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香港急需填補的大「黑洞」

沒有證據,未來的港人如何知情?

沒有證據,未來的港人如何知情?

香港是世界上少數仍未制定「檔案法」的地方。活動人士警告,這會給香港留下一個越來越大的歷史「黑洞」,香港迫切需要立法,妥善保護歷史記錄,才能保證港人的知情權。香港申訴專員公署最近同意對此展開調查。曾經多年在BBC作記者的沃迪恩·英格蘭最近也曾在一家香港報紙撰文,闡述立法的迫切性……

你能想像一下嗎?一大摞紙,可以堆成1,100米高,這該是多大的一摞紙啊!

幾個月前,港府搬家,離開舊辦公室,遷入海港邊靚麗光鮮的新辦公大樓。這樣大的一摞文件都被銷毀了。

其中三分之二的文件出自北京任命、當時行將卸任的香港特首曾蔭權。所以,曾蔭權執政記錄的一大塊兒,就這樣徹底「蒸發」了。

除了大概其地知道數量以外,人們甚至不知道被銷毀掉的到底都是些什麼東西。

政府官員說,「啊,不用擔心,絕大多數不過是日常行政管理的雜七雜八」。但是,被銷毀了,也就意味著,公眾從此不再有查清楚許多內幕的可能。

比如說,愛養魚的曾蔭權到底花了納稅人多少錢、專門修建魚池、供養那一批昂貴的鯉魚?我們永遠也都不再有可能搞清楚,曾蔭權私下搭乘億萬富豪的直升機出行到底都幹了什麼?或者,他在豪華餐館私赴宴會時到底都談了些什麼?

曾蔭權在任的最後幾個月爆發出這一系列醜聞。他的記錄將和從前一樣,大多無從查證。因為,記錄本身不複存在了。

在沒有「檔案法」的地方,這只不過是可能發生的後果中的一個例子。

當然了,檔案,聽上去可能相當的陳腐、無味,但是,我在看根據阿加沙·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筆下的大偵探波洛(Poirot)的故事改變的電視劇時,最喜愛的一幕場景是,波洛的秘書「檸檬小姐」(Miss Lemon)如同少女般的興奮。因為,她剛剛完善了可以交叉檢索的索引卡片系統!

任何從事研究、發現、為後代妥善保管文檔的人,對這樣的狂喜想必都能心領神會。

在法律體制的支撐下,中國有著龐大的檔案工程,各個省級政府修建起越來越龐大的檔案館。從古巴到孟加拉,從蒙古到萊索托,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有檔案法,香港卻是一個例外。

曾蔭權

曾蔭權下台前被傳媒揭爆官商勾結、濫用公帑

歷史記錄

說起香港沒有檔案法的時候,朱福強(Simon Chu,香港檔案學會會長)顯得非常激動。他曾經擔任港府的檔案官員,對文檔不停地「蒸發」特別關注,且感觸很深。

他問道,如果繼續故意銷毀歷史記錄,還怎麼能夠保證公眾的知情權?

他說,自從1997年以來,向人手不足、資金匱乏的香港公共檔案部門移交檔案的政府部門只有一個。

朱福強現在致力於培養下一代檔案工作人員。他講授的課程中一個關鍵的部分是,有責任感的檔案工作者和當權者之間不可避免的衝突。

香港殖民時期的文獻也曾出過問題。近年來英國曾傳出外交部的一起醜聞,殖民時代末期的一些敏感文件被搬家、藏匿、甚至銷毀。

但是,正是因為有檔案法,人們仍然可以找到、利用這些文件。截至到1997年香港受英國管轄期間的文檔中,大部分很有可能至少以複製件的形式被保存在位於倫敦的英國國家檔案館內(Public Records Office)

1997年以後,誰也不知道是否有文件被送往北京。說白了,這就像是一個大黑洞,而且,是個越來越大的黑洞。

由香港教育界名人王式英(William Waung,退休高等法院法官,香港大學法律系客座教授)等領銜的「檔案行動組」發起社區運動,爭取香港制定檔案法。但是迄今為止並沒有看到明顯的成效。

近代歷史,沒有受到客觀中立的保存和保護、有明顯出處證實其完整可信的真實記錄,香港,可能會成為一個沒有過去的地方。

那時候,香港豈不是親手製造了自己的「人間蒸發」?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