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中国经济临近拐点?

中國經濟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滑究竟是一個長期趨勢,還是一個短暫調整過程?

根據國家統計局上周公布的數據,中國今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為二十二萬七千多億元人民幣,按照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七點八。雖然這個增長速度與目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相比仍然屬於高速增長,而且也高於中國政府在年初公布的全年百分之七點五的增長目標,但是這些數據仍然令人擔心,因為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已經連續六個季度呈現持續下降趨勢,而且本季度增速已經達到了金融危機三年前爆發以來的最低位。

人們現在普遍關心的是,中國這一輪的經濟增長速度的下滑,究竟是一個長期下滑趨勢的開始,還是一個短暫的經濟調整過程?一些中國官方的經濟學家表示,現行的經濟增長速度大致符合中國政府早先的預期,所以不必過分憂慮。有的甚至認為,通過下調速度是中國政府實現經濟結構的合理化的必經過程,從提高經濟運行質量的角度看,不僅不是一件壞事,而且還是一件好事。不僅如此,由於中國的城鎮化水平不高,所以城鎮化的過程仍然能夠推動中長期的經濟增長。

但是,中國官方經濟學家的觀點似乎缺乏經濟學邏輯和現實數據的支持。從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數據看,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下降並非主動進行結構調整的結果,而是現有的不平衡經濟結構被動平衡的結果。在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架馬車中,長期以來出口和投資的增長是主力軍,而消費、尤其是居民消費一直萎靡不振。過去一年半以來,出口和投資增長速度的下降是導致整體經濟增長減速的直接原因;而中國政府希望看到的消費的快速增長並沒有出現 。

更重要的是,中國經濟速度的下降表現了非常明顯的內生性特點,而並非如官方經濟學家們所強調的單純地源於外生性因素。雖然西方經濟困難通過減少對中國出口產品的需求,影響了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但是中國經濟的減速從根本上講還是若干內在的因素促成的。這些因素包括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由於國民收入分配不均所造成的國內消費長期疲軟、中國的產業結構對政府投資的路徑依賴等等。

最新一輪的經濟結構的被動平衡雖然會對資源的大量浪費起到一定程度的約束作用,但是有兩個關鍵的副作用是中國政府所難以克服的。首先,它可能帶來多米諾骨牌效應,通過銀行壞帳、地方政府破產、海外投資者的猶豫甚至退出、以及國內市場的信心崩潰等等渠道,使得中國的減速成為一個趨勢,而不只是一個暫時的調整過程。尤其是當經濟減速的內生性因素繼續發酵, 持續了三十年的中國的經濟增長神話很可能嘎然中止。

那種認為城鎮化程度較低有助於中國經濟的中長期增長的觀點顯然也並沒有多少說服力。 處於工業化階段的國家在加入全球勞動分工的過程中雖然會獲取經濟加速增長的好處,而且由此帶來的城鎮化過程帶動的內生經濟增長動力。但是工業化和城鎮化程度較低只是為全球化條件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提供了一個有利因素,並非充要條件。關鍵在於這些國家必須有一系列正確的政治和經濟政策,有一個好的政策和社會環境,能夠推動經濟實現良性的循環。雖然中國過去的增長得益於工業化和城鎮化的過程,但是世界上仍然有大量處於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國家並沒有能夠享受高速增長。因為中國城鎮化程度低就斷言中國仍然能夠享有長期經濟增長顯然缺乏邏輯。

中國政府對經濟增長的減速十分擔心,這是因為他們知道中國社會對經濟減速的消化能力十分孱弱,經濟減速帶來的副作用十分有可能成為中國穩定的毀滅性因素。中國的工業化過程仍然在進行過程中,如果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下降,農村勞動力和農村人口向工業和城市的轉移就會遇到障礙,中國的貧困人口就會增加。這種情況一旦發生,在當前收入分配十分懸殊而政府又沒有有效的對策的情況下,中國社會產生動蕩的危險就會大幅度上升。

中國政府用於推動經濟增長的王牌已經不多了。刺激出口的辦法基本上遇到了瓶頸。從國際上看,發達國家對進口產品需求疲軟的現象將會持續一段時期。同時,這些國家在經過上一輪經濟全球化的衝擊之後,保護國內勞動市場已經成為一種政治共識。這對中國擴大出口的努力無疑是一個制約。從中國自身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已經成為一個不可遏制的趨勢,中國在低端工業加工品市場上的優勢正在失去。而由於制度環境和政策因素,技術升級的速度緩慢,因此在日益激烈的世界市場上正在失去競爭優勢。

當然中國政府手中仍然有大量的資源,仍然有可能採取通過政府投資來遏制經濟增速下滑的趨勢。中國政府正處在新老領導層的交接過程,無論是當前的還是未來的領導人也都有制止經濟下滑的政治意願。面對經濟下行所帶來的就業壓力、國民收入分配的緊張以及地方政府財政困難的加劇,中國政府完全有可 採取以往的「以速度換質量」的策略,通過加大財政政策力度的方式再次推行投資型增長。

