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海帶神奇功效 美麗島女性走上平權致富路

海帶和女人

天涯海角的桑給巴爾,被譽為印度洋中的「綠松石」世界最美的島嶼之一。

這是一個十分保守的地方,絶大多數人信奉伊斯蘭教,傳統上,女性地位更加低下。但是,海帶重塑了島上兩性之間的權力平衡,改變了成千上萬女性的人生。

人稱「新超級食品」的海帶也用於牙膏、藥品、化妝品等。過去20年,在桑給巴爾,種植、加工、出口海帶成了大生意,而這一行業的主力軍是女人。官方數字顯示,高峰時期,桑給巴爾海帶種植業總共僱用23000人,其中90%是女性。

最開始,一些男人堅決反對女人種海帶。他們會抱怨,妻子太累了、無法"履行婚姻的義務"。但是,女人的堅持努力,讓她們終於拿到了下海的權力;女人的辛勤勞作,給她們帶來了豐厚的回報。伴隨著經濟獨立,島上的女人也有更多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路。

BBC記者露西·阿什最近前往桑給巴爾採訪......

海帶和女人

晨雞報曉,旭日初升。新的一天剛剛開始,一群女人肩扛繩索、頭頂木桿走向海邊。退潮了,正是種海帶的好時機。

站在深剛沒膝的海水中,她們把一根根木桿插入水底的沙子中。木桿間拉起繩索,女人把一塊塊海帶系在繩索上。僅僅需要六個星期,這些「種子」就會突飛猛進,增長十倍!可以豐收了。

收獲來的海帶,部分拿回家做食品,但是絶大部分會晾幹,賣給當地中間商、或者出口。

女人們一邊幹活一邊聊天,八卦、幽默,說說笑笑,好不熱鬧,就像任何地方在農田裏幹活的女人一樣。

1990年代初期,桑給巴爾開始引進海帶種植業。最開始,島上的男人覺得這事不值得自己下功夫,他們更願意去捕魚、或者在旅遊行業找份工作。但是,也有一些男人不同意自己的老婆去種海帶。

帕傑(Paje)東岸一個小村,社區負責人穆哈邁德·穆扎利(Mohamed Mzale)說的很直率,「我覺得,種海帶這活,簡直就是有效的計劃生育。這麼說吧,在海邊、家裏忙一天,女人太累了,沒時間......你懂得,沒時間......造人!」

最開始,穆哈邁德也拒絶讓自己的第一任妻子去和別的女人一起種海帶,但是,「她哭哭啼啼、沒完沒了」,最後,穆哈邁德讓步了。

事實證明,在這樣一個絶大多數人信仰伊斯蘭教的小島上,種植海帶成了一股強大的婦女解放力量。

不太久遠的過去,村裏的女人只有在參加葬禮、婚禮、或者看望生病的親戚時才會出門。女人的「與世隔絶」甚至也反映在民宅的建築布局上。許多房子門外牆邊都有石頭椅子,男人可以在這裏接待訪客,絲毫不影響家裏女人的隱私。

桑給巴爾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桑給巴爾的石橋鎮,民宅外的石凳子

海洋生物學家弗勞爾·穆蘇婭(Flower Msuya)說,「最開始,有丈夫威脅妻子,如果敢出門種海帶,那就離婚。但是當他們看到妻子掙的錢有源源不斷的時候,他們慢慢就接受了。」

有了錢,女人開始去市場,搭公車去首府,而不是把家裏一切買、賣事宜都交給丈夫管理。沒多久,更多家庭買得起書本、校服、家具,可以改善飲食,房頂可以蓋波紋鐵皮瓦、而不是茅草。

海帶:來自大海的禮物

桑給巴爾人曾經形容,海帶是"來自大海的禮物"。

桑給巴爾曾是世界第三大海帶出口國,位居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之後。桑給巴爾海帶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包括中國、韓國、越南、丹麥、西班牙、法國和美國。

