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最幸福的國家中最不幸福的人

不丹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廷布市的金剛座釋迦牟尼大佛

不丹,一個隱藏在喜馬拉雅山脈之中的袖珍國家。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讓我百看不厭的一道風景,是風中的經幡。寺廟旁、山道邊,五顏六色的經幡獵獵飄揚,波瀾壯闊、靚麗獨特。

藍天、白雲、雪山,在通往古寺的小路邊駐足遠眺,一方方經幡,彷彿一群長著五彩翅膀的小鳥展翅嬉戲;高高的木桿上懸掛的那些長長的白色經幡,彷彿一襲白衣的少女翩然起舞。

經幡上通常印著佛教傳統的祈禱詞、祝福語。不丹人相信,那些祝福、祈願、思戀、愛意,都會隨風飄向遠方……

但是,不丹現在也面來臨一個大問題,一個單靠經幡祈福遠遠無法解決的大問題:自殺率上升。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不丹首都廷布

不丹幸福秘方

這座喜馬拉雅山上的王國最著名的就是關於全國幸福指數的創新型政策;幸福在這片土地上遍地開花,而悲傷卻無處可尋。不丹是一個特別的國家,但是它的特別之處非常微妙,不同於我們想像中如香格里拉一般的世外桃源,而要更加陰暗。

點擊閲讀全文:死亡是不丹通往幸福的秘方

這是不丹首都廷布一家大醫院的看法。我在醫院走訪了不丹第一位醫學人類學學生策林(Tshering Choki)。她正在旁聽著名心理醫生診治門診病人。策林告訴我,她有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自殺了。

策林輕聲說,"我不知道他生活中發生了什麼事。"她說,同齡人中接連發生了一系列自殺事件,給她帶來很大觸動,決定專攻醫學人類學。特別是那位朋友的自殺,讓策林更加不安。因為,朋友的家人事前毫無察覺,事後以為她知道自殺動機。

策林說,"我們總把感情隱藏起來,這是一種文化。我們需要談論這個問題。"

《記者來鴻》是BBC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它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更多閲讀,點擊這裏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不丹人的傳統服飾

不丹政府一項研究發現,農民自殺可能性最大,但事實上,各行各業、所有年齡段的人都不例外。

讓我最為吃驚的一個小小內情是,不丹人經常會選擇上吊自殺,工具,是他們民族服飾的一部分:腰帶(Kera)。寬寬的編織腰帶男女均用、五顏六色,彷彿不丹傳統服飾的名片。在招攬遊客的廣告中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腰帶,上面會印有各種關於幸福的金句。

過去幾年,每次去不丹,我都會看到許多變化:汽車更多,酒吧更多,購物中心更多。看不到的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數字,現在大約有20000人患抑鬱症。

但是,在這個國家,精神疾病仍然是禁忌,再加上國人通常更喜歡傳統的"治療"方法,只有很少一部分病人去醫院就診。多爾吉(Chencho Dorji)等心理醫生不僅會給病人開抗抑鬱藥的免費處方,還會提供其他建議,包括如何調整呼吸、打坐、正念練習等這些佛教傳統的保健、養生方式。

那麼,到底出了什麼事呢?多爾吉醫生的回答聽起來簡簡單單,一言蔽之:"社會破裂。"但是,想想整體局面,其實根本不簡單。從鄉下到首都來打拼的人越來越多,傳統的大家庭逐漸走向終結;吸毒、酗酒的人越來越多;家暴越來越普遍。多爾吉醫生說,

"僅僅因為我們有國民幸福政策,並不等於我們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國家。"

也許你希望了解更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丹自然景觀。山脈的那一面是西藏

多爾吉醫生本人對悲劇並不陌生。他16歲的時候,哥哥確診患有精神分裂症。這也正是他後來選擇專攻心理學的原因。他說,"一家有一個精神病,全家人跟著受苦。"但是,儘管他拿到了五封推薦信,還是苦苦求了官僚八年,最終才獲得出國研習精神病學的批文。

他說,"他們拿我當笑柄,直接把我的申請信扔進垃圾桶。我難過到落淚。"他解釋說,那是三十年前,當時,當官的都更願意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解決那些有形問題,比如傳染病、營養不良。

現在,他和同事忙到應付不過來,海外志願醫師會來不丹幫忙,為期三個月;不丹未來的一代精神、心理醫師正在培訓中;衛生部推出了自殺防治計劃,但是多爾吉醫生說,對精神疾病缺乏認識仍然是個大問題。

坎都(Khandu-om)大學期間專攻人類學,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一邊給我們倒茶、一邊講述自己的故事。生了第一個孩子之後,坎都患上產後抑鬱症,在沉默中掙扎了大約一年後才尋求救治。

她告訴我說,"那是一場很艱難、很孤獨的戰役。(抑鬱)不需要任何原因,這才是最難理解的。"

她說,志願醫師的幫助挽救了她的生命。打坐冥想讓她深深意識到,佛教和醫療可以很好地互補,"都是關於如何正確理解自己的心態,菩薩也這樣說過的。"

坎都希望不丹領導人把精神健康列為頭等大事,這就意味著,必須加強全國人民對這一問題的探討和認識。她也呼籲其它抑鬱症患者不要在沉默中掙扎,盡早尋求救治。

她說,"否則,我們會失去更多的生命。"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