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特朗普你為什麼又拿走了我的牙膏

美國和伊朗 圖片版權 AFP

和大多數海外遊子一樣,我也經常向還在伊朗的父母寄禮物,黃油酥餅,早餐紅茶,薄荷巧克力……

但是在2012年,我給父親打電話問他想要些什麼英國貨,父親回答說:牙膏!

"牙膏?"他真是這麼說的,我沒聽錯。"但是,為什麼要牙膏呢?"我接著問他。

他說,伊朗國產牙膏口感不對,進口的牙膏哪兒都買不到。很快,外國牙膏就成了我父母最珍惜的禮物。

圖片版權 AFP/GETTY

每一次父母來倫敦,都會買大盒大盒的牙膏,帶回伊朗做禮物,送給叔叔阿姨等親戚。

兩年之後,我和一些親戚在土耳其見面。土耳其對我很安全,我是BBC波斯語記者,因此,在伊朗當局眼裏,我是國家的敵人;土耳其對伊朗人來說也是度假的好地方,不需要簽證。

假期頭一天晚上,我發現自己忘了帶牙膏,所以去找我嫂嫂借。那天,我才真正懂得了父親(電話中那番話)的意思。

牙膏筒看起來沒什麼區別,但是,牙膏是泛著隱隱綠色的藍色,看上去還稍稍有些乾燥。等我把牙膏放在嘴裏後才發現,就好像吃了一勺麵粉。刷完牙,感覺一點兒也不乾淨,而是很"沉重",好象牙齒上糊了一層灰。

更多《記者來鴻》,請點擊這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0年4月7日,美國正式宣佈同伊朗斷絶外交關係,並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雖然"人質危機"在持續14個月之後通過談判得以解決,兩國卻由此變為敵人

動蕩,對伊朗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革命,戰爭,制裁……單子能列出一長串。

美國在1979年的「人質危機」之後開始制裁伊朗。當時,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美國大使館被佔領,52名美國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為人質。

我在伊朗長大。從小我們就被告知,遠在天邊的美國是我們的敵人。每天上學,我們都要排好隊,高呼口號"打倒美國"(Death to America,又譯「美國去死」)。

伊朗和伊拉克的那場"兩伊戰爭"持續了八年(期間西方給與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軍事支持),期間,我們又被迫去排隊了。

我和父親站在長長的人龍中,等著輪到我們,遞上各種票據才能買到米、買到油。那時食品短缺,限量供應。

晚上我們會聚在電視機前,看新聞節目播報當天在前線犧牲的烈士名單。名單念完了,電視台會播放愛國歌曲,悼念那些死在薩達姆和他的盟友槍下的伊朗英雄。

那幾年,"打倒美國"在伊朗又成了流行口號。

更多有關伊朗的記者來鴻: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頭的壁畫

1997年,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當選總統,許多人感覺這就像一股新鮮空氣。哈塔米受過西方教育,是改革派,還敢於談論自由呢!他受到歐洲國家的歡迎,他提出不同文明之間要對話。

但是,哈塔米第二屆任期之內,美國總統小布什把伊朗定性為"邪惡軸心"。國門才剛剛開了個小縫就又緊緊關上了。

接下來又是一波制裁。最嚴重的是在2012年(也就是我父親要我買牙膏的那一年)。

那時伊朗總統是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強硬派,他形容美國的制裁是"一錢不值的廢紙"。

但事實上,制裁給伊朗經濟帶來了嚴重衝擊。伊朗不能向大多數國家出口石油。即便那些依然從伊朗進口石油的國家也無法支付現金。需要進口藥的伊朗人只能認了、忍了,通貨膨脹達到30%,經濟增長成了經濟滑坡。

不過,這一切最後總算把伊朗逼到了談判桌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和伊朗外長扎里夫在奧地利談判,當天,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制裁

2015年7月,經過長達18個月的艱苦談判,國際社會和伊朗總算達成了核協議。不僅如此,有報道說,美國和伊朗的談判團隊還成了好友呢。伊朗領銜的談判官當了爺爺,美國領銜的談判官特意送了禮物。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和伊朗外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握手的照片傳回伊朗,許多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返回伊朗,扎里夫在機場受到熱烈歡迎。他被看作國家英雄、希望的使者。

我父親不再要我往家裏寄牙膏了。他說,在伊朗就能買得到,價錢和倫敦一樣。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日子好像恢復了正常。

2005到2016年間伊朗經濟增長趨勢:

上圖中粉色區域為國際社會制裁期間,藍色區域為核協議簽署後國際社會解除制裁,數字來源是伊朗央行。

核協議簽署之前,伊朗經濟跌入嚴重衰退。根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國際社會解除制裁之後的第一年(2016年),伊朗GDP增長12.5%。

此後增長幅度有所放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今年增幅為4%。趨勢良好,但卻低於伊朗政府為解禁後五年制定的目標:8%。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制裁給伊朗經濟、伊朗人生活都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但是,好景不長,希望很快破滅。特朗普出人意料當選美國總統,伊朗核協議的前景蒙上疑雲。伊朗經濟剛剛勉強從制裁中恢復過來,又受到一連串新的不確定性的衝擊。

在特朗普宣佈美國退出核協議之前,伊朗貨幣已經縮水一半。

特朗普宣佈對伊朗"重啟最高級別經濟制裁"的那一天,伊朗又傳出了"打倒美國"的口號聲。這些口號來自議會中的議員和德黑蘭「自由廣場」上的活動人士。

好像一切又都"歸零"了。

轉天早上我給父親打電話,他半開玩笑地說了一句話

看來,我們又要請你給家裏寄牙膏了。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