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越南為什麼這麼多女富豪?

一次參加選美賽的越南空姐。
Image caption 越南半邊天光芒耀眼。

近年來,越南涌現出一大批商界女強人。童年時,她們經歷過戰爭的殘酷和貧困,成年後,在國家的改革大潮中抓住機遇飛黃騰達。BBC記者麥克勞最近就走訪了一位這樣白手起家的女富豪,聽她講述越南半邊天如此風光的幕後原因。

美國有迪斯尼世界,東南亞將有自己的「樂土」(Happyland)!

小冊子說,「樂土」遊樂場將於明年開張,計劃每年吸引1400萬遊客,「滿足這個高速發展的國家中人民的娛樂需求」。

越南官方派來的陪同安排我去見見這個雄心勃勃的項目的負責人。

共產黨政府會為所有外國記者配備一名陪同。

Image caption 改革以來,越南經濟蒸蒸日上。

我被帶到一間辦公室。辦公室的牆上掛著一幅現代越南國父胡志明的畫像。六名身穿西裝的年輕男人圍坐在一張寬大的鑲皮桌子前,聽從桌後一名女人發號施令。

她的一名助手滿懷崇敬地告訴我,這是我們的領導草夫人(Madame Thao。全名潘氏芳草Phan Thi Phuong Thao)。草夫人身材豐滿,身著紫色天鵝絨的緊身褲子套裝,不僅鑲珠嵌寶、還有金色的刺繡。

我向草夫人伸出手,但是,對方卻地給我來了一個熱情熊抱!草夫人掐了掐我的臉頰,笑了起來。她的助手說,「夫人覺得你的笑容很可愛。」

我嘴上趕忙回答說「謝謝」,心裏卻對這種見面打招呼的方式大吃一驚。我說,「請轉告草夫人,她的套裝很漂亮。」

草夫人裹著天鵝絨的胳膊緊緊地攬著我的腰,帶我走到一幅「樂土」遊樂場設計圖前。她指給我看上面的水上樂園;各種主題騎乘設施;五星級酒店以及一個越南文化中心。圖紙上有好多卡拉OK場館,好像讓草夫人特別興奮。

白手起家

草夫人非常有錢。年輕時,她做過許多行當,掙出了家產,現在「樂土」相當一部分都由草夫人親自出資。

草夫人的經歷,可以說是在現在為數不多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當中走資本主義之路白手起家、發家致富的典型。

Image caption 歷時20年的越戰,給越南帶來沉重的創傷。

越戰期間,草夫人在西貢附近鄉下長大。11歲時,一次轟炸中,她家的房子被炸塌。從那以後,她就開始走家串戶賣紅薯,幫助養活七個弟弟妹妹。

年紀稍微大了一點之後,她到城裏去做工,給家裏寄錢,供弟弟妹妹讀書。剛進城,她只能在公園的長椅上過夜。一個星期之後,在一家中餐館找到了洗碗的工作。為了多賺點錢,她還幫餐館的其他人洗衣服。

草夫人回憶說,「找到那份工之前,好久都沒吃上飯了。他們給我端來米飯,我像餓極了的乞丐一樣吞了下去。」

靠著在餐館打工掙來的錢,她開始買賣廢銅舊鐵。後來,她買了一輛摩托車,向西貢周圍不斷湧現的工地供應各種建材。那時候,越南政府剛剛引進市場改革,經濟蓬勃發展。草夫人的生意很快越做越大。

現在,草夫人經營三家公司,加入了越南超級新富豪的行列。西貢現在叫胡志明市,新貴們乘坐著私家司機駕駛的賓利出入輝煌的購物中心、時尚的餐館酒店。

只能靠自己

草夫人說,「我每天早上三點起牀,一直工作到晚上很晚。五年前開始籌建遊樂場以來,我每天工作16個小時。」

Image caption 現在的河內新老交融。

我在越南期間接觸過許多像草夫人一樣有著強烈工作熱情的女人。越南私營企業中25%由女性老闆掌管。與東南亞地區其他國家相比,這個比例非常高。我問草夫人,她是怎樣看待這個現象呢?

邵夫人抿了一口茉莉花茶,稍稍沉思了一下,說,「我經商期間,從北到南,在各地也接觸過許多女企業家。她們真的是推動著國家的運作。」

邵夫人接著說,「我認為,越南女人很強是因為我們經歷過許多次戰爭。男人走了,許多死在前線。所以女人必須什麼都要自己做,要掙錢,要養家。我們把這樣的能量也帶入商界。」

草夫人又給我另外一次熊抱,說聲再見,去和來自韓國、凖備向「樂土」投資的一組商人開會了。

不過,這並不是我最後一次和草夫人打交道。轉天,草夫人派助手來到我入住的酒店。助手隨身帶著尺子,還帶來了老闆的命令:要為我量身定制一套鑲珠嵌寶的紫色天鵝絨褲裝。

(編譯:蘇平/責編:尚清)

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