議員在宣誓時侮辱英國及英國人民或者侮辱英女皇!你們覺得這個議員可以容忍嗎?你們會覺得是民主自由嗎?如果你們無所謂!覺得是言論自由,那我佩服你們!

佚名

BBC找個沒出過國,且對外面世界沒有任何實際性了解的中國青年,而且只找一個人來採訪!呵呵!這種帶偏見的採訪也是BBC的水平?

佚名

共產黨像太陽,照到哪裏哪裏亮,共產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

呂銘, 中國山東

台灣要脫離中國而獨立,還有可能,只是要活得很辛苦。但是香港要脫離中國而獨立,除非中國肯放手,不然香港要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因為香港處處依賴中國。香港不是新加坡,馬來西亞是把新加坡趕走,所以和中國不讓香港脫離出去,是不一樣。這些少數香港人太ㄧ廂情願了。

KC, 台灣

1.這代表最廣泛大陸人的觀點,至少我同意

2.因為中國不是民主國家,所以中國沒有民意!我想,第一,這是狡辯;第二,他和希拉里一樣傲慢

3.對中國共產黨的敵意不是任何人為所欲為的理由

4.台獨和港獨,多像唐三藏西天取經中的二師兄豬八戒,一遇到困難,就提散伙

5.中國何罪之有,也許她永遠也不會有任何行動

佚名

幾個還不懂事的娃娃瞎胡鬧,禍國殃民,應及時處理。

王洪, 法蘭克福,德國

首先強烈支持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法治!中共政府現在等同於黑社會群體(最近發生的賈敬龍事件就是一個例證)。面對這樣一個政府,每一個公民都應當支持你們行動。但是你們的方式對你們的爭取自由民主法治的事業實在是有損無益。

你們應該明白,你們的面對的敵人是中共政府,而非中國普通大眾。但是你們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言語侮辱中國人。你們只認同自己是香港人,這個可以理解。但你們不應該侮辱作踐中國人。支那類似的稱呼,不論你怎麼解釋在中國人看來都是一種侮辱。你們這樣幼稚的行為只會激起更多中國人的反感,讓他們被中共政府用來作為反對你們的堅實民眾基礎,讓更多人站在你們的對立面。我想問下,你們是不是認為你們的敵人太少了,以至於需要更多的敵人來彰顯你們的偉大?

另外,你們應該都清楚一個事實,爭取民主自由法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這次你們的成員進入立法會本來是一個很好的開始。說不定你們在你們的任期發揮你的能力去做一些改變。或者,你們的這個先例對後繼者也是一種鼓勵。可是你們卻要白白浪費這樣的機會,用潑婦罵街的方式去做一些無用功。試問一下,你們罵了兩句是能改變什麼嗎?你們這樣做只能給中共留下口實,用他們的強大的權利對你們大做文章。諸葛亮出師未捷身先死,但至少他為他的事業奮鬥過,值得我們尊重。但你們這種行為更像是一個高喊自由的鬥士在進入戰場之前莫名奇妙的自殺了。我們除了想說你蠢之外,只會感覺像是在看一部無厘頭的電影。

無論中共政府怎麼可惡,相比你們的力量來說,中共很強大。你們的事業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還需要一代代人的努力。但如果還是這樣逞匹夫之勇,你們只會招致更多的敵人,只會讓更多的年輕人看不到成功的希望。到最後,你們也只能是一群空喊口號的熱血青年,而你們的事業也只會像泡沫一樣消失在香港的海灣。

堅信法治

我覺得,

1 香港是統是獨,有且只有香港人能決定,旁人無權干涉。

2 中國有句古話,君不正臣逃外國,父不正子奔他鄉。

佚名

江蘇人好棒!香港人落伍了

佚名

我來自「累累觸發天下大亂」的四川。想提醒蘇網友 彭梁陸,是否應該先挖掘「X獨」的根子,再議論如何解決問題呢?60多年來,中共對西部川藏寧夏青海新疆的藏回維「自治」地區的兩面三刀的「民族自治」政策,除了被洗了腦或被剝奪了知情權的群體,誰都明白中共的出爾反爾,毫無信用是西部地區各少數民族長期反抗的主要原因。中共為了逃避自食其言的困境,就以「藏獨」「疆獨」的標籤來壓制和混淆視聽。中共抹黑達賴和維族學者的目的,就是對漢人的洗腦行為。我作為漢人,從大量的信息資料知道:達賴從未提出過獨立主張,並明確中央對西藏的主權;爭取的只是當年「和平解放西藏」時,中共在「十七條」白紙黑字中規定的「自治」條款。維族學者的「疆獨」指控更是指鹿為馬。這一切都說明了:不要說真正「自治」,即非官方的民族調和的言論也在「封殺」之列。香港的「一國二制」在真正普選「的關鍵問題上,中共又出爾反爾了,香港民眾的不滿和反抗是理所當然的。作為在「內地」被中共欺騙了半個多世紀的「順民」,眼見著中共建政前的自由民主法治等等「誓言」成了「空頭支票」,中共的「無賴潑皮」本質讓世人嘆為觀止。你能指望中國有了甘地或曼特拉那樣的人物進行和平抗爭能改變中共嗎?你錯了,當年印度南非的執政者都有「普世價值」這一底線,而中共呢?8964的慘痛歷史還不夠讓你我覺醒嗎?所以,我們沒有資格去批評攻擊「X獨」「XX獨」的言論,

但有義務以實力迫使中共對它建政前的自由民主法治等等「誓言」兌現。只要內地自由民主法治兌現了,還有所謂的「藏獨」「疆獨」「港獨」「台獨」嗎?難道我們自己受奴役不知反抗,反而要站在「反奴役者」的對立面上說風涼話嗎?

zhuxing, 只要內地自由民主法治兌現了

5毛文替中共說話

當年孫中山都一定被人說以EGG擊石

佚名

說的好

尉洪生, 中國雲南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