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餘恨難平的慰安婦

二戰時期韓國的「慰安婦」在日本駐首爾使館外抗議
Image caption 二戰時期韓國的「慰安婦」在日本駐首爾使館外抗議

大阪市長橋下徹的「慰安婦必要論」又揭開了一道歷史傷疤。BBC記者威廉姆森親訪韓國慰安婦之家,聽風燭殘年歷史見證人講述揮之不去的夢魘、久等不來的道歉……

重巒迭嶂的韓國農村,蜿蜒的鄉間小路邊,片片農舍、西紅柿地之間,藏著一座很奇怪的建築。

拱形門廊肅穆地盯著狹窄的車道,穿過門廊,可以看到裏面引人注目的雕塑、紀念碑。

門前是一片沙石停車場。這裏只住著九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停車場之寬大好像有點不合比例。門邊擺放著英文、日文和朝鮮語的傳單。

儘管起居室內電視傳出一陣陣遊戲節目的喧鬧,這可不是典型的養老院。這是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館,在韓國被稱作「分享之家」(House of Sharing),裏面的雕塑、牌匾講述著老人們不尋常的人生故事----二戰期間日本軍隊的慰安婦。

Image caption 李玉善說,還在等著日本天皇來道歉

「分享之家」的老人最年輕的今年也已經84歲。她們說,二戰期間,被強迫在日軍妓院中作性奴。

李玉善(Yi Ok-seon,音譯)年邁體弱,走路需要扶著助行架,說話也很困難,不過,她的目光依然很犀利。

她說,15歲那年,被一個朝鮮族人、一個日本人強制帶到日本佔領的中國東北。那以前,她一直肯求父母送她去上學,但是,家裏有12個孩子,父母根本沒有能力。被帶走的時候,她已經離家在外打工。

她說,到了中國,被強迫在日本軍隊的「慰安所」做了三年的性奴。「那裏就像一個屠宰場,宰殺的不是動物,而是人。」

她指給我看胳膊上和腿上的傷疤,她說,那是刀傷。「分享之家」的一位義工後來告訴我,李玉善當年還受過其他的傷,失去生育能力。

Image caption 南京的一座「慰安所」

據估計,多達20萬名婦女曾經在日本軍中妓院向日軍提供性服務,其中大多數來自朝鮮半島。直到二戰結束,朝鮮半島被日本佔領,人們被迫學日語。這就意味著,相比其他亞洲國家來說,朝鮮半島來的女人更容易管制、交流。

許多慰安婦在戰爭期間喪生,還有許多在戰後離世。1981起,慰安婦真相逐漸浮出海面,此後,受害者紛紛出來作證。現在,已知的倖存者只有59人,其中九名住在京畿道光州的這個「分享之家」。

「分享之家」內非常安靜,光線充沛。但是,有些方面也讓人感覺非常不安。每一位老人都有自己的房間,裏面有冰箱、書架、電話。

Image caption 博物館中的慰安婦雕像

經理告訴我,考慮到這些老人過去的遭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十分重要。他說,「她們經常誰都不信任,彼此之間也不信任。」

精心打理的花園中,一尊裸體女性的半身雕塑好像拔地而出,觸目驚心。她滿臉滄桑,雙肩低垂。雕塑的對面,庭院中,紀念已經去世的慰安婦的胸像越來越多。

對於那些希望日本能更加正視過去的人來說,倖存者的年齡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緊迫問題。

李玉善告訴我,「我們年紀都很大了,每年,一個接一個地去世。從歷史上來看,戰爭也許已經停止了,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戰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還在繼續。我們要讓日本天皇到這兒來,跪在我們面前誠心道歉。(不過)我覺得,日本人就是在等著我們死去。」

20年前,日本政府確實道過一次歉。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Yohei Kono)承認,日本軍方曾直接或間接參與慰安所的設置、管理以及慰安婦的運送,存在許多哄騙、強制等違反本人意願的事例;日本政府向經歷諸多苦痛、身心受到創傷的慰安婦表示誠摯道歉和反省。

日本還設立了一家私人性質的慰安婦賠償基金。

但是,對許多慰安婦來說,這遠遠不夠。日本的教科書對這個問題幾乎是隻字未提,許多日本政客繼續堅持,慰安婦是自願充當軍妓。

Image caption 大阪市長橋下徹的「慰安婦必要論」引發抗議

不久前,大阪市長橋下徹又一次提出了慰安婦「必要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好像也對日本從前的道歉提出了質疑。

為了提高人們對慰安婦問題的認識,「分享之家」還在同一場所建立起博物館,收藏有官方文件、老照片、倖存者的證詞等。

博物館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為數不多的參觀者。我們去的那一天,剛好碰上一組研習韓國的美國大學生。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包括歷史專業的克里斯托佛·德瓦爾德(Christopher DeWald)從來沒有聽說日本在戰時曾經用過慰安婦。

德瓦爾德說,「我在學校學了三年的歷史專業,我不由得懷疑,為什麼在美國沒有學過慰安婦問題,特別是想到現在朝鮮和韓國的對峙、以及在朝鮮戰爭期間美國曾經幫助過韓國。」

他還說,他覺得,美國應該告訴日本,必須拿出行動來。這件事和美國關係很密切,因為美國和韓國關係很密切。

Image caption 日軍妓院被稱作「慰安所」

最近幾年,一些美國政客已經開始介入慰安婦問題,但是,「分享之家」的總經理(Ahn Shin Kweon)說,相對於其他重大的侵犯人權行為,國際間對慰安婦真相的認識還遠遠落在後面。

他說,舉個例子,在美國,人們非常了解「大屠殺」,有許多博物館、各種設施提高公眾的認識。相反,對慰安婦的了解卻不多。部分原因是,韓國起步很晚,我們過去忙著工業化,這方面的學者、研究都很有限。另外,許多官方文件都被保存在日本,查閱受限制。我們只有慰安婦本人的口頭證詞。因此,我們才決定建立博物館。

現在,來博物館參觀的40%是日本人,他們希望在這裏了解國家的過去。

眼下,一些歷史的見證人仍然活著,就住在博物館的後面。有時,她們會事先定好、出來和日本來的參觀者見面。

不過再過幾年,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幾張照片、幾件實物、幾尊淒慘的雕像了。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我們中國自古以來就不是不講道理的)

是呀!你妳看.到現在中國仍然無法與日本對抗.

當初如果那個中國政府擋住了日本,我們現在根本不用為這事焦頭爛額.

日本打來了,結果是美國把日本打跑.

日本是向美國投降 而不是向中國投降.

證明了中國男性實在沒什麼用.

現在韓國跑去投靠美國也不能怪韓國.

要求日本天皇道歉?!

說不定日本天皇會說:

要怪就怪妳家男人沒用,快快丟棄妳家男人,

歸降日本天皇,成為皇民的一員吧!

如何? 妳們這些女人,考慮的如何?

神州人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