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BBC女主播的「煉獄之旅」

蘇菲·雷沃斯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

撒哈拉。5天6個馬拉松;攝氏40度的高溫,猶如蒸籠;流沙、塵暴、重負、毒蛇......年近不惑,我這是自願去下地獄?越過終點那一刻,我哭了……

我8年前才開始跑馬拉松,那時我"高齡"41歲。

當時,26.2英里(42.2公里)在我看來已經絶對算得上是長跑了。但是,長跑上癮。

隨著自信心的增強,你會給自己更嚴格的要求、更遠大的目標。因此,一年半以前,在參加完一次聖誕派對之後,我"簽字畫押"報了名:接受今生最嚴峻的挑戰。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在演播室中播報新聞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左)

我非常害怕,沒敢告訴太多人,但是我堅持刻苦訓練。

為了適應撒哈拉沙漠40度的高溫,出發前兩個星期,我和朋友每天一大早就爬起來,去金斯頓大學(Kingston University, 位於倫敦西南方向)的"熱倉"跑步。

我和另外400來名英國跑者——絶大部分是男性——從蓋特威克機場(位於英格蘭東南部的一個主要機場)出發,搭乘兩架包機前往摩洛哥。然後乘車6個小時穿越沙漠,抵達營地。

營地超大,一頂頂一側敞開式的帳篷,圍城巨大的圓圈,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的超長跑愛好者。

每頂帳篷入住8人,"牀"一個挨一個。說是牀,其實就是薄薄的一張墊子,把我們的肉體和密布小石子的沙漠隔開。

圖片版權 MARATHON DES SABLES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開跑前一天,組辦者給我們的背包稱重,檢查我們帶夠了一星期的食品——每天至少2000卡路里、其它必須的工具以及指南針、口哨、睡袋等等。還有,這個讓人心驚肉跳:毒液泵。

我的背包大約9公斤重,水不包括在內。

那一夜,我們輾轉難眠……

到時間了,站在起跑線上吧!參賽者大約1000人,只有175名女性。

頭上,直升機盤旋。33年前首創"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法國攝影師帕特里克·博埃(Patrick Bauer)揮揮手,伴隨著一曲響徹大漠的"通往地獄的高速公路",我們出發了。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右一)

第一天是18英里長跑,大部分是穿越沙丘。好像是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提醒我們,這可不是普通的馬拉松。我住在倫敦,沒有多少跑沙漠的經驗,腿很疲勞。

天氣很熱,有些選手跑得過猛,最後只能進醫療帳篷打點滴。

我和3名跑伴都比較謹慎。4個半小時後抵達營地。精疲力竭,但是鬆了一口氣。第一天挺過去了。

營地生活幾乎和跑步一樣重要。帳篷成了你的世界,在這裏恢復、吃飯,太陽落山立刻睡覺。

沒有手機信號,和外部的聯繫完全隔絶。生活變得很簡單,好像存在於一個大泡泡中,吃的是凍幹食品,忍的是腿腳疼痛,但也有許多許多歡聲笑語。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做飯」是這樣的

在沙漠,你很快就懂了:拋開那些講究吧。

不能洗澡;洗衣服也絶對不可能,所以,我們9天穿的同一身;有"衛生間",每天越過營地終點線時,會領到棕色的塑料袋。「衛生間」裏放著個塑料座,中間有個洞,進去安好塑料袋。其餘的,我還是留給你去想像把。

可以取飲用水,但是有定量。營地不停搬家。每天黎明,柏柏爾人團隊抵達,拆帳篷,有時裏面的人還沒醒呢。然後他們把帳篷裝上車,前往下一個終點安營。

一天天過去了,我們的生活有了節奏。黎明起牀,煮水吃早飯,裝包。包越來越輕,裏面的"內容"一點點被吃掉了。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洗手間」是這樣的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簡介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Marathon De Sables)人稱"地獄馬拉松",每年一次,穿越摩洛哥境內的沙漠、山丘、河谷,全長大約為6個馬拉松。

最嚴峻的考驗包括高溫、乾旱和流沙。此外,選手們還需要背負食物、藥品等個人裝備,平均背包重量可能達到10公斤。

首屆摩洛哥沙漠馬拉松賽於1986年舉行,當時只有20多人參賽。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

然後,就是讓所有選手害怕的時刻了:第四天,需要完成的距離超長,54英里。

開始10英里,我們是跑完的;中午驕陽暴曬,我們開始走著進山。

要爬過山包,要穿越沙丘。那一天,我們總計攀爬的高度超過4000英尺(約合1200米)。跑沙漠對腿部力量要求太高,疲勞到幾乎不聽使喚。

經過一個接一個檢查點,連跑帶走11個小時之後,夜幕降臨。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圖片版權 IANCORLESS.COM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

那時,我經歷此行第一個真正黑暗的時刻:同伴告訴我,還要繼續穿沙丘、爬岩石,6個小時後才能抵達下一個營地。

我幾乎要哭了。腳疼,可能要起水泡;很餓。突然,我感覺自己好像成了小孩子,就想有人給我一個擁抱。但是,我不願意承認自己軟弱。

咬咬牙,跟在同伴後面繼續往前走,頭頂上的電筒照著路。

凌晨1點45分,我們總算慢跑越過終點,立刻癱倒在帳篷裏。

圖片版權 @SUSIE_CHAN_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右一)
圖片版權 MARATHON DES SABLES
Image caption 蘇菲·雷沃斯(右三)。和朋友手拉手越過終點線!

最後一天,我們跑的是一個整程馬拉松:26.2英里。

出發時颳起了塵暴,但我們已經習慣了。之前幾天半夜刮過一次 ,我們躺在帳篷中4小時,睡袋裏、甚至嘴裏都滿是沙子!

最後一天,越過最後一條終點線,我流下了眼淚......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既是對身體的挑戰,也是對精神的考驗。我很幸運,整整150英里,和3個親密的好朋友一起,互相鼓勵,互相幫助。回想漫長、艱苦的訓練,我仍然不敢相信,我真的跑完了。

離開撒哈拉,我多了一枚獎牌,少了10多斤體重。我的回報:結交了幾位永遠的朋友;還有,我重新認識了自己:

我的身體比我精神中曾經想像、曾經相信的要強大許多。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