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戈壁灘--天上掉下特大餡餅

蒙古大漠

大漠中,有荒蕪,也有驚艷

昔日蒼涼沉寂的蒙古大漠,現在成了舉世矚目的採礦中心。黃沙下,蘊藏著豐富的金、銀、銅,對蒙古來說,這無異於天上掉下特大餡餅。但是,政府如何、能否確保所有的國民都從中受益呢?BBC記者羅拉特最近親赴戈壁,走訪一位發現寶藏、被稱作「成吉思汗以來最有影響力」的蒙古人。

我想,聽到這樣的說法,他肯定會臉紅。但是,薩曼德·桑吉多(Samand Sanjdorj)真的有可能是成吉思汗以後最有影響力的蒙古人。

人們都叫他桑吉。桑吉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和大多數蒙古人一樣,是在蒙古包中長大的。

他來自蒙古西部一個遊牧民家庭,由於學習成績很好,畢業後想辦法在一所俄羅斯大學弄到了一個學習地球物理學的機會。

你可能會說了,地球物理學家的工作一定很枯燥,但是,我敢說,桑吉的故事一定會抓住你的注意力。

1990年代末期,一家國際採礦公司派遣包括桑吉在內的一個調查小組深入戈壁大漠,調查桑吉所說的「一個有趣的凸起現象」。

在你我眼裏,這個「有趣的凸起」說的是塵土飛揚的沙漠灌木叢中,冒出一片岩石。

桑吉和同行的地球物理學家並不是來這片沙漠勘探的第一人。

當地人把這片凸起的岩石地區叫做「奧尤陶勒蓋」(Oyo Tolgoi),也就是「綠寶石嶺」的意思。得此名,是由於岩石上有一抹抹綠色。綠色,標誌著下面有礦藏。

但是,最先去勘探的前蘇聯小組以及近期去調查的西方採礦公司都說,蘊藏量太小,不值得投資搞商業性開採。

特大餡餅!

桑吉的勘探結果卻是一個不同的故事。他說,他們的調查很快就發現這裏的地質構成非常不同尋常。

大批牧民放棄世代相傳的遊牧生活

大批牧民放棄世代相傳的遊牧生活

他告訴我說,「每一天,我們得到的數據都顯示,礦藏量越來越大。」

「我迫不及待地等到第二天趕快起床去繼續勘探。我們非常自信,找到了重要的東西。」

當時,他們可能沒有想到這個發現到底有多重要。桑吉和同事勘探到的,被認為是世界上未經開採、蘊藏量最大的金、銀、銅礦!

10多年過去了,桑吉帶我去參觀一座藍色的巨大加工廠。加工廠從沙丘裏拔地而起。曾經,桑吉和與他同行的地球物理學家就在這里扎下帳篷。

英澳礦業巨頭力拓(Rio Tinto)在這裏投入的60億美元(40億英鎊)足夠推動蒙古登上世界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排名榜的榜首。

力拓預測,奧尤陶勒蓋礦在今後40-50年之內,每年的開採量價值將超過80億美元。

對於一個不足300萬人的國家,這可是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大餡餅」。

牧民逃亡

但同時,其他的力量也在重塑蒙古。

自古以來,蒙古就時常遭遇氣候特別惡劣的冬天,蒙古人將此稱為「杜茲」(dzuds)。但是當地人說,杜茲越來越頻繁。特別是近幾年,牧民賴以為生的雙峰駱駝、犛牛、羊、絨山羊和牛許多被凍餓而死。

這也引發了傳統牧民離開鄉村的大逃亡,由此創建出我所見過的最不尋常的棚屋區。

牧民們帶著蒙古包,在首都烏蘭巴托附近的山包上安了家。

僅在過去10年間,蒙古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就放棄了世代相傳的生活方式,搬進了蔓延的貧民區。

再有,當然了,這裏所有的人都知道桑吉在戈壁灘中找到了寶。很自然,他們也都想分上一杯羹。這也就引出了其他的問題。

殺雞取蛋?

第一個問題。今年早些時候,我在奧尤陶勒蓋參觀,看到挖出了不大的一堆黑粉。本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堆黑粉應該成長為一座黑色大山,但是,蒙古政府現在就想拿到錢,要求力拓今年繳納比早先談妥的多得多的一大筆錢----以百萬、千萬英鎊計算的一大筆錢。

桑吉(右)與BBC記者羅拉特

桑吉(右)與BBC記者羅拉特。當年,桑吉對勘探成果的自信得到了回報。

力拓在蒙古礦業公司的負責人陰沉沉地對我暗示,像這樣朝三暮四改規矩的國家面對的危險是,還沒下金蛋----或許說銅蛋更合適?----之前就把鵝殺掉了。

我問他,「你這是在威脅?」他立刻回答說,「不是、不是、不是。」

但是,過去一個多月雙方的「磋商」一直陷入僵局,未見結果。

回到戈壁沙漠中的礦區,桑吉看上去非常鎮定,一派不為爭執所動的樣子。

我的感覺是,他在這一行幹久了,他很清楚,蒙古政府和力拓之間「瓜分財富」的爭執可能會給採礦畫個延期的逗號、但卻不會畫上永遠的句號。

他知道,這麼值錢的一筆寶藏,最終總會被開採。

但是,這就引出了另外一個同樣沒有答案的大問題。

蒙古政府能不能確保所有的蒙古人都從桑吉找到的寶貝中受益呢?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