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川震、感恩和福田

汶川地震三週年公祭
Image caption 汶川地震三週年公祭

四川5.12大地震已三週年。週年祭又讓媒體關注川震。就像對待所有的歷史大事件一樣,記憶、忘卻和表現成為貫穿所有活動的主軸。既然人們的記憶、忘卻和表現都是有選擇的,那麼什麼該被記住、什麼當被忘卻、現今如何再現歷史就必然成為不同敘述的論爭和爭奪的對象。現在中國政府官方的大敘述突出的是「災區感恩」的主題。

災區民眾感恩心

四川災區人民有無恩可感?是否應當感恩?我的回答當然是肯定的。因為2008年去到災區拍攝《劫後天府淚縱橫》影片的緣故,西南得朋。一位在地震中失去獨養子的母親又生了一個兒子,高興地要我這個「有文化的人」給取個好名字。我建議用《易經》第二篇的「坤厚」,表達對滋養我們的威嚴、豐饒大地的敬畏和感恩,也希望這個「地震寶寶」珍惜他夭折的哥哥和地震給他的生命機會,一生能夠坤厚待人。

在《劫後天府淚縱橫》裏,漢旺鎮的一位父親拿出手機,播放女兒在震前母親節為父母唱的《感恩的心》。女孩的名字叫朱悅,他的爸爸握著手機、放出她甜美自然的歌聲;她的媽媽展示出快樂女兒比劃出甜心的照片,自己卻淚流難忍。一個尚未活完一輪生肖的女孩唱出這些歌詞:「天地雖寬這條路卻難走,我看遍這人間坎坷辛苦。」災區的父母無限感激自己兒女們在短暫的人生裏給他們帶來的幸福快樂。所有這些恩愛,令人不能忘懷。

自由意志成就道德

我們都應學會對天地的感恩、父母和兒女相互的感恩、對所有關愛我們的親人的感恩、對患難之際給我們援手的陌生人的感恩。感恩心是人類最為根本的道德情感之一,它是人類道德金律「將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自然延伸。正如康德所說,沒有自由意志,就無所謂道德。感恩心是發自人們心靈深處的自然情感,強扭造作不得。

我們都還記得三歲的「敬禮娃娃」郎錚的照片。出生在一個警察家裏的小男孩用敬禮的方式向營救他的軍人表達感激之心,令人感動不已。而現已六歲的小郎錚告訴記者,「現在不想再敬禮。」當小孩被用作道具為大人表演時,他們就會拒絕合作。我想我們作為小孩、大人都會經歷過這樣的尷尬場面。

三種不同的感恩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三種不同的感恩:(1)自然的感恩。在地震發生時,每到一處,我們都會看到災區的老人、婦孺、兒童自發舉起標語牌子或條幅,向救援者和志願者問好和感謝。一年以後,災區的一個父親感謝我參與《劫後天府淚縱橫》的製作,並要我帶他向所有關注他們的人表示感謝。兩年後,揭露震區校舍「豆腐渣工程」的作家譚作人被判刑,災區有父母在審判的日子集體乘車趕到成都,試圖去旁聽,也去慰問看望譚作人的妻子。四川人民是知道感恩的。

(2)造作的感恩。在《劫後天府淚縱橫》的結尾處,一對男女抗議一位失去女兒的媽媽接受我們採訪,指控她把中國的形像「都搞霉了」。他們在鏡頭前高喊「共產黨萬歲!」「感謝胡主席和溫總理」。事後我了解到,因為基層幹部用救援物品的分發來向村民施加壓力,如果有人去抗議政府不過問「豆腐渣工程」,就得不到援助。所以有的村民就向參與遊行的父母施加壓力,同時竭力在外媒面前表明「政治正確」。他們是要做給地方幹部看的,為的是能得到救濟品。

(3)被導演的感恩。現在中國媒體上的「汶川地震三週年」專輯,核心主題是教育災區人民學會感恩。政府媒體宣稱,災區人民「生活在祖國和煦的陽光下,他們生活在幸福之中。」連溫家寶總理也說:「災區經濟社會發展和群眾基本生產生活條件明顯超過了災前水平。」因此,「學會感恩,停止抱怨」成了宣傳主旋律。災民被組織動員進了感恩的集體儀式中。有許多災民反映,現在救濟金已經告罄,家園還未完全恢復,工作也不好找,實在是災後最難的時期。所以,溫總的話難以全信。但既然集體的感恩目的是要停止抱怨,而且曾經執著於發現真相的黃琦、譚作人、冉雲飛和艾未未都已從祖國「和煦的陽光下」消失,那我們就很難在政府的話語霸權中聽到憤懣疾苦和對「豆腐渣工程」的追問了。

施恩不圖報

「受人點滴,當湧泉相報」和「施恩不圖報」似乎是相矛盾的。其實他們是對承恩人和施恩人的不同要求。作為施恩人當不圖回報,這是道德的,否則就有趁火打劫之嫌。但施恩的目的還是希望承恩人能在普遍意義上以無分辯心把愛像接力一樣傳給眾人,從而營造一個更道德的、更有愛意的社會。有人脫你出困厄,最好的感恩是對眾生的困厄更具慈悲心,而並非對具體恩人回報。經常我們找不到、或無力報答我們的恩人,報恩的方式就是博愛了。

但現在官方的宣傳機器要災民們向「黨-國-軍」感恩。這樣的回報是及時的、具體的、有明確方向性的。而回報的形式就是對「黨-國-軍」的無限服從和接受奴役。其實中國傳統文化要人們不圖回報,是因為當他人在疾病困苦中時,我們應該把這樣的機會看作是滋養我們德性的福田。

其實,政府官員和災民,到底前者是「父母官」,還是後者是「衣食父母」,中西民主理論論都沒有分歧。如此這般,那「人民政府」實在應該把災難看作回報人民、提升合法性和播種善因的福田。各級官員不該忙著如何讓老百姓學會感恩,實在是自己應該學會向百姓感恩。許多官員認識不到這一點,直到災民憤而揭竿,才會作揖下跪。例如,地震後綿竹的市委書記蔣國華四次向遊行的災民下跪,就已為時過晚。善良溫順的中國百姓供養他們,他們有太多理由感恩了。如果川震還不能讓他們明白這個道理,那他們就在等更大震級地震的到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