但是這樣一來,長期以來中國政府所許諾的優化產業結構的努力就會付諸東流。不僅如此,一個長期扭曲的經濟結構必然是導致下一輪經濟減速的根本性原因。中國已經多次採用這種飲鴆止渴的辦法應對過去出現的經濟減速的威脅。再走老路,為經濟提速的效果只會越來越差,而累積的負面效應也會越來越深重。不僅如此,從政治上看,新一輪的投資刺激不僅僅會帶來資源的浪費,而且會滋生新的一輪官員腐敗。如此投機性的做法不僅無法阻止中國經濟拐點的出現,而且可能會加大中國通過經濟增長拐點的成本。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未署名先生,希特勒獨裁當政時,沒有現在中國這麼腐敗呀。獨裁可以高效,但不能說和高度經濟成長有決定性的因果關係。現在中國腐敗現象的規模之大,範圍之廣,無處不有,可以說是全世界空前的,絕無僅有的。所以說這個體制有些岌岌可危了。方維儀

那麼,拐點之後是什麼呢?中國會進入一個漫長的低速增長期嗎?外資會撤離中國嗎?以出口為導向的工業區,比如大有希望的天津開發區會如何演變?如果先生今日還在天津開發區,您會更注重規模,還是效益?是更關心工人權益,還是領導的滿意?皮黔生, 中國北京秦城

「中國經濟的不平衡不是偶然性的而是腐敗的政治體系所造成的後果」。的確,只有對中國30年改革開放的歷史一知半解的年輕人、半路出家的「企業家」和另有盤算的官僚、「學者」才對中國經濟的前景「充滿」信心。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起,官員灰色收入的重大利好就致盲了司法。大規模海關走私的受賄內幕無人敢究。其時,恐於被民間財富邊沿化而慌不擇路的官方,在壓低人權的費改稅、和香港的房地產業中看到了自己尷尬處境的救星。於是一個大國的畸形經濟模式,很快在暴利驅使下,被蜂擁而至的貪腐勢力透支出來了。這本質上是一群寄生蟲的無賴之舉。fla0, Guangzhou

中國應該做三件事。一件是保護和促進就業,主要是為工作者提供長期類似工種的工作,防止技能在經濟放緩過程中流失,造成浪費;第二,青年人是未來的消費者,他們的消費偏好具有指導意義,應該有具體措施鼓勵部分人的消費;第三,為青年人創業提供金融服務。李斯坡, 中國

不同意作者的觀點。過於悲觀了!!中國經濟放緩,當然主要是出口受世界經濟大環境影響的結果!當然,這個外需的下降,也直接影響到國內配套的生產,比如鋼鐵、電力、煤炭、化工等等。對房地產的調控,也是國內的主要因素。但國內的增長潛力,的確存在,那麼多農民要進入城鎮、要提高生活質量,這個潛在需求,相當於7億的潛在市場,是大家都看到的。至於能不能真的實現,就要看中國政府的能力和運氣了。要是沒有戰爭,能源和資源逐漸能解決,那麼,經濟長期增長是可以期待的。(有網友不斷地把中國的任何事情,都歸結為「獨裁體制馬上要崩潰」了,感覺讓人啞然失笑。其實獨裁是高效的。希特勒當政時,德國的經濟增長率最高。)未署名

3萬億外儲的最佳投資,是人才投資。就是用重金聘請世界上最好的人才。國家間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競爭。美國之所以發跡了,是由於二戰時趁機延攬人才,最終致勝。而中國目前將外儲用來購買美國的公債,被美國印鈔票不斷稀釋,連本金都不斷縮水,是最賴、最懶的投資方式。中國體育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重金聘請最好教練。同樣的,如果中國能在一次次的機會中(華爾街金融危機,廣攬金融人才;蘇聯解體,招攬科技、軍事人才;歐債危機,招攬希臘、西班牙的旅遊人才,等等)延攬到無論何種膚色、種族、頭髮的最佳人才,那最終中國一定能夠崛起!!未署名

這應該是好事!過快的增長,以環境污染資源過度開發為代價,不但主要讓外國投資者猛賺了第一筆,還將大量產品廉價賣給歐美,接著被迫將沒法使用的美元「借」給美國,接受稀釋性的印鈔貶值。看起來繁榮的經濟,承受了太多的四層盤剝。正應該借此機會,好好休養生息,好好思考一下「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未署名

中國如果再用那種開動印鈔機,加大投資的飲鴆止渴辦法只會死路一條,而如何善用多達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才是最有效的方法。毛聊, 中國廣州

【經濟發展】與【政治發展】是【同步相生】的,是【不可分割】的。中國經濟是否【臨近拐點】,可以從中國的政治現況【看出端倪】。這個【一黨專政】的【專權】政府,這個滿朝都是【貪財愛權】的政府,已走到被【人民唾棄】的地步,單從它用龐大的【維穩費】去【鎮壓】此起彼伏的【民怨】,【可以預期】這個政權正【臨近潰散】,豈是預期經濟【臨近拐點】說明於萬一?孟光, Hong Kong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