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经济增长和政权合法性

  • 裴敏欣
  • 美國克萊蒙麥肯納學院政治學教授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經濟發展迅速

自1989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基本戰略是一手發展經濟,一手政治維穩。中國的政治精英都有一個共識,即共產黨的合法性來自於中國的經濟表現。

更具體地說,經濟增長越高,中共的合法性越強,其統治地位越牢固。因此,中國政府在過去20多年中一直強調經濟的高速增長。落實到基層就成了所謂的GDP主義,從而造成地方官員為了升官不擇手段追求GDP 指標。當然,地方官員的行為經常會觸發國家社會衝突,中央政府因此會發出各種文件和指令禁止地方官員為發展經濟而採取的不當和不法的措施 (如強行拆遷,非法徵地,污染環境等)。但是我們都知道,對中央政府的政策中國的地方官員可以陽奉陰違,而且他們不會因此而丟官(除非他們的胡作非為造成人命案或引起重大群體事件)。

地方官員其實心裏很明白,他們知道中共必須依靠高速的經濟增長來獲取其執政的合法性,這就意味著不管基層官員的行徑有多麼惡劣,中央最終還是要通過這些官員來實現其執政目標。中共合法性對GDP的高度依賴意味著中國的中央政府在根本意義上是無法阻止和杜絕地方官員為取得經濟高速增長而採用的各種損害人民利益的手段與行為的。

這種激勵機制無疑是中國過去20多年來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政治因素。不可置疑,中國的經濟表現是共產黨能穩固執政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在許多中國和西方的政治精英的心目中,經濟增長被認為是中共維持其合法性的根本來源。

但是,近年來中國日益尖銳的國家社會衝突和中國政府維穩成本的巨增表明這一看法是基本錯誤的。中國最近幾年來的經濟增長一直保持百分之10左右,但是中國的社會不滿情緒,仇富仇官現象,群體性事件,公眾輿論對政府的批評,及普通人民敢於維權的行為,都顯示在目前的中國,高速的經濟增長不僅沒有加強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反而削弱了這一合法性。

高速增長會起適得其反的政治效應?

答案其實很簡單。高速經濟增長只有在特定情況下才會提高執政者的合法性。一般來說,社會成本比較低的高速經濟增長能為執政黨鞏固其社會基礎和政治威信。這裏社會成本的定義是廣義上的社會公正 (尤其是分配平均程度),政府的公共服務表現,及對腐敗的控制。

用社會成本的角度來分析中國的經濟增長和政府合法性關係,我們不難看出,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是以巨大的社會成本換來的。如果中國的民眾以前能承受這種成本的話(特別是當他們認為支付這一成本是暫時的),現在他們的承受度已大大降低。一方面,他們一認識到他們將長期甚至永久為巨大的社會成本「買單。」 另一方面,20多年社會成本的積累使許多社會矛盾激化,從而轉化成對現政權的不滿。

這在具體分析中國的經濟增長的社會成本時可以看得很清楚。

從廣義的社會公正程度來看,中國的經濟增長造成了中國前無所有的社會收入不均。由於政治特權和經濟地位的影響,社會底層往上流動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同時,「官二代」和「富二代」的現象顯示中國的社會分層已經固化並具有「世襲性。」從政府的公共服務的表現來看,中國政府在追求高速經濟增長時(從相對程度上來說)大大減少了對公共服務的投入,其後果是教育質量下降,機會不均;看病難,看病貴;環境污染嚴重;社會安全保障缺乏。對腐敗的失控更別提了。90年代後中國官員的腐敗的程度是生活在80年代的人無法想像的。

中國地方的GDP 主義對中共合法性的打擊更為直接和嚴重。因為地方官員在追求高速GDP 增長時經常侵犯普通民眾的權益,導致國家社會衝突,損害執政黨的威望。

造成高成本的經濟增長的根本原因是增長模式。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可以被基本概括為:政府主導,投資拉動,速度為重,效益為次,成本不計。 20多年已來,這一模式創造了中國特色的「經濟奇跡,」但它也帶來了宏觀經濟失衡,人民收入增加的速度不合理的低於GDP的增速,投資超高,消費過低等一系列經濟難題。