海帶可用於化妝品、牙膏、藥品和食品。在中國和日本,海帶還是傳統的"蔬菜"。

海帶和女人
Image caption 薩菲亞·穆哈麥德和兒子。薩菲亞用自己賺的錢買了一輛小摩托

西南海岸的一個小村內,薩菲亞·穆哈麥德種海帶好多年了。她很成功,現在有一家專賣店,賣海藻肥皂、醬料等。薩菲亞用自己賺來的錢給兒子買了一艘漁船,一輛小摩托,還給全家人蓋了一幢大房子。

腳下潔白的瓷磚,頭上漂亮的天花線,都讓我看到驚羨,但是,讓薩菲亞更加自豪的卻不是眼前這些東西。她說,「我有4個孩子,我1985年結婚,我丈夫就我一個妻子!」

薩菲亞告訴我,如果丈夫要娶二房,她也只能接受,因為那是伊斯蘭法規。但是她接下來立刻說,小二必須住到外面去,絶對不能搬進「她自己」的房子。

帕傑島儼如世外桃園。但是,美景之下是形形色色的家庭劇,有些情節之曲折、多變絶對不遜肥皂劇。除了一夫多妻之外,離婚也相當普遍。

2015年選舉中,島上有50個女人離婚,原因是她們參加投票、或者把票投給丈夫不支持的政治家。伴隨著經濟獨立,島上一些女人看起來更加大膽。

婚姻糾紛通常由桑給巴爾島上10個伊斯蘭教法法院當中的一家判決。從理論上講,夫妻雙方都有權提出離婚,但事實上都是由丈夫提出。

海帶和女人
Image caption 馬卡米在編製種植海帶所需的尼龍網

和很有商業頭腦的薩菲亞一樣,馬卡米(Mwanaisha Makame)也把種海帶掙來的錢投入房產。她帶我去看她蓋到一半的一處新房,我原本以為,這是她給已經成年的兒子凖備的,但是她說,不是的,這是給自己留的後路。假如離婚了,可以搬來住。

在桑給巴爾,丈夫很少支付贍養費。在這種社會環境下,馬卡米的房子相當於一份保險。

她笑著說,「在桑給巴爾,婚姻沒有保證。如果老公看上別的女人,愛會讓他昏了頭,他只需要告訴你滾開。」

我問她,村裏的女人之間是不是互相嫉妒。這下子,馬卡米不笑了,她使勁瞪了我一眼,然後說,「是的,非常嚴重!」

更多記者來鴻:

海帶和女人
Image caption 馬卡米體恤衫上的字樣是:海帶是食品,海帶是生計

桑給巴爾女人需要面對的另外一個問題是:氣候變化。

桑給巴爾海帶的主要產區是奔巴島,這裏岸邊有許多岩礁,而不是寬闊、平坦的沙灘,因此,受水溫變化的影響更小。

但是在帕傑島,從2011年開始海帶連續3年不長。後來雖然逐漸改善了,但是,新長出來的海帶品種缺乏含金量:卡拉膠含量更低,這是用於食品、化妝品、藥品當中的增稠劑。結果,種海帶的效益比不上從前了。

更糟糕的是,海水升溫,一段時期內催生出一種藍綠色的海藻,會讓種海帶的女人起疹子、水泡,很痛苦。帕傑島許多女人放棄了種植海帶。20年前,島上共有450人種海帶,後來減少到150人。

海帶和女人

馬卡米的鄰居蕾茲齊(Reziki)非常缺錢,她有7個孩子,但是她現在寧願去賣扎面角。原來種海帶的其它一些女人轉行做手工藝品,賣給遊客。

儘管如此,她們能出門做工、掙錢,仍然要歸功於海帶。

海洋生物學家說,重新改善種植海帶的經濟效益,最好的辦法是,在海水更深、水溫更低的地方種植含金量更高的品種。但是,這又引發另外一個問題,種海帶的女人需要船,而且,她們不會游泳。

漲潮時,我和蒙哥尼(Mungoni)村的女人一起出海。她們穿著救生衣,帶著草帽,裹身裙很長,學蛙泳相當困難,而且危險。

陣陣驚恐的尖叫、陣陣緊張的笑聲。一位身穿印花長裙的女人緊緊抓著一棵樹,臉上滿是恐懼。上岸後,她恢復了平靜。她說,「我很高興,我在學新東西。男人能游泳,我們也一定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