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天体浴与德国东、西的性不和谐

德國天體浴場

圖像來源,BBC World Service

圖像加註文字,

德國天體浴場非常普遍

天體浴在德國歷史悠久、非常流行。天體浴海灘比比皆是,許多城市公園也專門劃出裸浴區。德國人之開放,常令BBC駐柏林記者埃文斯尷尬不已。但他發現,統一後的德國,原來柏林牆兩邊兒的性觀念仍然存在不統一之處。

性,在德國,我想應該和其他地方大同小異。

我們知道,一絲不掛地曬太陽,開始於1960年代,誕生地大概是加裏福尼亞的海灘。自那以後,天體浴的「技術」幾乎是世界通用。

但是,對性別、性感以及裸體的態度卻有區別。我不能不說,在德國,我有時也被大跌眼鏡。

首先說說我常去的健身房的更衣室吧。

我站在那兒,下身赤裸,一絲不掛,連拉帶扯地想把T恤衫從頭上脫下來,但是T恤衫很不聽話,非要和我作對。

最後,衣服總算扒下來了,眼前,是一位女郎,一位年輕美貌的女郎。她大概也就20來歲吧,正拖著掃把在我跟前兒打掃衛生。

男性更衣室出了女性保潔員!視線對撞,我臉紅心跳,她高高興興地繼續掃地,滿不在乎。

再有,我到離家不遠的桑拿浴池去泡澡。桑拿浴在德國很普遍,每個小區都有。

我的德國朋友告訴我,洗桑拿,裸體更禮貌、更合適。我勇敢地走進桑拿室,發現裏面坐著兩位年輕的婦女,一絲不掛。她們盯著我,我盯著天花板。

德國人--至少是那些北部非天主教徒的德國人—認為,裸露的軀體完全正常,他們會說,裸體,才是自然。為什麼非要穿著髒呼呼、汗兮兮的游泳衣呢?

他們還會說,裸體和性一點兒關係都沒有,裸體從來不會引出任何一絲性騷動。

聽到此,我只能回答,嗯嗯。

懷疑觀點

圖像來源,BBC World Service

圖像加註文字,

比亞特•烏沙(中)常被稱為1950年代改變德國婦女性態度的第一人

持這種懷疑觀點的,並非我一人,還有納粹和共產主義當局。

在東德,天體浴還是表述異見的一個象徵,與文化部發出的「保護全國人民的眼睛」的警示作對。

納粹曾支持赫爾曼·戈林(Hermann Gowring)提出的陽光和空氣「有助身心自愈」、增強國民體質的觀點,但是戈林並不贊同在公開場合全身赤裸,他說這是「文化錯誤」,會威脅女性的德行。

但是,納粹和共產主義當局都沒有贏得這場辯論。人民,起到了決定作用。

二戰留下的廢墟中,女性比男性多出七百萬。在這種氛圍下,德國誕生了一種與其它西方國家不同的工業,目標對凖女性。

德國有非常發達的郵購工業,也有最適合郵遞工業瞄凖的女性群體。

比亞特·烏沙(Beate Uhse)曾經是德國空軍的飛行員。身為女性,她不准參戰,但是,她曾經駕駛飛機飛往前線。

比亞特·烏沙的母親是醫生。戰後,許多朋友向她求教怎樣才能避免懷孕。

比亞特·烏沙開始向朋友們提供安全套、以及如何讓男人滿足的秘訣。比亞特·烏沙創建的商業王國迄今仍然是德國商界最成功的典範之一。

東、西不和諧

歷史學家伊麗莎白·海涅曼(E Heineman)告訴我,由於比亞特·烏沙公司作的是郵購,女性購買時也不受約束。

特別是在信奉天主教的南部。女人不會到商店去買性用品,但通過目錄郵購卻沒有問題。

伊麗莎白·海涅曼還告訴我,戰後,德國女性更加獨立、堅強,因為,男性非常奇缺。但後來,在德國西部,傳統的性別角色劃分漸漸地又複生了。

而在東德,卻不是這樣。

圖像來源,BBC World Service

圖像加註文字,

柏林牆倒塌20年後,東西方的性觀念是否和諧?

西蒙娜·舒默雷赫(Simone Schmollack)是《日報》(Tageszeitung)和一家女性雜誌社的撰稿人。這份雜誌(Die Magazin)創建於1929年,共產黨執政年代也一直在東德出版發行。

她告訴我,東德的女性—她也是其中之一—有更真正的經濟獨立,在與男性的關係中,這給與女性更大的實力。

現在,柏林牆不在了,兩邊的文化摩擦隨之顯形。

西蒙娜是這樣形容的,「當西德男人和東德女人談戀愛的時候,有些情況下,西德的男人會有問題。」

「西德人會說了,東德女人真酷,真獨立,性方面真自由。但是再往後發展,他們又希望女人呆在家裏。」

這是一位東德女性的看法。

政權更迭,態度轉變,男女關係經歷洪水地震般的衝擊。看來,統一的德國,男人和女人的角色仍然有不「統一」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