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外國駐華記者真是只「唱衰」?

北京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記者要為政府吹宣傳、唱讚歌?

去新疆報道,難比登月。外國記者被指總是只說中國壞話、是"傲慢與偏見"。BBC駐北京記者這樣回答:不是偏見、是一視同仁。

對所有外國記者來說,在中國做報道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在新疆,那幾乎就是難於上青天了。

我們在新疆那五天期間,受到沒完沒了的跟蹤,空蕩蕩的高速路上,一跟就是幾百公里。 被攔截、被質問、被搜查、被困在檢查點……我們都數不清一共多少次了。有一次,我們還被關在某個警察局三個半小時,直到我們同意刪除錄製的素材才被放行。

深更半夜,警察會來我們酒店的房間敲門,查護照、查記者證。

Image caption 這位賣羊肉串的小販對記者這樣說

到處都是警察的身影,無休無止的壓力讓人們和根本不願意和我們講話。

不管是在商店還是在街頭,最終和我們說過幾句話的那些人,完後立即就有我們的"陪同"走過去查問。全部如此,無一例外。

顯而易見,我們任何試圖搜集真實見證的努力,對於那些當事人來說風險是太大了。

在中國的不少記者同行都說有過類似的經歷。另外一些記者決定,去新疆要投入的時間、財力太大,可能還會兩手空空的回來,不值當。這也不難理解。

中國的具體意圖,外人只能猜測。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疆

你也許會問,那又怎樣呢?歸根結底,其它許多國家不是也不給記者報道的自由嗎?不過,廣受尊重的國際間調查顯示,中國是打壓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

但是,中國很重要。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很快還有可能成為第一。中國故事、以及讓世界各地受眾理解中國故事,不僅很重要,而且越來越重要。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大力擴展自己的影響力和話語權,過去幾年大手筆投入、構築全球性新聞王國。

更多沙磊從中國發回的報道

直接受控於共產黨的中國國營媒體在數十個國家開設記者站,與當地有關部門洽談,把北京的宣傳以"新聞式廣告"的形式定期插入主流媒體,比如《華盛頓郵報》、《每日電訊報》。

不過在中國,國際新聞機構還是經常抱怨,記者不能及時拿到簽證、報道證;內容被審查、被封殺—BBC的全球新聞頻道經常被"黑屏";至於臉書、推特,雖然中國老百姓都不能用,但是國營媒體卻在上面大發特發,向海外傳播自己的信號。

此外,在新疆這類敏感地區,記者還會受到恐嚇,偶爾伴隨著暴力。

中國對這一切做法的辯護很經典,那類"五十步笑百步"的說辭。中國指責外國新聞機構癡迷於"唱衰"—那些說共產主義政治體制壞話的故事。

事實上,就連一些西方評論人士,通常是那些對北京、上海的摩天大廈、五彩霓虹非常熟悉的人,也經常公開談論外國媒體的偏見,為什麼不去聚焦中國令人矚目的經濟成就,而只是緊盯著那些負面後果,比如環境惡化,債務泡沫,缺少法治,人權侵害等等。

圖片版權 FMPRC
Image caption 外交部發言人:贊成的請舉手

外國駐華記者工作環境惡化?贊成的請舉手

1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期間有記者提問: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年度報告稱,中國稱中國政府通過簽證續簽手續對發表令其不悅報道的外國記者施壓,禁止或限制這些記者到中國大部分地區採訪。

華春瑩隨即反問台下記者:你們誰認為FCCC代表了你們的觀點?你們誰贊同這個報告的內容,「舉手告訴我」。

台下一片沉默,無一人舉手。  

Image caption 在新疆,記者被檢查了無數次

我對這些指控的回答很簡單:那不是偏見,是一視同仁。

西方國家的政府同樣會經常抱怨,他們受到媒體沒完沒了的批評、質疑、嘲諷。但是,那是新聞自由的命脈,是對權力問責的唯一方式。

現在世界上,比新疆更需要仔細審視的地方不多。中國當局說,正在新疆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威脅。

更多有關新疆的記者來鴻:

新疆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維族人聚居區,維族人總計有十萬,他們面對的是宗教自由受壓制,國家嚴密監控,沒有控罪即被收監關進秘密收容所。

在新疆期間,曾有短暫的一個瞬間,我擺脫開"陪同"的視線。和我站對面的那個男子,滿臉的緊張、惶恐顯而易見。

但是,讓我今後很長時間都無法忘卻的是,當我問他能不能簡短錄幾句話時,他眼中流露出的恐懼。

他小聲說:請不要讓我犯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