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大英帝國怎麼成了「萬惡之源」?

英國在阿富汗赫爾曼德的基地 圖片版權 MOD
Image caption 2006年起,英國的米字旗又一次出現在阿富汗

從小到大,我聽到的陰謀論不計其數,其中有些相當瘋狂。

我聽說,李小龍被妻子下毒,他知道後,親自動手懲治她。我還聽說,李小龍會飛,希特勒還活著,戰爭最後一刻,他乘坐吉普車逃脫盟軍追捕,吉普車先是變成飛機,然後變成船、潛艇!希特勒偶爾還給世界發信號,宣稱,"我會回來的!"

但是,有一個市井傳言生命力特別旺盛:阿富汗所有的苦難,都是英國人造成的。

小時候,我曾經想過,這是為什麼呢?20幾歲時我來到英國,後來我懂了,這種懷疑是有原因的。

圖片版權 Auliya Atrafi
Image caption BBC波斯語記者阿特拉菲

幾百年來,阿富汗一直是沙俄帝國和大英帝國之間的緩衝區。兩個超級大國在這片"三不管地帶"(no man's land,尤指戰爭期間兩國交界處的無人地帶)頻繁有大動作。

據說,現代阿富汗版圖劃定的時候,阿富汗國王的看法根本無人理睬。1919年阿富汗獨立之前,英國和阿富汗總過打過三次戰爭,之後英國人才永遠離開。

嗯?英國人真的永遠離開了?

在阿富汗人心裏,英國人仍然藏在陰影中,監視著他們,密謀、策劃;英國人仍然能把阿富汗內政搞到一團糟。

有傳說,英國間諜假扮阿訇,誤導虔誠的信徒,還有英國間諜裝作算命先生;我還聽說過,祭台背後藏著財寶,四周的乞丐,其實都是保安。

《記者來鴻》是BBC記者從世界各地發回的深度報道。希望它能成為您了解世界的一個窗口。更多閲讀,請點擊這裏

圖片版權 MEPL
Image caption 1880年,英國在邁萬德(Maiwand)戰役中落敗

歷史上的英阿戰爭:

英國曾經三次試圖征服阿富汗,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

第一次:沙皇俄國在阿富汗擴張勢力令英國十分惱火。1839年英國入侵阿富汗,迅速佔領喀布爾,扶持起傀儡政權。兩年後,喀布爾民眾起義。1841年冬英軍被迫撤退,16000多官兵倖存者寥寥無幾。

第二次:1878年英國再次入侵阿富汗,原因和結局幾乎就是第一次的翻版。這一次,由於簽署不平等條約英國還是從阿富汗攫取大量利益。

第三次:1919年英阿再次開戰。起因是阿富汗新一代軍官決心廢除與英國的不平等條約。這場戰爭後英國被迫承認阿富汗獨立。

圖片版權 Auliya Atrafi

癡迷陰謀論的並不是只有阿富汗人。一位庫爾德朋友告訴我,如果下了一夜的雨,鄰里有哪一堵牆倒塌了,媽媽都會埋怨英國人。

伊朗有一部播放多年的肥皂劇,其中有個角色永遠相信英國人在搞陰謀詭計,永遠憂心忡忡。

我的朋友告訴我,在孟加拉,如果你顯得很精明、很會算計的話,人們會說你像英國人。

在喀布爾,我們也有這樣一個詞,形容人血管裏流著"惡毒的英國血"。

但是,自從1980年代阿富汗爆發內戰以來,我們心目中陰謀家的名單越來越長了,現在還包括巴基斯坦的情報部門、所謂的伊斯蘭國,當然了,還有美國人。

反反覆複、一次又一次的外國干涉只會讓阿富汗人的想像力越來越豐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79年蘇聯出兵阿富汗,血腥戰爭歷時10年

阿富汗——"帝國墳場"

阿富汗位於歐亞大陸心腹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她成為歷來的交通要衝、兵家必爭之地。

從古至今,阿富汗多次經歷大國入侵,但是她最後幾乎總會把對方拖垮。因此人們總愛阿富汗稱作「帝國墳場」。

除了歷史上的大英帝國,勃列日涅夫時期咄咄逼人的蘇聯以及冷戰後信心爆棚的美國,都曾在阿富汗都曾陷入泥潭。

有一次在倫敦,一位阿富汗裔出租車司機向我抱怨說,外國人要偷走阿富汗的石油,藏在客機裏偷偷運出來;還有人說,外國人的目光盯上了伊朗的鈾。

在阿富汗,一名法官曾告訴我,本拉登是美國間諜,最後被乾掉是因為他知道的太多了。還有人相信本拉登還活得好好的,在美國某個地方一個世外田園般的小島上養尊處優呢。

阿富汗的將軍也會說,北約出錢、武器支持塔利班,他們甚至還說,敢於揭露這種內幕的翻譯被從直升機上直接拋出去!

還有傳言說,北約部隊從阿富汗走私犯手裏購買毒品,藏在陣亡士兵的肚子裏偷偷運回西方。據說,好多西方人從這個利潤豐厚的行當中受益,其中包括英國王室。

圖片版權 Auliya Atrafi

去年我去見個朋友,他的父親是位來自東部地區的部落首領。

喝完綠茶,寒暄完畢,我一張嘴就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我問他,你們那一片地區所謂的伊斯蘭國怎麼樣了。首領口若懸河、滔滔不絶地給我上了一課,那種我已經聽過無數次的言論。他自信滿滿地說,"這都是伊斯蘭國、美國人和英國人在玩兒遊戲,付出代價的是阿富汗人!"

我略感不解,接著問道,"但是,他們從中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他堅持說,"他們計劃都是長線的,可能50年,他們以為我們都根本搞不懂。"

"如果真這麼簡單,那他們也太愚蠢了。你知道吧,我們是能看到蛛絲馬跡的,比如俄國、巴基斯坦和中國構建的新陣營。"

"你好好想想,美國一星期就能摧毀塔利班政府,怎麼就不能乾掉幾個藏在深山老林裏的武裝分子呢?"

很明顯,他以為自己贏了這場辯論,轉過頭,衝著麥加方向開始禱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方聯軍的干預並沒有讓阿富汗實現穩定

最近在喀布爾,我剛剛和其它幾個記者一起做完周五禱告,突然收到一條消息,顯示有自殺炸彈攻擊者在一座什葉派穆斯林的清真寺發起襲擊。

我問,"這是伊斯蘭國乾的嗎?"另外一名記者回答,"還可能是猶太人或者基督徒乾的。"

我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但我還是接著問了一句,"那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好處呢?"

那位記者這次顯得更加確信,他回答說,"兩方面,這類行動會在信徒和清真寺之間拉開距離,還會讓穆斯林人分裂。"

綠區內的道路坑坑窪窪,剛離開清真寺,我們的褲腿還卷得高高的,胳膊下夾著祈禱用的小墊子,邊走邊聊。突然,我腦子裏湧現出一個念頭。

在這樣一個語言、種族、信仰、思想造成嚴重分歧的國家,仍然能有一樣東西讓所有的阿富汗人齊心一致,那就是:

堅決不信外國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