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阻止核戰--他挽救了世界?

彼得羅夫
Image caption 彼得羅夫說,我知道,要是我犯了錯誤,任何人都無法改正

20世紀80年代,冷戰如火如荼。美蘇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一位值夜班的蘇聯軍官臨危不亂、冷靜決斷,避免雙方擦槍走火,全人類可能也因此躲過了一場核戰災難。30年後的今天,彼得羅夫告訴BBC俄語部記者阿克賽諾夫,「我不是英雄」,只是在完成本職工作。

1983年9月26日,世界很可能僥倖躲過了一場核戰災難。

那天凌晨,蘇聯早期預警系統監測到,美國向蘇聯發射了導彈。電腦讀數顯示,導彈不止一枚。當時蘇軍的規定應該是:發射核彈、做出報復性還擊。

但是,那天值班負責監控敵方導彈的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羅夫(Stanislav Petrov)認為這是假警報,決定不向上級報告。

彼得羅夫這樣做是違反工作條例、失職。對他來說,最安全的選擇應該是轉移責任、把皮球踢給上級。不過,彼得羅夫那天晚上做出的決定可能挽救了全世界。

值完那個大夜班整整三十年後,彼得羅夫(9月26日)在接受BBC俄語部採訪時說,「我面前所有的數據都表明,確實有導彈來襲。如果我向上級匯報了,任何人都不能提出反對意見。」

彼得羅夫中校已經退休,現在住在距離莫斯科不遠的一座小鎮。

當年,他和其他一批訓練有素的蘇聯軍人在距離莫斯科不遠的一個早期預警基地工作。他們所受的培訓非常嚴格,必須遵循的指令也非常清楚。

Image caption 當時蘇聯的既定方針是:如果美國發射核彈,必須做出核彈反擊

「坐在熱油鍋上」

彼得羅夫的任務是監測所有的來襲導彈,向蘇聯的軍事、政治領導人匯報。在1983年那種政治環境下,幾乎可以肯定,(如果美國發射導彈襲擊,)蘇聯肯定會做出還擊。

但是,那一刻真的來臨時,彼得羅夫說,他愣在那裏、幾乎一動也不敢動。

他說,「警報驟然響起,但是,我坐在那裏好幾秒鐘,盯著眼前紅色的大屏幕,上面顯示出『(已經)發射』字樣。」

監測系統告訴彼得羅夫,警報的可靠性是「最高級」:毫無疑問,美國發射了導彈。

彼得羅夫回憶說,「一分鐘後,警報再次響了起來。第二顆導彈已經升空,然後是第三顆,第四顆,第五顆。電腦把警報從『發射』改成了『導彈襲擊』。」

彼得羅夫抽著非常便宜的俄國煙,繼續向我們講述那天凌晨發生的事。經年累月,他肯定不知道有多少次重新想起那一夜。

彼得羅夫告訴我們,「沒有哪條規定指出,我們可以考慮多長時間再向上級匯報。但是我知道,每拖延一秒鐘,都是在損失寶貴的時間,我需要立刻通知蘇聯軍隊和政治領導人」

「我只要伸手拿起電話,直接撥通最高指揮官……但是,我好像動不了,感覺自己好像坐在滾燙的油鍋上。」

雖然警報的性質好像一目了然,但是,彼得羅夫心裏還是有疑問。

除了和他一樣的技術情報專家,蘇聯還有其他專家也在監測美國的導彈部隊。一個衛星雷達操作小組告訴彼得羅夫,他們沒有監測到導彈。

但是,這些人提供的不過只是支助性服務。條例清楚地規定,必須根據電腦讀數做決定,最終做決定的人應該是值班的軍官—彼得羅夫。

不過,讓彼得羅夫起疑心的是,警報如此強烈、明確。他說,「一共有28、29個安全等級。發現目標之後,必須通過所有這些『檢查站』。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不敢肯定這是可能的。」

彼得羅夫給蘇軍總部的值班軍官打電話,報告說系統出現失誤。

「50/50的概率」

要是他的決定是錯誤的話,幾分鐘後,第一顆核彈即將爆炸。

彼得羅夫笑著說,「23分鐘過去了,我意識到什麼都沒發生。要是真的有導彈來攻擊的話,我肯定早該知道了。我長舒了一口氣。」

30年過去了,彼得羅夫說,他覺得當時的概率是一半一半。他承認,從來沒有百分之百地肯定警報是假的。

他說,在他們那組軍官當中,只有他一個人受過文人教育。「我的同事都是職業軍人。他們學的是下命令、服從命令。」

所以,彼得羅夫相信,當天如果值班的是其他人,肯定會向上級發出導彈來襲的警報。

之後幾天,彼得羅夫因為那天晚上值班受到批評,原因並不是他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值班日記有誤。

以後的10年,他一直保持沉默。彼得羅夫告訴我們,「我覺得,要是承認我們的系統出現了那樣的失誤,是蘇聯軍隊的恥辱。」

不過,蘇聯倒台以後,這個故事被媒體爆了光。彼得羅夫被授予好幾個國際大獎。但是,他並不認為自己是英雄。

「我不過是在幹我的工作。不過,很幸運,那天晚上是我值班。」

(編譯:蘇平/責編:李莉)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若我在從軍時,被上級要求以我手上的槍,鎮壓無辜的人民,我必將槍口指向我的上級。也許行動完後我將死亡,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若我不調轉槍口,我將悔恨終生。我是個「軍人」,但在那之前,我是個「人」。未署名

這是有頭腦、有知識的和負責任的軍人,也充分說明蘇聯人的素質和水平,可是那些獨裁專制國家sb般的軍人、開著坦克、裝甲車對手和平請願的、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施以暴行,還美其名曰『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如果獨裁者命令你們殺害你的父母和親人、你是否執行?望你們深思,並看看德國統一後,德國法官對前東德士兵在槍殺翻越柏林牆東德青年的判詞吧。chang hong, china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