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比戰爭更可怕:我每天都被有毒空氣窒息

印度,空氣,污染,地球,記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霧霾密布,印度首都德里成為世界上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之一。

這只是一個普通周一的早上,我又遲到了。我匆匆把手機和午餐便當放進手提包,也沒忘記必須戴上防空氣污染的黑口罩。這令我想到,每年這個季節在德里報道,跟前往衝突戰區報道沒什麼兩樣。

不同的是,對付有毒的空氣——這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

城市上空懸浮著濃厚的骯髒氣團——裹挾著已經達到危險程度的硫磺和二氧化碳的空氣。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灰濛濛的,辛辣的煤炭氣味直往鼻子裏鑽。

嚴重的空氣污染大多來自周邊省份的農業生產——農民為了下一季種植而燃燒地裏的農作物留茬。另外還有汽車尾氣以及建築工地上飛揚的灰塵。本月早些時為了慶祝一個當地節日,大量的煙花燃放更令空氣質量雪上加霜。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德里的城市空氣污染很大程度上來自周邊省份的農業生產——農民為了下一季耕種而焚燒農作物留茬。

我發現自己經常站在繁忙的交通路口或建築工地旁,來體驗生活在這裏的人們如何被這些有毒空氣污染。我的嗓子很快就開始辣疼,眼睛開始流淚。

有時為了報道電視新聞我也不得不站在這些地方,面對攝像機我怎麼能戴著口罩說話呢?我通常把口罩拿在手裏或掛在脖子上,對著攝像機指著那些戴口罩的男男女女和孩子。

人們戴的口罩五花八門,各色各樣。我最近碰到一位學時裝設計的學生,她在自己的白口罩上畫上綠線條來搭配綠色眼影。她對我說:「大家都知道我們呼吸的空氣很糟糕,但至少這些有創意設計的口罩給人帶來一絲興奮,使他們願意經常戴,同時也受到保護。」

對戴口罩這件事我詢問了一位肺病專家,他看著我的口罩,嘆了口氣。他警告我,這種口罩只能屏蔽大約一半的可能致癌的污染微粒。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德里,男女老少上街都戴上口罩,但口罩能擋住污染微粒嗎?

「那我該怎麼辦呢?」

醫生坐在一個空氣淨化器旁邊,毫不猶豫地說:「如果可能,就離開這座城市!」

這對我這個想要報道人們與空氣污染做鬥爭的記者來說,顯然是不可能的事。

另外,我不是個輕易認輸的人,我最近得知,一個25歲的年輕人設計了一個頗有創意的東西,叫做「呼吸過濾器」。這是一個透明的有點像塑料繃帶的東西,兩個鼻孔處覆蓋上網狀物。設計者稱,這個東西可以過濾掉90%空氣中的污染微粒。

急迫之中,我買了若干這個鼻子繃帶,還送給了我的同事們。但這種黑色網子弄得我皮膚發癢,而且根本戴不住。

這個東西花費了我40美元,也讓我意識到,呼吸乾淨空氣已經變得越來越昂貴了。買一個空氣淨化器大約要花費70美元到1400美元,而大點的房子需要好幾個。還有汽車裏用的空氣淨化器,手機上的應用軟件警告你接觸外面的空氣污染程度。

圖片版權 ANKIT SRINIVAS
Image caption 喜馬蘇丁(Himasuddin)靠拉三輪車謀生,他說,他每天拉車時都感覺呼吸困難。

這種嚴重的空氣污染絶不僅僅在首都德里,光在印度就有至少14座空氣污染達到危險程度的城市,包括阿格拉和坎普爾。世界衛生組織估計,2016年在印度將近6萬名5歲以下兒童在這種嚴重空氣污染下喪生。

那我是不是應該聽從醫生的建議,離開充斥著有毒空氣的德里呢?

這麼說吧,我一直就希望當一名戰地記者,而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每年因環境污染導致的死亡人數超過了戰爭造成的死亡。所以,這裏對我來說就是「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