我們現在知道,這一增長模式不僅經濟上不可持續,政治上也不可持續。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作為中國大陸的公民,我能看到GDP飛速增長,那是有官方數字為證的,我也能感受到物質極大豐富了,相比20年前,但我更加感覺到現在什麼都買不起了。商場裏琳琅滿目得商品,老百姓(公務員和商人除外)只有看的份。luokai

中國「經濟增長」和中國普通老百姓的關係是他們越來越窮,越來越無助,越來越絕望!可悲的中國!可悲的民族!王良毅, 中國 海南 海口

因為世界上只有中國、朝鮮、古巴等非常少數的國家實行的是所謂社會主義,而都被看作怪胎,其實你仔細比較下,這幾個國家中,最垃圾就是朝鮮,實行家天下,著名的怪胎,不要說西方,作為一個中國人我都為金家感到無恥。我們中國是最開放的,相比那些個有美國式民主之名而無民主發達之實的諸如拉美 東南亞,南亞,我自豪的說,接受中國共產黨的統治的人民比你們幸福,雖然沒有美國那樣散漫和幾乎無限制(實際有很多限制的)自由,中國的模式很好,並且一直在尋找和創新這個制度,社會開放性不斷加大,財富不斷豐富,中國人這個群體在向好的方向發展,比且比其他地方的發展速度快,這個我肯定!Grace , 中國

共產黨有很多問題,但是不是筆者這樣片面來理解的。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的社會福利是最好的。看看東南亞這些實行西式民主的垃圾國家,印尼、菲律賓、馬拉西亞,他們的一般老百姓不是看病難,是看不起病。中國是有很多矛盾,但是,最有效的解決方式就是對越南、菲律賓等垃圾國家發動一場局部戰爭。不要說是共產黨的合法性解決了,把這些垃圾國家佔領中國南海的非法性也解決了。最後,應該問問筆者,印尼也是一個垃圾民主國家,98年燒殺姦淫多少華人的事實,到現在這個垃圾政權也沒有反省過。合法不合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實力。只要共產黨敢打仗不做軟蛋,我就支持他!蔚明, 中國

經濟增長越高,中共的合法性越強,其統治地位越牢固。」如果這是中國【政治精英】的【共識】,那麼,這個共識未免【不合邏輯】,只是【借】經濟增長之名,高唱強大穩定之歌,【掩蓋】夜行吹哨的【虛怯】。一個政權的【合法與否】,只可以憑它獲取政權的過程與手段讓該國的人民去評斷,【與經濟何幹】?難道經濟搞不好就失去政權的合法性嗎?至於【高經濟增長】會致令一個政權的【地位越牢固】,則要【視乎情況】,不能概括地一言以蔽。如果這是個【失衡的】高經濟增長,貧富差距拉大了,信貸過熱了,貪腐惡化了,那麼,這個政權的地位【還會牢固】嗎?如果中國的政治精英有此不合邏輯的共識而又【深信不疑】,則政治精英的【定義】須重新介訂。孟光, Hong Kong

只想問一下,如果共黨真的如你們說的那麼沒人性,又何須訂立這樣的麵包契約呢?反正政權在手,我是主你是民,這不很簡單嗎?再進一步說世界上那個政權沒有跟人們簽下這樣契約的?如果你們西方的政府連所謂的共黨都不如是不是也應該下台並從此不再執政呢?但你看西方如美國,意大利,希臘之流的國家,那個政黨為此作出過犧牲?就連獨裁比中共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國民黨不也重新執政了嗎?只是上了層所謂民主的光環。所以還是以人為本一點,對老百姓好並成功落實的就應該執政和獲得合法的承認,還有比實踐更能檢驗合法性的嗎?難道靠那些政客的選舉就能判定它的政綱適合國家的發展?更有合法性?dunji, guangzhou

從文章可以看出作者已經很長時間沒去中國了,而是片面的從網絡上獲取信息,感覺作者以後還是不要發這種文章了,讓人越來越對海外學者的水平失望,即使以後中國民主了,你們也還是stay away China.要是真像作者所說,中國早亂了!Jiarui Huang, Suzhou

「奇跡「太多,真是用語言無法表達!鬱悶與快樂,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