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委內瑞拉經濟崩潰 加勒比海盜激增

Fisherman on the island of Trinidad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委內瑞拉經濟崩潰,來自該國的海盜活動漫延到鄰近的特立尼達島,被視為加勒比海的新海盜。特立尼達的漁民開始為他們的生計和生命擔心。BBC記者科林•弗裏曼報道,委內瑞拉的海盜通過走私槍支和毒品來換取基本生活用品。

提起熱帶海濱天堂,你可能會想到旅遊宣傳畫冊上刊登的特立尼達美麗的海岸:一望無際的黃金海灘,椰林婆娑,寧靜的漁村,漁民躺在棕櫚樹下小憩,一幅優美閒暇的景象。而當地的現實生活並非如此。

讓我們來看看一個叫弗拉頓( Fullarton )的村莊,你會發現有些事情有點不對頭。比如說,為什麼那麼多漁民本來可以只用75馬力的漁船引擎就夠了,卻非要使用200馬力的引擎呢?還有,為什麼他們在夜間出海打漁時都不再打開捕魚燈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立尼達島西端與委內瑞拉隔海相望。(1872年的特立尼達地圖)

當地漁民傑裏•帕達拉斯( Gerry Padarath )在海邊吊牀上給出了答案——海盜。

「我們很害怕這些海盜,」他對我說,「我們村裏差不多50個漁民都遭遇過他們,不是被搶劫就是被綁架。我們只好摸黑在夜間出海打漁,這樣他們就看不見,或者我們使用更加強大馬力的引擎,讓他們追不上。」

加勒比海盜?那不是300年前的事兒嗎?那時候海盜"黑鬍子"( Blackbeard )和卡裏科•傑克( Calico Jack )出沒在那一帶海域。迄今,我所見過的特立尼達海盜僅僅是亨利•摩根船長( Captain Henry Morgan ),只不過貼在朗姆酒瓶上的圖片。

Image caption 傑裏•帕達拉說,「我們都很害怕。」

傑裏•帕達拉斯用手指向大海方向,可見一片褐色海面的彼岸是另一道海岸線。那邊就是委內瑞拉,距離特立尼達最近的海角只有20公里之遙。

曾幾何時,成群的委內瑞拉遊客常常搭乘遊船來到特立尼達海島休閒聚會,度過歡樂時光。此一時,彼一時,隨著委內瑞拉經濟進一步滑向深淵,該國衰敗的沿岸港口,已經變成當代海盜的天堂。

那麼這些海盜是些什麼人呢?說起來他們大多是以前的漁民,靠捕撈在溫暖加勒比海域中的金槍魚、章魚和海蝦為生,日子都過得很安逸。但在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的統治下,該國漁業經歷了動機良好結果卻適得其反的災難性國有化改革,使得很多漁業公司都轉移到外國。

雪上加霜的是委內瑞拉日益惡化的通貨膨脹,致使很多漁民失業,無以為生。不過他們仍然有船,也有槍——由於局勢越來越失控,人們很容易能買到槍。

Image caption 坎迪•愛德華茲遭海盜綁架,索要贖金。

令人感到遺憾的是,這與10年前索馬里海盜猖獗時情況相似,當時一些失業的漁民拿起槍,打劫海上航行的船隻。不同的是,索馬里海盜打劫的是富裕的貨輪或遊輪,而委內瑞拉海盜則把打劫目標鎖定在與他們富裕程度不相上下的特立尼達漁民。

我在依卡克斯( Icacos )漁村遇到一個叫坎迪•愛德華茲( Candy Edwards )的受害漁民。一天他跟兩個朋友出海捕魚,突然一艘載滿男人的船隻向他們開火,用機槍掃射。

「他們跳上我們的船,把我們綁起來,"他對我說,"然後他們把我們帶到委內瑞拉,關在一個木頭籠子裏。他們提出要用35000美元來贖回我們。依卡克斯村的村民籌集了這麼多錢,7天之後才把我們釋放。我被嚇壞了,那次事件後,我一年都沒敢出海。」

Image caption 一名委內瑞拉難民解釋說,生活必需品非常昂貴。

在特立尼達西南部海岸,像這樣的故事你可以聽到很多。然而,令人們擔心的並不只是這些劫持和搶劫事件。這些海盜還是重大走私犯,將可卡因毒品和槍支走私到特立尼達,使特立尼達的武器犯罪活動日益惡化。這些海盜然後將滿船的生活用品——嬰兒尿布、大米、食用油等運回什麼都嚴重短缺的委內瑞拉。

的確,特立尼達的團伙犯罪問題已經存在將近20年了,但除了在首都西班牙港的一些貧民區,一般人們都看不到。但隨著委內瑞拉犯罪潮的湧來,特立尼達的犯罪活動日趨猖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Venezuela once had its own flourishing fishing industry - seen here, the island of Toas, near Maracaibo, 1950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特立尼達漁民都是無辜受害者。我和我的嚮導在詢問幾天前剛發生的一起海盜劫持事件過程中,發現有的當地人感到很緊張。

「我現在不能跟你說,很多人在看著,」一名婦女小聲對我說,之後她在電話上向我解釋。

「那件事跟毒品有關,我們這兒的一個人欠了毒品販子的錢。"她說,"這裏的毒品問題越來越糟糕,你剛才剛剛離開,一條販毒船就到了。」

看來弗拉頓的不少人都以為我是便衣警察,這使我明白了為什麼會出現緊張氣氛。同時我也產生疑問,那些新的200馬力引擎的漁船難道都是為了對付海盜船的嗎?或許還有別的用途?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